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30、这就是生活,认命吧少年!
    一直到离开月亮湖,石涧仁都还没有搞清楚到底生了什么。

    吴晓影看起来真的是一切如常。

    但明显石涧仁自己知道,清晨再一起慢跑在晨雾弥漫的山路上时候,那轻盈婀娜的身姿对自己真的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脑海里不自而然的都会联想起昨天夜里朦胧灯光下的那份旖旎场景。

    似乎一直用礼教和老头子叮嘱约束起来的愈的蠢蠢欲动,这不是唾手可得,而是可能就是已经拥有了的男女关系,这像个全新的课题一样放在了小布衣的面前,哪怕他不停的用春节后自己需要面对的大势来促使自己分散注意力,可只要看见吴晓影,那好像跟平时完全一样的动作都会变得烟视媚行。

    当然这位演员又太擅长用身体传达信息了,这是表演专业最基本的科目吧?

    中午石涧仁和吴晓影一家启程返回江州,这是之前就商量好的,既然有他的车,这边就不用特意从县城租车到省城去坐飞机,而且吴爸吴妈之前就说了想顺路去江州这个名城看看旅游,这时候也不能因为心态上的变化就改变吧。

    交通不便的确还是月亮湖的最大问题,虽然也这是千百年来得以保存这样美丽的关键,但现在有了保护的意识,那么就希望能有方便的交通带来更好的旅游资源,阿妈说副县长曾经透露,这附近三小时外的大城市据说正在申请修建机场,然后等到三年左右高公路可以通到县城,那么到省城也只要四个小时。

    这一切其实都得有赖于资本运作的结局,单靠原始的资金运转很难在这个突飞猛进的年代完成建设。

    阿妈跟石涧仁也讨论过她的心愿,寨子做成酒店保存了这片天地固然好,但更想保存的还是那些手艺,解决了衣食问题以后,居民点上也开了个卖蓝染布、民族服装的店,可一来现在的客源购买力有限,二来还是没能把产品成本降下来,所以她现在已经动老姐妹们把以前主要用作口粮种植的土地用来逐步改种蓝草,但是现阶段手工制作靛蓝用不了这么多植物,只能低价卖给药材商,以前说好了可是要在两三年内帮助寨子改变这个状况的,现在阿妈说自己更指望小倩,因为她也看得出来石涧仁太忙了,说这话的时候还很有风情的瞥了瞥正扶父母上车的吴晓影,年轻时候这位一定也是风流人物。

    石涧仁只能说自己回去以后尽快安排拿到赵倩的联络电话,阿妈听闻他连电话号码都没有,差点拿笤帚把他打上车!

    真是个负心郎!

    最后忿忿的把一包蓝染衣服砸给他,叫他以后不带着小倩就别来了!

    这还不够,几个春节回来的年轻姑娘和阿妈站在那寨子边的阶梯上,穿着蓝染的民族服装,忽然就拉开清亮的嗓子开始唱山歌:

    “别人丈夫乖又乖,

    我家丈夫呆又呆,

    站起像个树墩墩,

    坐起像个火烧岩,

    斑鸠叫来要天晴,

    乌鸦叫来要死人,

    死人就死这呆人,

    死了呆人好出门!”

    明明死来死去的歌词却带着欢快的情绪,蕴含着满满的爱意跟埋怨,吴晓影睁大眼回头看,和她母亲一起笑个不停!

    大过年的这些位还真是百无禁忌!

    可这样的日子才算是那么简单直接快乐,如果没有外来资本和现代生活扰乱人心的话,这些千百年来一直遵循原始生活方式的山民才是最快乐的。

    反正这些一贯出去打工的年轻姑娘已经准备今年留下来在家里上班了。

    看着其实一直站在收费处和一群孩子使劲挥手的阿妈消失在后视镜里,没有什么家乡和亲人概念的石涧仁暗下决心要把这里建设好,但前提就是不再喝酒了。

    吴晓影不撩拨他,安安静静的坐在副驾驶看书,哪怕是省级公路跟国道,石涧仁的技术和宝马越野车的质量都保证了平稳,两位老人甚至舒适的在后面开始打盹了。

    但带了老人,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石涧仁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方式,随便路边打个盹就解决问题,所以中午才出就是决定在那个省城住一晚,明天初七再开近十个小时就能抵达江州,初八参加庄成栋的婚礼。

    计划是好的,但也许在吴晓影的华中家乡或者平京都不会遇见这边的春节现状。

    和江州蜀都差不多,这几个西南地区的欠达省份从来就是沿海务工劳动力大军的主力,所谓春节返乡潮,主要就是这几个省份的务工人群往来形成大迁徙,石涧仁这书呆子之前都蹲在奶茶店之类没见识过,来月亮湖又是大年三十了,自然到处都是空荡荡的,初六初七左右,正是所有交通要道上面开始堵塞的严重时刻,特别是这个全省都没几条主要火车干线的省份,大量春节后准备外出打工的人员都在朝着省会进,用他们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

    所以大概四个多小时后,刚刚靠近省城,路面上就开始车辆密集,再前进了三五公里就走走停停,这样的状况终于让吴晓影从书本中抬起头来,还有点迷瞪的思考了几秒:“这,恐怕是要堵车了,距离省城还有多远?”

    那柔柔的声音在石涧仁耳中都有不同的意味,他不由得使劲甩甩头,在吴晓影有点诧异的目光下摊开地图册查阅:“大概还有六十多公里,过了前面那个县城就进入省城市区,我们不用进城,就从城外经过,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多人啊,我问问情况。”

    放下车窗直接给旁边并行的一辆客车打听,不需要司机回应,坐在窗边的人惊鸿一瞥副驾驶那刚戴上大墨镜的女子,肯定都觉得惊艳,热情的回应:“去省城咯,都是去省城,有去过节买东西的,有去火车站外出打工的,还有带老婆孩子进省城开眼界的,看这个样子要堵死人哦……”

    石涧仁谢谢以后关上深色车窗阻断那外面密集的好奇眼光,当机立断的在前面尽量循着地图就拐向最近的县城:“地图上这边有乡村公路,我们绕着省城走,今晚可能就不能住在省城,县城的条件会差点,但我们尽量找好点的,行不行?”

    吴晓影扶了扶墨镜没有摘:“出差在外和下剧组的时候,帐篷地铺那都是常事呢,没事,我爸妈也没事。”

    话是这么说,两位显然都没有预料到中西部地区,或者这个少数民族居多的省份习俗,靠近省会的这个县城里面早就挤得水泄不通了,乡村公路上迎亲的访友的,到处都热闹非凡,各种队伍花轿乐器之类的更是不把公路当成交通要道,而是随意穿插其中,让石涧仁以为的绕道之行一直都没那么顺利。

    吴晓影倒是全程无声的看着外面那些喜庆的人群,遇到各种装束打扮的新娘子时候才悄悄摸出自己的数码相机来拍照,石涧仁不知道为什么对她摸出来的这个亮晶晶小玩意儿有点莫名的心慌,可戴了墨镜的姑娘让他也看不到眼神在哪里。

    摄影师还小心的给司机拍几张,不等石涧仁说什么又解了安全带给后面睡得东倒西歪的父母拍,然后坐回来继续把自己包裹在座位里给自己拍几张,好像显得公平的每个人都拍了,最后继续看着外面出神。

    到了晚饭时间,石涧仁都还没有绕到之前的国道之上,总不能让老人空着肚子,看看醒来在后面频频探头的吴爸爸,石涧仁只能就近找个城镇吃饭,虽然他本来只要吃个泡面就能解决的,但别人不可能是不是?

    这好像再次证明了如果有了女人,随之而来的不光是这只母老虎,还有她的父母,家人,亲戚甚至还有未来的孩子,这一系列本来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物将强势进入自己原本单纯的生活世界。

    石涧仁仿佛得到了上天的提前警告。

    祸不单行福不双至的至理名言接着就告诉他,今晚的住宿又成了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