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34、不在意其实也就不重要了
    郎才女貌的晚餐还是吴晓影请客,因为她说饭后有请求,让石涧仁开车陪她去逛逛街买点衣服。

    原本只是打算到山里度假酒店住几天就返回平京的,现在显然有点变化,而且吴晓影对江州也有了更多了解的兴趣:“如果不是还要以一个签约员工的身份节后返回公司露面,我都打算直接呆在江州了,我有种猛然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感觉。”

    石涧仁看看高楼林立,特别是在这种江边山城格局下格外拥挤的城市,明白这种感觉更多还是来自心理上的解脱感,作为全国的中心,一直在为着名利场钻营的吴晓影已经受够了那种巨大旋涡带来的压力感了:“多了解,其实江州还差距很大,高档点能适合你的购物中心都只有那么两三个,我记得你一贯都是要穿名牌的。”

    吴晓影还是有明星范儿:“不化妆戴着眼镜出门装普通市民,就感觉自己低人一等,抬不起头不敢和人对视,老钻乡下做社调还行,根本别提逛街,你得明白我这种小地方拼搏起来的小明星心态,骨子里是极度自卑和虚荣的,就得靠外表撑起来,只要化了妆穿了名贵衣裳,我这下巴自不而然的就抬起来,走哪都觉得让人蓬荜生辉!”

    她说话这派头直爽中带点无奈,石涧仁笑起来:“你这是病,得治!”

    吴晓影娇笑:“那就看你的手段怎么样了,先买内衣,你有过这种陪女性买内衣的经验没?”

    本来是习惯性挑逗的,结果石棒棒自己都去买过:“啊?你不愿买内衣的时候被人围观吧,我介绍个地儿你去,应该也能满足你的档次。”他是觉得倪星澜都能不挑剔的东西肯定不算很差,虽然那家也有部分产品是在批市场的进的货,也许在他意识中那点布片真没多大区别吧。

    所以方向盘一转就朝着自己唯一知道的那家内衣店过去了,现在才晚上八点,应该还在营业,除非还在放假。

    去年也是在春节时候给倪星澜买内衣,还真是有点恰巧的意思,远远的看见招牌灯亮着,可洗得干干净净的越野车刚靠近,却惊讶的现那个女人正在艰难的收拾纸箱,一大摞纸箱,如果不是看见她在把东西朝着箱子里面收,还以为春节过后正在上架挂货呢。

    按说在门外停顿一下是这种情况就该开车走了,可那女店主好像感觉到外面有人,抬头看了看,虽然身在明处的她看不到外面什么细节,石涧仁的确明明白白的看见一张有点凄凉无助的脸,对于这个他来到江州,给他第一份工资的人,也同样是在他最无助的时候伸手的人,石涧仁还是把手刹拉起来熄火。

    副驾驶的吴晓影更靠近店面,有点吃惊的看看那女人:“你……的老相好?”又摇头:“不会,虽然你应该是喜欢这一型的,但她还不够。”说着也推开车门跳下去,回到酒店就新买了套银灰色长裤套装换上,其实也有点给石涧仁表达自己决心的意思,的确在走ol风了。

    但衣服架子和气质好的优势就在于,穿什么都好看,都能穿出自己的味道来,晚上就不用戴墨镜了,站在车头等了几秒,很娴熟的等石涧仁绕过来,挽着他的手臂一起:“我是帮你那些年轻的女朋友防止你旧情复燃。”

    石涧仁懒得跟她打情骂俏,这个他真有点甘拜下风,三两步走进去:“杜姐,对吧,春节快乐,我陪朋友来买点东西。”

    杜文婷感觉到有人进来的时候刚说了半句:“不好意思,我这里……”然后才抬头辨认出来惊讶:“啊?是你?”接着目光就自然移到旁边的吴晓影脸上,且不论认不认得出明星,起码那容貌气质就让内衣店店主猝不及防,赶紧把双手在身上围裙抹了抹:“不好意思,一直在忙,小弟,不,先生你要陪女朋友买点内衣?”她是行家,一眼就辨认出来这跟去年石涧仁买的那种内衣型号款式都区别有点大,对石涧仁的私生活肯定有新看法。

    吴晓影不拒绝这个身份:“嗯,这种波浪边带聚拢的文胸还有什么色?”说着就往里面走,虽然大多数柜台货架都收掉了,但还有些内衣挂在那,估计也就是些高档型号得小心收拾。

    杜文婷连忙热情的跟上,人形探测器一般:“您……其实您的身材很好,就是太苗条了,您看看这个款式,您是只要文胸还是整套的?您看这个码合适么?”而且工作的惯性让她很娴熟:“您的妆真好,眉形也好,这种文胸的造型可能更合适您的气质一些。”

    吴晓影笑笑拿起来比划一下转身:“阿仁,好看不?”还给店主一个女人的眼神:“反正都是穿给他看嘛。”

    石涧仁无奈的站在门口不说话,结果内衣店主挤出笑容:“那就可以看看这个款,卖得很好,都是太太女朋友选择的……”当然就是更性感的类型了,石涧仁现她有从纸箱里面翻出更多类似款型的打算,就决定还是转移注意力:“杜姐,既然你都说卖得很好,生意还不错,我看你都在这里做了几年了,怎么开春就收货?”

    弯腰下去的女人迟疑了一秒,抬头有点苦笑:“房东要收回门面,而且是春节后才说,马上就要收回去做什么别的,我一个开小店的有什么能力抵御。”

    石涧仁不说什么依照合同的废话:“那你打算怎么办?”

    杜文婷有点茫然:“找门面?可我真的没想到开春会有这样的事情,重新装修再整理这笔费用和时间……”

    石涧仁很想说你都做了几年,难道一点储蓄或者备用金都没有?

    吴晓影忽然开口:“你丈夫呢?家人呢?都没人来帮你?”

    杜文婷转头对她,正如当年石涧仁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这位女子三十来岁左右,带点文雅气质就比较亲近,现在面对吴晓影,才忽然现她俩真的有点气质接近,只是吴晓影肯定是终极最佳版本,内衣店店主一比较,无论哪个方面都要平凡太多,可能正是这点相形见惭的感觉,让杜文婷并不怎么抵触:“离婚了,孩子在老家给父母抚养,所以一直都是把赚的钱寄回去,所以……”

    吴晓影就命令了:“阿仁,你是不是认识这位大姐?这个忙你应该帮,你不帮我帮!”

    石涧仁也简单:“这样吧,我们先帮你把这些货搬回去,接下来是你要重新开店或者做别的什么,差钱我借给你,没有地方我们也能帮你找门店,也算是当初认识一场。”

    然后有点出人意料的是,他居然回头去宝马越野车上脱了西装再把那乌木棍拿下来,跟永远都缠在上面的尼龙绳一起,帮着打包准备挑走,那娴熟的动作和身上的白衬衫西裤有点不那么搭,可绷紧的衬衫又彰显出另一种力量的美。

    吴晓影都笑着蹲着来帮忙装箱了:“你怎么认识阿仁的?他说他以前做过棒棒?”今天的确在街面上没找到棒棒,她还遗憾呢。

    杜文婷也用普通话回应:“就……就是喊他搬过两回东西……”她还是很难理解这种冲击,如果说石涧仁火箭般的境遇转变已经足够让她这么个普通女人觉得惊讶了,可明明已经陪着这样高贵的女人开着这么昂贵的豪车,怎么又毫不在意的可以重操旧业?

    对于这些鲤跃龙门的苦出身来说,掩盖过往的痕迹不是跟比命还重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