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17、一生之中兜兜转转哪能看清楚
    陶玉峰说自己也是因为春节才在今天上午匆匆从东南亚返回,因为身为江州商会副会长必须来参加这个新春论坛,他还是组织者之一,所以就算是只见过一面,他也很热情的主动过来跟石涧仁认识,而不是因为车,这个层面,四十岁左右资产过亿的人多半不会特别记挂一辆车的事情。

    如果说之前因为车辆受损跟石涧仁有交换名片,但没有注意这位酒店总裁是何方人物,今天还是有点吃惊,毕竟酒店在一座直辖市遍地都有,但是能参加这样的新春论坛那都必然是身家千万过亿,并且做出点卓越成绩的才能排上号吧。

    倒不是这个地方论坛有多高端,而是同样也拉出了一个阶层,就好像石涧仁在平京那个俱乐部看到的一样,现在的他感兴趣的是江州和平京到底有多大差距。

    结果多说两句,快嘴儿的林岳娜强调这其实是平京润丰影业的副总裁,陶玉峰就立刻若有所思,连连说想起来在好几本杂志上看见过,那个做奶茶做盒饭做网站最后却做到大集团里面去的年轻奇才!

    看向石涧仁的眼神忽而深邃忽而恍然,最后变成热情,变化很多。

    这下的热情显得很真挚了,吩咐了好几个人接替他在大堂接待,亲自拍着石涧仁的肩膀一起坐电梯到演播厅去。

    石涧仁没阻拦林岳娜,待会儿柳副台长也会这么介绍自己,所以早点说还可以避免前倨后恭的打脸场面,他并不觉得那样让人先轻视后仰视有什么快感,反而很反感之后尴尬症都要犯了的感觉,自己也表现得难得热情:“哦?那么陶先生从您的丰富经验和从业经历看来,当您看见这样的报道以后,觉得我下一步应该是什么样?”

    电梯里,陶玉峰明显对石涧仁这个问题觉得很感兴趣:“角度很新颖啊,怪不得你年纪轻轻就能做到这么异于常人的地步。”

    石涧仁解释:“其实这种报道半真半假,我一直都不怎么看,免得让自己飘飘然,但是我还年轻,经验尚缺,一般来说您看见这样的年轻俊杰下一步会是什么样,第一反应!”

    电梯门开了,陶玉峰可能借此想了想,三人走出来时候才说:“恕我交浅言深,石老弟你既然说得诚恳,我也说说真实感受,第一反应当然是又在炒作,其实给点钱这些杂志都能想怎么写怎么写,真正不卖文章的媒体少之又少,中国可以说没有……那么以你真正一介草根做到这个地步,而且还是平京影业集团,那肯定背后有人,别怪我说话直接,单凭一个人,在两三年时间要做到几个亿的资产身家,除非资本运作或者网络神话,其他都不可能,对不对?”

    陶玉峰脸型偏瘦,养尊处优,张明孝都说过他是跟着父亲从改革开放就大富大贵的老牌富二代,和现在王驊那种价值观都是从金屎盆里出来的还是不同,更接近富一代,眉清目秀比较儒雅,当时打砸车辆的时候吓得脸色青,就说明他并不是草莽凶悍的那种,现在说话也很温和,石涧仁也是看准了人抓机会来从完全不相关的角度来求证:“对,当年孔子奔走四方也要找寻明主才能施展抱负,孔明、刘伯温更是要找对了人方能成就才华,我也从来不敢狂妄自大的以为一个人就能开天辟地,自然也是和不少人有交道,并得到赏识才有这个机会的。”

    陶玉峰笑着拍拍石涧仁肩膀:“石小弟真是有为有才,比我当时想的好多了。”

    石涧仁就打破沙锅问到底:“那您想过最糟糕的是什么样?”

    陶玉峰在江州是名人,这时候找他打招呼的不少,他可能在回应之余就有点开玩笑的脱口而出:“这多简单,白手起家,一夜暴富的清白人,那多半就是白手套啊!但你肯定不是咯,这样,待会儿我俩坐一起再聊聊,那边有几个人我去说几句,你坐那边!”

    陶玉峰给石涧仁指的是一大圈各种嘉宾座位第一排的,不过是在角上,这是石涧仁比较喜欢的,似乎躲在侧翼就能观察所有人,笑着点点头去了,不过这个时候就有点想念自己的秘书,因为柳清的包里有眼镜可以戴上遮挡一下自己东盯西看的眼神。

    但这时候石涧仁脑海里肯定就是那三个字:“白手套?!”

    这个词仿佛在什么时候听过,正是这个词让石涧仁一直有点似曾相识的又不太完全想得起来。

    林岳娜略怯场:“我怎么感觉又像当年跟你去做游戏赢电视一样!”

    石涧仁笑,难得伸手拍拍她的背,有点厚重:“保持这种忐忑的心态,未来会一直受益,油滑老练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所以林岳娜就尽量本色了:“刚才这位老板有点帅!气质老帅老帅的,要是有酒肯定找他敬两杯!”

    石涧仁又啼笑皆非她过于本色:“这就是为什么成功的人会越来越容易成功,如果丢在街上,他这样一个过亿身家的老总会有心情这样跟我们聊两句么,他跟他的下属都没这个情绪,但我们现在处在一个比较平等的平台,就可以顺口说几句,利用好这点身份,可以汲取不少的有用东西,这不是谄媚权力或者金钱,而是这个层面的成功经验怎么也比夜总会那些胡吹海侃的靠谱,对不对?”

    林岳娜左顾右盼看自己能找什么人聊聊了,石涧仁坐在第一排的单人沙上,她就顺着坐第二排。

    结果石涧仁还是摸出电话来给秘书联络,难得用手盖住话筒小声:“你马上想办法查一下,白手套是什么意思,肯定不是手上戴的那种手套,商业或者别的层面上隐含意思。”

    柳清嗯一声,但收线前快补充:“明天上午我去接你一起到唐先生的公司,你可别单独提前通知他!”一副要抓现行的口吻。

    石涧仁有点莞尔。

    秘书就是秘书,最多三五分钟,一条短信就到石涧仁的电话上:“就是见不得光的权力或者资金要干点什么,自己肯定没法露面,那就找个身世干净说得过去的人来做,看上去就合理了,我问一个公检法的同学说的大概意思,够么?”

    够了!

    碎片般的记忆一下就想起来,当初刚刚认识纪如青的时候,两人讨论那个很有些黑社会底子的齐总时候,纪如青就给自己提到过这个词儿!

    看来自己也对糖糖的母亲罹难有些感怀,刻意忘却了不少跟她有关的事情。

    就是钱权交易支到前台的人……

    这下他心里基本都亮堂了,不就是给权贵阶层充当马前卒么。

    古来有之,门阀、世家都没少干这样的事情。

    原来现在还真的有么?

    不等石涧仁靠在沙里沉思多一会儿,风姿卓卓的柳子越就出来了,挨个握手问好,顺便聊两句,然后陶玉峰果然坐过来,于是石涧仁在轮到他的时候,很客气的起身,三人相当熟稔的聊了好一会儿,好像相互都认识很久了。

    相比后面还有点抓不着头脑的林岳娜,这三人也可以算是一个阶层了吧。

    人和人之间的等级就是这样在不经意之间就拉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