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12、落差
    任姐是成年人了,石涧仁当她儿子年龄都差不多,所以他根本没说服对方改变人生观态度的可能性,那么做出改变的只有自己。

    前往年夜饭酒店的路上,石涧仁把银行卡给了柳清:“应该算是年底分红吧,你的年终奖也在里面拿,其他还是规矩照旧。”

    有司机,柳清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收起来,然后从那个贵的e包里拿出那块时装表给石涧仁:“这种场合戴这个更配一点。”

    石涧仁已经换上了西装礼服,还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还是乖乖的换了,又忽然想起什么的吩咐:“能不能把有关于我的媒体报道全都收集起来,从最开始的到现在排个序。”

    柳清稍稍调整一下手表角度松开手,稍微想了想:“应该没问题,总经办一直都有注意收集保留的,我抓紧。”她依旧不问石涧仁要来做什么,反正知道这家伙不会是为了自恋。

    既然是影视集团公司,哪怕一个年夜饭也有镜头关注,虽然没有大张旗鼓的走红毯,男女明星们也穿得光鲜亮丽,集团内部的广告策划部扛着摄像机和单反到处拍照,影星们也难得全都聚在一起,算来算去公司旗下签约的就只有黄晓薇没来,这个在国外的确有点特殊。

    在这样的颜值水平下,一走进大厅,柳清就自动把自己和工作人员混在一起,她身上的深灰色套裙也确实不显眼,留下石涧仁和涌上来的明星们挨个握手。

    不到二十桌的规模,却星光熠熠,任姐休息了一阵果然精神好了很多,喜气洋洋的胸前戴了朵花也到处合影,还叫倪星澜一直扶着她,让其他的新生代演员好生羡慕,小姑奶奶却看着那边的石涧仁,明白自己这就基本没了和他亲近的机会。

    任佳琳为她好:“阿仁是个值得喜欢的男人,我也一直都想撮合你们,但如果那家的姑娘对他有意,你得明白有些东西就必须让,不光那是对阿仁最好的结果,对你也一样,你还年轻,一切皆有可能,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成为别人的眼中钉。”

    十八岁的少女的确比绝大多数同龄人更明白权势的威力,轻轻咬着下唇:“可,那家姑娘要是看不上他呢?”

    任佳琳笑:“那还不是你自个儿收着了,对吧,所以这个时候别着急,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就算结了婚还有离婚的呢。”

    倪星澜悄悄撇嘴,等两位总裁从不同角度跟明星高层们寒暄碰到一起的时候,她果然没有对石涧仁有什么特别亲近的表现,就那么点头笑笑,任姐甚至连自己都不跟石涧仁坐一桌了,和一群女演员坐席,石涧仁跟几位男性高层坐另一张并排的圆桌,王驊也在其中,吴晓影又因为她的慈善经理身份坐在这边,但没有挨着石涧仁。

    明星多,而且大多都是标准的科班出身,电影学院、戏剧学院、广播学院是主力,主持什么的就压根不缺,一开场就宣布了简单的规则,每个人座位上都有个签,待会儿反正自性的表演节目,大家觉得好的就投签,最后看谁多,评个一到十名,最后年终奖的时候就按照增加百分之十递增到百分之百。

    正所谓辛苦忙碌一年,说不定还不如这一出戏演得好,正是影视演员们的真实写照,顿时引来一片欢呼,反正就是逗个乐子呗,但正式开始以后稍微冷场,毕竟好像稍微想想开头几个都有点吃亏,越到后面越容易被热烈气氛烘托吧,都不笨。

    唯一的曲艺演员就是牛鸣雷了,这货跟一帮长得奇形怪状的丑星坐一桌,先不先的就跳出来主动表演:“那我来抛砖引玉,祝各位来年……”

    他就是卖嘴皮子的,又对这种类似唱堂会的局面娴熟到位,果然很快把气氛调动起来,接二连三有人上去唱歌跳舞表演个乐器什么的,因为石涧仁几乎是第一个上去把签投在牛鸣雷的盒子里,所以后面就变得很轻松了,时不时有人笑着拉帮结派的起身去投签,顺便跟其他桌的聊几句喝两杯。

    石涧仁是被趁机敬酒的主力,柳清远远的站在墙根看他时不时的端起小酒盅跟人仰脖子,又有点着急,居然想让吴晓影或者倪星澜去帮忙,使劲跟这两位凑眼色,都没能遭遇上。

    吴晓影是全程有点沉默,既不跟其他明星互动,也不表演节目,就静静的坐在桌边,偶尔看看石涧仁那边的忙碌不停。

    倪星澜就热情的帮任姐挡酒,最多只让任姐沾一下,基本都是她在喝,还好女明星们拼酒的并不多,德艺双馨的还能时不时拉着倪星澜亲热的说几句,所以当红少女明星也忙得无暇他顾。

    直到有人热情的邀请她去表演了,这姑娘才带着有点天真无邪的笑容上台,接过麦克风,在大多数人都屏息凝神打算看看她有什么绝活儿的时候,这姑娘却突然风格一变,就站在台上开始唱:“地道战!嘿,地道战……”

    顿时台上台下笑倒一片,连任姐都忍不住跳上去亲热的搂抱住自己的小心肝一起唱,好吧,润丰的根子原本就是在官方电影厂,跟这些革命老电影歌曲关联很深,一些老资格的演员这时候还有点怀念,所以气氛变得相当好,还有不少之前没投签的明星都给了倪星澜。

    可恐怕没人知道这姑娘唱这歌是什么含义,第二次听见,也是第一回完整听清楚这歌的石涧仁拿着杯子愣了愣,转头看着台上活蹦乱跳的姑娘,好一会儿才转头来继续喝酒,可能都听说他跟倪星澜有绯闻的其他演员终于察觉到两人之间近乎隔绝的互动,再看看石涧仁还没有演员们那么出神入化的掩饰表情,后面反而不敢来找他喝酒了。

    都觉得石总裁和倪星澜的恋情出了问题啊,毕竟能知道另外还有领导女儿对他有兴趣的人都是少数。

    天晓得其实那位齐医生自从那一晚之后,再也没有跟石涧仁有半点联系,而且时间也都过去三个多月了!

    任姐还真是不抛弃不放弃。

    最后明星们都心满意足的拿到了自己的过年红包,对于这一年收获颇丰铁定过七位数的倪星澜这一线也许不算什么,不少一直跟着跑龙套的二三线演员还是很在意厚度的,起码牛鸣雷都喜笑颜开的过来找石涧仁敬酒,又唯唯诺诺的请石涧仁带着他找任姐千恩万谢收留。

    倪星澜这才是跟石涧仁站得最近的一会儿,今天一身黑色高腰细腿裤高帮皮靴加机车夹克的帅气打扮,正好匹配她的新短造型,俏丽清爽,却只跟石涧仁对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在场这么多人精,哪个不是看眼色的高手?

    还是传八卦的先锋呢。

    反正在石涧仁这心里啊,可能是喝多了点酒,完场上车以后,又有点呆呆的坐在后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刚刚要到家的时候,移动电话滴了一声,石涧仁拿出来看,是倪星澜过来的,就俩字:“想你”,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可很明显石涧仁自己都觉得情绪轻快很多!

    这是种清晰的情绪差异,不是使劲压制就能磨灭的。

    于是虽然没有回应短信,他还是忍不住哼了句:“地道战,嘿……”然后赶紧住嘴。

    柳清狐疑的看了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