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20、2003年的春节,画了一个圈
    电脑后面那些年轻人听见唐建文的说法,才一个个探头看了眼老板口中的老板,然后又立刻回到操作跟画面中去。

    石涧仁扬扬手里的红酒:“春节了,来找你喝两杯,顺便问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唐建文先关注红酒的品牌:“很便宜的吧?算了,我不讲究……”乐颠颠的就过去找了几个纸杯过来。

    石涧仁笑着正在撕开瓶口包装:“想着你这喝洋酒的人,我才去买的……咦?怎么打开?”他不多的喝过几次,都是有人服侍的,面对软木塞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用力,棒棒的洪荒之力也无法帮助他在没有工具的前提下拔出来。

    唐建文哈哈笑着,接过去娴熟的对瓶尾用力转着拍,没学过物理的小布衣就看见那软木塞神奇的冒起来,最后嘭的一声,又有两个年轻人探头看,结果这时其中一个人忽然出惊呼:“来了!快!出来了……”

    唐建文一把把酒瓶塞给石涧仁:“贵人就是贵人,真是好彩头……”转身也跑到一台电脑前开始忙碌操作。

    石涧仁笑眯眯的给每个杯子都倒上,端到那些年轻人手边,最后分给唐建文一杯,自己才站在他身后:“这是什么?”

    画面上显然就是这帮人操控的动画人物正在围着一个丑陋的怪物搏杀,唐建文忙得都没法回应他,口中念念有词的分配,其他几人显然配合得当,前仆后继的合力剿杀,然后在一片欢呼声中击败那个怪物,接着捡起画面上那一个个闪亮的物件,心满意足站起身的唐建文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拿起纸杯转身跟石涧仁碰杯:“切尔是!”

    接着一点没有品红酒的礼仪,咕嘟嘟的一口全喝下去:“下班!剩下的我来……”

    欢呼的职员们也手忙脚乱的喝完红酒,一片兵荒马乱中差点把石涧仁的红酒瓶都撞翻,很快热闹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唐建文了:“这是一款全球行的联网电脑游戏,像这样获得的虚拟物品在网络上能够卖个好价钱。”

    石涧仁恍然原来这上班的意思是干这个,点点头没说话。

    唐建文确认了每台电脑上获得的东西跟账号,还看过了每台电脑前职员们签字注明的表格,才开始挨个关电脑:“游戏产业在美国评估在未来十年将会拥有过一千亿美元的市场利益,我在美国的时候就做过类似的论坛,现在不过是重操旧业,做了个这款新游戏的网上交易平台,用中国人做生意的态度来打游戏,然后把这些虚拟物品卖给全球玩家。”

    石涧仁短短时间看懂了其中的窍门:“一个人很难完成这个,要凑齐一堆人才能做成的游戏难度,你用公司化的做法来上班完成?”

    唐建文收起表格才坐下来喝又给他倒上的红酒:“一个月时间,我们就把持了交易市场的价位波动,我们卖得多,市场价位就低,卖得少价位就高,这样吸引更多玩家来交易,这个交易平台就活跃并重要起来,愿意为了重要物品一掷千金的玩家很多。”

    石涧仁再看了看圣诞树一样的电脑机箱,问出柳清最关心的话题:“这是你选择开始的道路?”

    唐建文笑起来:“如果在五年前,我可能会把这作为我展的方向,但现在……除了通过这个有现金流的平台来吸收我认为真正有能力的专业技术人员,最关键的可能就是这也算跨境贸易,我所有的交易对象都是歪果仁。”说到这里他还故意用了个洋腔调。

    石涧仁的眼睛亮了下,但没说话,只是举杯示意一下。

    唐建文脑海里已经有了清晰的线路:“我不否认,我对电脑的认识就是从游戏开始的,一款大航海游戏让我熟悉了从这里进货卖到另一个港口赚取利润,所以我在加拿大和美国的it生涯就是在做这个,利用这两个国家似有似无的国境线,找寻之间有较大物价差的产品交易,这当时甚至惊动了美国海关,迅弥补了这个漏洞,这也是当时我为什么关闭那个已经盈利的网站前往日本学习的原因之一,但接下来在新加坡的公司,我有了到全球各地接触的经历以后,才明白之前的眼光还是短浅了一些,仅仅在加拿大和美国之间利用法律漏洞赚取差价,是个多么小儿科的事情,这个星球上,每个角落之间都有不同的差异,那么接下来,用合法的手段做点什么来利用这个差异,应该是我这两年思考得比较多的事情。”

    石涧仁欲言又止了一下,这种论断和他在俱乐部里听见的似曾相识,但仿佛有本质的不同。

    砰的一声闷响,窗外不知道哪里有孩子放了个烟花,飞到天空炸开灿烂的焰火。

    两个男人都回头看了看。

    唐建文注视着逐渐消逝的火光:“春节,是只有华人才庆祝放假的日子,西方国家股市照开,游戏照打,而复活节,中国人依旧在勤奋的工作,这就是国家之间的差异,水只要有高低就会产生流动,地区有差异就能产生利益,这个利益点到底在什么地方?”

    石涧仁终于开口:“我听说朝鲜半岛两个国家之间的不同政体不同经济水平,就能把不同的商品跟资本在这之间流动产生巨大的效益。”

    唐建文笑起来:“还是那句话,两年前的我可能会把这个作为方向,但当你启过我,要做点什么才能于国于民有利的,那我就不会在乎这点小手段了。”

    在平京那么高级的俱乐部,那么多手眼通天的家伙都说要在那两个国家之间腾挪转移是个多么复杂的事情,眼前这个已经不胖的白胖子,居然说是小手段?

    这口气也不是一般的大了!

    石涧仁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嗯,你的意思是……不着眼在这么个小小的半岛,而是放眼更开阔?”

    唐建文慢慢点头:“有了你给我的信心和引导,我终于可以放下手里做的事情,带着考察的眼光,走了近半年的时间,对么?”石涧仁点头看着合作伙伴,唐建文把杯子凑在嘴边出神:“我说过,中国已经是全球数得着的大国,在美国市看见到处都是中国产品,比中国市场卖得还便宜的中国货,漂洋过海质量最好的,却在外国卖得最便宜,这其中的国际贸易和美元本位原理我就不多说了,但中国制造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我在各地看见那些辛辛苦苦生产每个物件的中国制造业也不应该过得这么苦哈哈,我们中国人是靠劳动,靠制造立国,未来也要靠制造征服全球,所以这就是我的目标。”

    2oo3年春节,就在江州一个普普通通的住宅楼窗边,石涧仁有点怦然心动。

    他要是对哪个姑娘也这样动心就好了。

    今天从11oo票开始,规矩照旧,4更保底送上,估计不会像昨天那么疯狂了,我终于可以休息下,但还是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