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32、黑暗中的明灯总会引来飞蛾扑火
    吴晓影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口吻:“你都是个正常成年男人了,觉得谈感情麻烦也是正常的,甚至我还很赞成你这个观点,但有正常的生理需要,总是要化解的对不对?”

    石涧仁得吸口气,这么小的空间里讨论这种话题,还是有点局促,起码没有前两年面对这种话题时候那种大义凛然的决绝了:“我……自己知道调整。  ”

    吴晓影抬头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自己用手解决?”

    哦,这么漂亮的女明星又是这么亲近的家居打扮,还在这么一个充满女人香的空间里,况且她脸上那种什么都清楚的揶揄意味,颇有点成熟导师的感觉。

    石涧仁在这个领域道行真的差得有点多,立刻面红耳赤了:“洁身自好!你不觉得很肮脏,很下流吗?心理调整,既然是那就是修身养性的心理调整!”前几天还是他给吴晓影引导如何修身养性的,可现在居然掉了个个儿。

    吴晓影收回笑眯眯的目光,重新认真打理头:“一个年轻男人,三年五年都没有碰到合适的对象,那么多存货你不想办法解决,那要么要么强奸,可这两样都是犯法的,你肯定不会这么干……”估计也只有她了,说起这些要打马赛克的字眼就跟说台词一样轻松:“那就只能去欺骗姑娘们的感情,你说你现在认识这么多漂亮姑娘,还都喜欢你,是不是就因为这个原因?”

    石涧仁已经有点左支右挡了:“不是!我从来没欺骗过谁,也没有跟谁扭扭捏捏的拖延!”

    吴晓影终于整理好头:“所以说我的意思就是你别太把这当回事,该释放点就释放,憋多了性格真的会扭曲的,我有生理需求,你也有,在都不想谈感情的前提下,彼此释放一下天亮就当没生过,如果确实效果蛮好,大不了多释放几回,真的不用放在心上,自己的身体自己做主,我们又没伤害谁,对不对?”

    就是简单的把长散开,然后再怎么有点神奇的拧一下就顺势盘在脑后了,所有的长都略带点弧度的往后背,那股成熟又慵懒的女人味就出来,其实看得出来洗过澡以后还补了点淡妆的,蛾眉青黛,嫩红双颊似明花,在光线有点暗淡的车厢里,真的很美丽,石涧仁都有点诧异又没照镜子,这姑娘怎么就能如此娴熟的把握好自己的表情,展现出最动人的气息。

    哦,对!是演员得嘛!

    刚才明明还有点局促的石涧仁忽然一下就释怀了,长吁一口气:“好了好了,今天这个演得特别好,特别好,以这个演技就应该拿奖了!”

    吴晓影还楞了楞,才忽如月亮湖上投了一块石头激起涟漪一般,让笑容在脸上荡漾开来:“不错嘛!心志坚定就是说你这种……”但说归说,却把左手肘放在扶手箱上顺势把穿着蓝色土布睡衣的肩头斜倚过来,知性的下巴高高抬起:“有没有一点动心?我还没有老吧?你还没有答应我,离开任姐那里的时候带上我呢。”

    石涧仁很不解风情的稍微移开点:“你不是很在乎钱么,我离开任姐那里就穷得很,不,我现在都很穷,几乎一直处在一个有点钱马上就全部被分掉的状况,完全不能满足你的价值观啊。”

    吴晓影就那么斜倚着摇摇头,车厢里已经很暖和了,那粗布睡衣虽然简单却不算轻薄,挺括得衬托出她修长的脖子跟天鹅似的秀丽:“我是喜欢钱,但现在如果看得不顺眼,亿万富翁也不会嫁,看得中意,能吃饱就行了。”

    石涧仁已经调整回来了:“怪不得我看你这两天饭量很好。”

    吴晓影似乎在模拟那个文艺女青年很喜欢的桥段:“不多不多,如果是你的话,我还可以再少吃点。”都有点眉开眼笑了。

    石涧仁肯定不知道这对话的来处:“我不否认你的确很有能力,特别是破财的这种面相情绪消除以后,是有一番作为的,只是到底做演员还是做别的那就是你的选择了,明确的说,我那里现在摊子还有点小,养不起你这尊大佛……”

    吴晓影快的打断:“不小也不大,我其实很好养活的,我想过了,当初在经纪公司也是我找你希望加入润丰,但还摸不清你的底细,所以只签了一年,三月份就到了,接下来我不续约就行了,这次跟你到江州看看,你看看我适合做什么,哪怕是个办公室前台我都有信心做出戏份来,行不行?”

    石涧仁笑笑:“我有什么底细需要摸清的?”一说出口就觉得好像有点糟了。

    果然,吴晓影立刻娇笑一声:“摸清了摸清了,昨晚全身都摸了个遍,啥都没错过……”

    好不容易扳回来的一点优势又没了,石涧仁沮丧的投降:“好了好了,休息吧,我也要睡一会儿,明天还要开车呢。”

    吴晓影不再说一起睡什么的挑逗,轻嗯声就直接起身迈到后面,就在驾驶座后面的临时床位上,稍微调整一下就钻进军大衣的被窝里,石涧仁还把那件皮风衣给她递过去,说冷的话就再盖到外面,自己挪到副驾驶放倒座位,尽量放平盖着自己的外套睡觉,刚才铺床位的时候就想好了,尽量两边错开,就能都睡直了,自己这个虽然没平铺的床位舒坦,但起码也不太难受,可以凑合。

    但真的躺好,才现有点怪怪的,正好两个人交错而躺面对面,就如同阴阳太极的那两条水融的鱼,中间也不过就几十厘米的距离,比并排躺在床上可能还显得暧昧点,吴晓影就那么怔怔的看着他,刚才的调笑意味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让石涧仁点点头算是说了晚安,就转过身面对车门闭上眼。

    有那么一点点如芒在背的感觉,但石涧仁只要稍微想着点平心静气就能入睡,只是好像在似梦似醒的入睡时刻,又听见背后姑娘轻声:“其实随便上床不好,很容易沉迷在新鲜刺激中,很难再从一而终的面对一个人,也就变成谁都能上的公共汽车,那就是滥交,我见过不少,但最大的伤害其实是容易生理和心理上都很倦怠跟厌恶,觉得感情算个卵,不就是享受身体刺激乱搞么,那就一辈子都不相信爱情了……其实我还是相信爱情的,你也相信,对不对?”

    石涧仁觉得自己好像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就进入香甜的睡眠状态了。

    他的瞌睡的确是好得很,结果吴晓影又几乎睁着眼看了他半宿。

    还悄悄从那个风衣口袋里面拿相机关了闪光灯拍照!

    这姑娘真有点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