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16、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其实柳清站在旁边都有点羡慕这三人熟稔的关系,没因为石涧仁成了平京的什么大总裁就仰头小心翼翼巴结,也没因为大家始于微末就没大没小,很显然林岳娜和庄成栋都很清晰自己应该保持什么样的关系态度。

    最后林岳娜甚至撬掉了秘书的神圣职责:“我来了,清清妹子晚上就可以回家陪爹妈了,我保证把你的大总裁服侍得舒舒服服的……”

    曾经在平京那个小家就经历过奶茶店总经理这种重口味亲密的柳清最后真的只能败退,想跟石涧仁再鼓起点勇气说什么春节年夜饭的,都被打消了只能落荒而逃,不过下楼却惊讶的现林岳娜和庄成栋都给她了准备大包的年货,保安和门童帮忙一起提上车都装满后排了,而且搭配得当,一个是女人用品,一个是火腿香肠之类的传统玩意儿,哭笑不得的秘书开车回家路上,想了好久才觉得这俩完全就是在唱双簧!

    石涧仁身边的人一个个都不省心!

    但这好像也说明他身边的人开始接纳自己,成为这个小团体的一员了?

    柳清最后决定先不忙走,打电话约吴迪晚上一起吃个饭,分点年货给他,顺便也帮石涧仁把财务总监好好笼络一下。

    自己也要帮他省心才是啊。

    石涧仁是把赵子夫和杨德光都叫过来一起五个人吃的晚饭,这也算是年夜饭了,明天基本都要回老家。

    柳清应该可惜自己没看到,杨德光才是本色演出,穿得稍微好点了,但对石涧仁的自豪之情永远挂在脸上,虽然自己无法追赶他的脚步,也基本搞不清他在干嘛,就是自豪,比赵子夫还自豪,还很好笑的带了一本石涧仁做封面的杂志过来,很明显就经常拿出来炫耀的那种,但苦恼别人根本不相信他。

    林岳娜嘲笑他应该跟石涧仁拍个合影啊,杨德光就恍然大悟,最后讨了林岳娜的数码相机热烈的合影,就跟当初他和石涧仁在码头初识拉着去给其他人介绍时的动作差不多,笑得庄成栋也伸手:“算了算了,还是请服务员来拍,我们三个也厚脸皮跟着一起和你们两个合影好不好?”

    杨德光还不乐意,说要回头把照片剪了只剩自己和石涧仁。

    最后五个从破仓库走出来的伙伴一起下楼上车,赵子夫明天也要跟老婆一起回家乡去过春节,打开那辆丰田面包车驾驶座车门时候才给石涧仁轻声:“小倩过得很好,打电话都会问你的消息,叮嘱我们把雪花照顾好,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希望您早点过上幸福的家庭生活,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石涧仁笑着拍他肩膀送走,庄成栋买了辆二手的金杯面包车,说是平时拉一车的人和货都行,杨德光还是当初拉盒饭的长安面包车,看起来没什么差距,林岳娜还没车呢,两人都高高兴兴的开车离去了,林岳娜才收收身上的大衣跟石涧仁钻进那辆老宝马七系,现在这辆车基本都只作为酒店礼宾用车了,婚礼之类拿来糊弄一般人还是没问题。

    纵然有穿着酒店制服的司机,林岳娜还是不避讳的把头靠在石涧仁肩头,只是没了之前一贯的咋咋呼呼,就是安静:“还是靠在这里最安稳。”

    石涧仁就不推开了,笑着靠在座位上看着外面城市的变化,这一两年他在江州街头的时间很少,作为半个江州人,变化真的很大。

    林岳娜那浓烈的香味似乎也随着她的安静变得柔和,只是这姑娘脑袋不老实,不一会儿就悄悄动着看石涧仁的目光,然后跟他一起看外面:“变化好大……真的想不到,才两年多的时间,我们就变成这样了。”

    石涧仁这才把她的头推开:“大老板了,就要有一颗大心脏,未来会有各种各样的变故,也许初出校门的耿经理还不能处理,就要你全力应对,我不可能随时都跟你们在一起的。”

    林岳娜吃惊的停下本来准备扎回去的努力,但没有多问:“你总是让我觉得有点心疼,你做这么多到底是为什么?起码你要对自己好点,有个人照顾你,耿妹子……我不敢说,哎呀,麻烦得很,今年耿妹子就要回来,明年赵经理,后年纪总,还有谁?你好歹选一个处处,生活在一起大不了不合适分开,这年头谁……”

    石涧仁回头无声的她看着,林岳娜就自动闭嘴,只好嘟哝:“你也就欺负我最能,洪老师那天给我打电话,约我春节去香港玩玩,问你去不,我帮你说不去了,那我自己去了啊。”

    石涧仁简直感激涕零的恭送。

    司机全程很有职业道德的不吭声,但是在进入电视台停车场的时候,却忽然惊讶:“石总!您的车!”果然,随着他的手指,那辆原本借给别人的白色宝马越野车就停在一长排的车位中,司机有点不忿:“我们好好的把对方车辆给存放着,他们却说老板不在,把您的车拿来到处用!”

    这么一想是有点不公平,司机立刻就准备把车堵在前面讨说法,石涧仁却笑着拍拍司机肩膀:“好了,既然是因为我们的原因把别人的车损害了,就别计较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回头联系下张主管,心平气和客客气气的把车辆换了就行,如果有过激言论那就别怪我生气了。”

    司机立刻变得态度和蔼,重新回到星级酒店应该有的礼仪水准,还帮后面开车门。

    林岳娜挽着石涧仁走上台阶,才回头看看那开进停车位的宝马车:“好像跟着你的人,慢慢都会有些变化,我知道,一年不到两千万销售额的奶茶连锁公司还不算什么,重点是我解决了几百名进城务工人员的就业问题,之前这位副台长专门找我做了一期采访,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站到这个台阶上来……”

    石涧仁不自居:“我只是给你个机会,就像你现在给了几百个年轻人机会一样,能做到现在的样子,那是你和他们努力的结果。”

    林岳娜烦躁:“哎呀,我又不会死皮赖脸的缠着你,你就大喇喇的给我说是我的救世主,让我过得简单舒坦点不行么,人是要有信仰的!”不管怎么说她终究还是个大学生,思考的东西肯定在有点离奇的生活经历以后比较多。

    石涧仁不说话了,林岳娜又自责:“哎呀,你知道我现在没男人,内分泌失绪紊乱……不过前几天我回家的时候碰见蔡青薇了,吓我一跳!”

    对于那个冷若冰霜的夜总会姑娘,石涧仁还有印象:“怎么?”

    林岳娜手上都搂紧了一些:“只是面对面的看见一下,肯定是她,不过两年的时间,她应该……跟我也不过26吧,再浓的妆也压不住她的眼袋和皱纹,明显的衰老!我怀疑她还有可能在吸粉……原来那场子就经常有人兜售这个,害死人的!”

    两人已经站在灯火通明的电视台大厅,多彩的灯光下,林岳娜脸蛋的确是有点胖,但充满福态,甚至说得上可爱,俨然一副开心果的感觉,对比那个可能还在沉沦的曾经同伴,石涧仁却摇摇头:“我想她是纵欲,放纵自己的私生活,提前透支了身体,这种衰老是必然的,没有良好情绪支撑的生理刺激就肯定只会带来这种结果。”

    本来还有点惊悚感叹的林岳娜扑哧一下笑了:“得了吧!你这童子功练得不近女色,还想把我拖下水……不过我看洪老师现在皮肤气质也越来越好,找她商量去……咦,那个男的你认识?”

    这姑娘招子还挺亮,石涧仁顺着看过去,不是那位豪车的主人还有谁?

    叫什么来着?

    最近在平京被疯狂折磨思考力的石涧仁都快跟人握手了,才想起来:“陶先生好,不好意思,这几个月一直在出差,没能当面道歉。”

    林岳娜赶紧调整风姿,希望配得上石涧仁的风度。

    可香水味儿真的有点太浓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