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21、天使和恶魔
    正如石涧仁以前对唐建文的揣摩那样,这家伙是个习惯于边走边看的。

    他没有因为目标的远大就一来高大上,非要鸿篇伟志的巨无霸经营,而是按照一个软件it工程师的风格,先把整个规模拆成一个个小件来分别完成。

    唐建文很坦白:“整体的架构,现在我还没有完全理清,但这必然是一个从网络营销到实际跨境贸易的一条龙产业,用我们做网络融资的眼光来说,那么这个产业的卖点在哪里?与其说絮絮叨叨给他人讲述我们是为了爱国情怀,为了让中国巨大的制造业走上康庄大道,不如简单的理清卖点到底在哪里。”

    石涧仁的口吻就像爱恋他的女孩儿那样轻柔:“在哪里?”

    唐建文摊手:“广交会是最好最大的对外制造业推广平台,改革开放以来可以说为中国制造业打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慢慢的这种弊端也出来了,利润微薄,只能成为全球加工厂,却让中国承受环境污染和高端技术无法提高的压力,巨大的差异利润都被中间商乃至达国家掌控定价权拿走了,所以网络世界的来临,就是抓住机会改变这个的契机,但具体如何做,我还要摸索,国内也有同行在钻研这个,我打算沉下心,先练内功,看看他们冒头得失成败以后,再调整符合我的最佳方式。”

    看着石涧仁安静又带点笑意的眼神,唐建文还平复了一下情绪才笑:“喏,石老板,这就是我过去半年多以来的工作报告,还满意不?”

    石涧仁想了想,站起来在窗前又踱了几步:“唐老板,我也跟你汇报一下,我在这一年的状况,以及我现在的财务状况。”

    唐建文连忙把剩下的一点红酒倒进自己杯子里,摆足了老板架势靠在椅子上拿腔拿调:“嗯,好……”

    石涧仁详细的表述了自己以影业集团为主业,酒店集团和奶茶连锁为辅助,外加明年对装修行业的可能突破,最后才着重讲述了关于玄武一片前后给自己带来的诸多冲击,当然,石涧仁把齐医生那一节给拆下来了。

    端着纸杯的傻子目瞪口呆,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你说的这家金融投资行,我听说过,很牛的,像我这种丝项目根本不屑一顾,必须是获得什么级别专利,拥有纳斯达克上市前景的ipo网站才有可能获得他们的青睐,你要是去那边,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横着走了!我的大老板!”

    石涧仁看着唐建文的眼睛:“那你想不想获得这家投资行的风险投资呢?”

    唐建文收敛起刚才夸张表情,和石涧仁对视,哎哟喂,倪星澜要是在的话,一定会觉得这俩大男人这样对视太酸了,肯定一人一个耳刮子!

    好一阵,唐建文几乎读懂了石涧仁眼里的内容,才认真的回答:“想,又不想!”

    石涧仁饶有兴致的坐回去:“说说看?”

    唐建文耸耸肩:“很简单,这种投资行的背景非常深,你别忘了我在平京做软件公司呆了一年多,参加过无数次各种it项目投资见面会,见识过无数真的假的投资人,中国的国情我多少也从这些经历中听说过……我说句心里话,在中国,你如果只是想骗一把就跑,那也就罢了,偏偏是你真的想做一番事业搞创业,只要成功到了某个阶段,必然会出现伸手的,只要是块肥肉,一定会有人来抢!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平京迟疑着一直没有自己搞的原因,我没有这种抵御的能力。”

    石涧仁眨眨眼:“外国就没有?”

    唐建文想想:“有,但基本遵循商业规则,你现在值一百万,我投资两千万,帮你一起做到一个亿,我分一半行不行?这就是商业化的投资,而国内我看见过强取豪夺到了拿来吧,股份稀释得真的只有几百万跟施舍一样,这还算不错了,直接踢出局的也大有人在,更不用说动用公检法直接销声匿迹了。”

    还定了定神补充:“所以,这才是当初你邀请我来江州起步,我想能不能避开平京这个最为凶险地方的主要原因。”

    石涧仁笑了:“你也不是那么一心只读圣贤书,只为一腔热血才回国嘛。”

    唐建文认真:“在国外我是很爱国,也确实想一心报效国家回来的,但以我这么天资聪明学习能力强的,在平京一年多,多少也能知道一些内幕吧,但就像我给你说过,仅仅因为这个我就不活了?我就不努力了?生存是我的权利,我总能努力找寻更适合我存在的价值吧?这就是我的信念,生物进化几亿年,那些庞然大物因为傲慢都消失了,反倒是一直懂得顺应改变的小生物活下来了,对不对?”

    同样认为自己巨聪明的小布衣坐在那回味生物进化论的精髓,然后慢慢的笑,还点头:“那意思就是你还是要避免跟这种投资行打交道咯?”

    唐建文务实:“这么说吧,我希望前期尽量不要被他们盯上,后面,等到后面我们的确已经展起来,有了市场知名度和占有率,有一定的抗衡能力以后……毕竟现在it行业衍伸出来的项目,等到扩张阶段,投资动不动都是以亿来计算,单凭我们两个的经济实力,就算加上酒店集团甚至影业集团都很吃力,那时候与其说让国际pe来投我们,不如让这些国内大鳄参与。”

    对于唐建文熟悉的这些it领域风投词汇,石涧仁现在也算是有个初步了解了,通常他这种一根毛都没看见时候就下力气支持的原始投资人,就是一般说的天使投资人,因为对于一筹莫展的项目来说,这时候的支持真的就是天使一般美丽,虽然不多的钱就能拿到很高的股份比例,但失败的几率也非常大,国外也有把这个阶段称之为死亡谷的说法,天使投资人投几十个能成几个就不错了,一般都是广泛撒网重点培养,石涧仁这样一头扎进来拧死一根筋的还真少。

    等这个阶段过了有点规模有点样子了,找到的初期投资就叫vc,这才是正儿八经的风险投资,就是雪中送炭帮助企业度过成长期,等到后面大展拳脚上台阶的pe资金就是奔着上市变成庞然大物去了,这属于锦上添花。

    唐建文看来的确已经考虑好了这种节奏上的变化,石涧仁终于确认自己真的是挖到宝,也终于知道这也是个烧钱货,烧钱不眨眼的家伙:“可我觉得在中国国情下,我们再大也是官进民退的角色,你有把握?”

    唐建文挠头:“没有你的时候,我战战兢兢,现在有你,我就觉得现在可以随心所欲的按照我的思路去干,我相信我们俩能够找到完美的解决方案,你说呢?”

    石涧仁到对面的纸杯里分了最后一点红酒:“那行!我们继续在各自的方向努力!”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