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26、不要妄图抵抗自然法则
    蓝色可能是世界上最轻松的颜色,浩瀚的大海,蔚蓝的天空,据说从太空回看地球都是蓝色的,这种冷色调天然就能给予一种安静的气质,让人心旷神怡。

    所以月亮湖的蓝有种独特的美丽。

    湖水好像镶嵌在绿色丛林中的蓝宝石,而寨子里的蓝白渐变布帘把这种魅力延续到了人间,让不食人间烟火的蓝色落地。

    北方到处一片枯萎的冬季,在这黔东南的山区里看不到半点绿色衰败的痕迹,从午后的木楼上放眼望出去,天依旧是那么蓝,树林依旧那么绿,湖水还是那样宁静,布帘还是那样随风飘起。

    手工制作的桌椅都很笨重,黑得亮的外表显示已经都是好多年的老东西,石涧仁靠在上面有点硌,但很厚实的让人觉得安心,就好像周围的景致一样。

    在这样的环境里,听见吴晓影陈述那几乎字字血泪的故事,气血波动的澎湃都会降低不少,脑子里会一直明晰的冷静,当然听得专心的结果就是,石涧仁还是顺手拿起小桌上的“清塘月亮湖度假酒店”纸巾盒递过去。

    吴晓影之前安静双叠的手已经变成在胸前比划,她说话的时候很习惯比划,飞快的扯了一张纸娴熟的印印眼角:“我也是心里有点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想想,万一你走了,我该怎么办,任总……慈善不过是她的工具,我想这点你比我更清楚,慈善部门随时可能取消,再演戏,我想我会更孤傲不合群,如果说以前我是因为这段婚姻看透了人与人之间的残酷,在各个剧组都有点不合群,现在我更……”苦笑一下:“谁让您带着我读那么些书呢,书看多了,就觉得周围这些人和事儿,特别是娱乐圈的这些肮脏庸俗得要命,话都不想多说了,还怎么去打成一片拍戏?你可把我害苦了。”

    石涧仁没有批评这是半壶水响叮当:“真的喜欢读书了?”

    吴晓影笑笑,哪怕是苦笑或者自嘲的笑意,人漂亮,那就好看,配上周围的环境更美丽,她的侧影有种雕琢的灵性,特别是下巴稍微抬高点就流露出来知性的味道,怪不得当年那亿万富翁会那么倾心:“既然我有这个味儿,一直都在建议下看书,培养气质,就跟古时候的扬州瘦马似的,有擅长妖艳媚人的,有清新可人的,还有性感撩人的,我这就是红袖添香的路子,总不能看着这样,一开口就唉呀妈呀吧?可那会儿看书是逼着自己看,死记硬背些谈资,现在慢慢顺着您看的书,算是能沉进去了。”

    仿佛说起书,吴晓影刚才还痛苦的表情就散去,之前恐惧的眼神也慢慢消走,石涧仁顺着再调理下:“看来你终于领会到看书的妙用了。”

    吴晓影点头:“刚认识你的时候其实情绪还挺乱,失眠做恶梦是经常的,后来连续在几个慈善运营地做调查,开始学着你带书在路上看,逐渐失眠就好了不少,等在平京全面的了解你和你看的书,才算是意识到,读书真的就是个避难所,随身携带的那种,哪怕闭上眼想起再多的不幸,只要开始看书,就能够把我从泥潭里面捞出来,像根救命稻草一样让我忘记外面的这些恶心烦恼,在这个书里的世界,起码我是平静富足又独立的。”

    石涧仁看她已经彻底的平静下来,才笑着说:“这只是第一步,书籍帮你从烦恼中抽出来,接下来才是这种阅读,帮你在乱糟糟的风暴里面站稳脚跟,安妥好现在与未来,因为真正读书读通透了,道理已经为自己吸收所用了,你就能自如的面对这个世界,试试看吧。”

    吴晓影抬眼看石涧仁,如水的眸子里的确没了慌乱,也没慈善晚宴时候还刻意堆砌起来的媚意,安静了很多,只不过石涧仁的目光一触及走,确认眼前的女子表情真实安详,他就把眼光移到周围的风景上面去,毕竟已经不止一次跟姑娘推心置腹的谈话,如果说和唐建文、詹浩思这样的可以相见恨晚,姑娘们怎么就总会变了味,非得越过这个知心知己的界限呢?

    小布衣应该还是没学过物理,对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万有引力磁场体会不那么深,还居然妄图对抗这种永恒定律。

    定律就是不问原因,非要立在那成为其他无数原理基础的东西,岂是你一个小小布衣就能怀疑质问的?

    吴晓影顺着石涧仁移开的眼光,把视线也投向周围辽阔的景致,月亮湖本来就是在一片山地之中,寨子更斜倚着山坡而建,这一带的地貌特征就是小山丘连绵起伏,既没有桂西那边喀斯特地形突兀高耸,也不像西北荒漠的平坦波动,很精致又很灵动,配上这蓝天、绿荫、湖水,心胸不自而然的就会沉静下来。

    其实吴晓影的气质很大原因来自于她的瘦,可能会穿衣掩盖了这种清瘦,石涧仁第一回见面就说过她要是增胖一点会让破财之气消除,可心中有事,哪里可能心宽体胖,所以现在也轻飘飘的,慢慢把右手抬起来撑在下巴下,让本来就知性的侧影更多点书卷气。

    气质这个东西,真的是会随着见识体会沉淀的。

    石涧仁是没意识到这种无声的心灵安静会让磁场引力加大,他还有点自得,起码帮这位破财之相应该彻底解除了面相的问题,老头子说这才算是面相之学中最为精妙的事情。

    两个人就这样看似没什么交流的在木楼外廊上坐了不知好久,反正在这样云淡风轻的环境中,那些破事儿都飞走了,直到吴晓影的父亲提着几条鱼来到木楼下得意,才把吴晓影惊醒一样,笑着就说今晚争取弄个特色菜,拨一下丝就轻飘飘的飘下去了。

    真是飘下去的,走路都不带尘土的那种感觉。

    石涧仁闻声站起来,从不透光的木栏杆上方给下面吴晓影的父亲打个招呼,也大概明了了这姑娘完全继承自母亲的容颜气质,为什么还有之前婚姻的经历,这是个看上去就很普通又有点油滑的中年男子,身形做派穿着打扮应该是小地方可能有点权力的那种官员。

    等到晚饭时候一聊,果然当年吴爸爸就是县里面一个局长,娶了县剧团的漂亮青衣,从谈吐也能感觉当年也是颇能钻营却又没多大高度的状况,这种家庭熏陶长大的吴晓影自然积累了表面上的文艺知性,内里还是选择实际。

    哪怕她现在读书读得有所感悟了,都很难改变的趋利避害实用主义。

    不过心情大好的吴晓影晚餐亲自上手,居然真的做得一手好菜,特别是这个姜味焗鱼,据说是她在泰国学的,从烹制手法到味道色泽都让只习惯于慢火轻炖的石涧仁有点耳目一新,直到上了桌,才把滚烫鲜香的汤汁一下淋在鱼片上,扑鼻的浓香自然让人食欲大开!

    脱了外面的皮风衣,居然穿了件很不讲究的老年羽绒背心,腰上系着围裙的吴晓影把这一步完成,就顺手放了炊具在旁边,拍拍手摘了围裙和背心,还去房间里穿了风衣才坐下来:“刚离婚的时候,情绪乱得简直不知道想什么,就到处走走看看,倒是学了些做菜的手艺,那时候还觉得做菜能让我静心,可做得再多,最后也没法解决实际问题不是?”

    吴妈妈还悄悄的在下面拉女儿的衣角,显然是提醒她这个时候说离婚什么的干嘛?

    可吴晓影有点焕然一新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