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11、梦想与现实哪个重要
    可以说玄武这部烂片能够以烂为烂的在稀泥巴里面打滚,都滚出来实际上几千万的国内票房收入,远比石涧仁那部诚意满满的赤子之心高很多,任佳琳的院线体系和整个院线团队是下了大力气的。

    一部再好的片子没有电影院播放,那也没有票房,而一部再烂的片,顶着那么多明星参演的光环,夹杂那么多铺天盖地的宣传和批评赞扬,总会触一些人的好奇心花几十块钱去电影院看这部随时都有播映场次的热门影片。

    所以任姐在这个期间是亲自出马,和儿子主要在北方地区院线促销不同,她带人去南方,因为那边的经济意识更达更需要其他关系来平衡,所以这个阶段她的确基本没有在润丰露过面,全靠石涧仁调理得当。

    要知道这么大个影业集团,撇开院线公司那一摊子事,这边也随时都有几部戏几部电视剧在拍,还有同等数量的在筹拍或者已经上映播出,大量同行租赁设备、近百名艺人的各种管理,石涧仁作为小股东,他的辛劳是对得起这份股东分红的。

    任佳琳来集团公司给大家拜年的时候,那场面相当轰动,毕竟几百号人的现金红包用运钞车给押运过来,所有人哪里还有心思上班,都热热闹闹的挤在各个部门办公室等着总经办那边挨个叫到楼上去,由总裁副总裁亲自挨个。

    石涧仁的优点就在于对每个员工都能叫出名字,并且简短的用两三句话点评下今年的工作情况,哪怕这其中有大约十分之一年后都不用再来上班了,但这次的红包也不会少,基本参照的就是多一个月薪水的档次,个别表现突出和未来会得到重用的再加点,各部门主管中也有会被请辞的,但他们的红包是一个半月,到了总经理这个档次就两个月薪水,这一拨儿已经全都是石涧仁提拔并筛选过的,明年肯定是任姐的主力干将,人品能力都有保证。

    虽然有人开玩笑说有点像是满朝文武等着大太监叫上御书房领旨,但中国人在过年前拿到厚厚的现金红包,还是每个人都喜笑颜开的,和这段时间的办公室装饰气氛非常契合,到处见面都是拱手拜年,融洽得很。

    晚上其实才是重头戏,一百来号艺人和总经理这一级的高管会集中吃年夜饭,那时候的红包才是真的厚实,任佳琳在这种时候从来不吝啬,毕竟这一年她真的没少赚,三十来部电影、七百多集电视剧、五十多场各种演唱会和歌迷晚会,让润丰集团的账面上很好看,石涧仁更清楚实际譬如设备租赁、几部重点大片的运营、院线系统里面的分成才是老板私人账目钵满盆满的核心,甚至连奶茶连锁今年都能给任佳琳分个小百来万。

    连带他这个小股东也有一笔丰厚的收入,当然就无法用现金来体现了,任姐慎重的把一个薄薄的红包递给石涧仁:“我叫你自己个儿给这些员工红包,你还非拖上我一块,难道你确实已经打定主意去文老二那里做事,不管你姐姐了?”几百号人转下来她还是有点疲惫,给了红包就躺靠在沙里。

    石涧仁这会儿不云淡风轻的把红包揣上,当面拆开,看里面是张银行卡贴着密码,双手拿好了:“谢谢任姐,文总那里,我打算明年开春看看,但不一定去,不过您这里,我已经梳理出来一个完整的高层管理章程,年后再用一到三个月的时间为您物色新的全面管理接替我,应该不会耽误您的大局。”

    任佳琳慢慢从沙里直起腰皱眉:“你跟文老二没谈好?”

    石涧仁摇头:“谈得很好,很直接,也很清晰的表达了相互的态度,这里我还是要先感谢任姐你对我的提携。”

    任佳琳轻轻吐口气:“打铁还要自身硬,重点是你自己的能力,我知道,在我这里做个集团管理对你来说并不是最合适的,你的专长做经纪人才是最恰当,但放眼整个集团公司又有谁的品行能比得上你让我放心,而且你用勤奋弥补你本来管理经验上的不足,这份学习能力就是很多老家伙已经比不上的了,他们一旦拿着高薪就想着勾心斗角怎么搞女人搞外水,你是被我硬拉拽着坐在这个又累又不讨好的位置上。”

    石涧仁示意下手里的银行卡:“收入高嘛。”

    任佳琳不跟他兜圈子:“本来文老二他们搞资本来电影里面运作,对我是反正都可以捞一笔,无所谓的,这一场他们只是试水,验证一下院线改制以后的电影,是不是真的就能帮助各种资金改头换面,无论是境外境内都能用这样的方式随意转换,确认以后这种模式也就是我们的一个利润点而已,但他们看上你,也不完全是我的推荐吧,我不会傻到把自己的好好的股东推给别人,然后让我这里剩一大窟窿,你说找谁来我会安心到外面又忙又玩,根本不担心家里?”

    石涧仁也认真了点:“文总是做资本运作的,把资本运作放到电影里面来,那电影就不完全是电影,这一次的事情从我内心来说是很失败的,目标只为了资本,就丝毫不考虑电影本身的问题,丝毫没有交出一份电影应有的内容来,无论是纯粹娱乐还是要讲大道理,这什么都没有,就只是为了让资本赚取玩弄了一把观众,甚至所有的从业人员,包括我在内。”

    任佳琳笑起来:“香港前些年也拍了不少烂片嘛。”

    石涧仁其实关于影视方面的知识并不丰富,但也知道:“可香港影视现在就走下坡路了,我不敢说就是以前红火的时候胡搞乱搞造成的,但起码也有一定因素。”

    任姐不和他讨论影视业的展前景:“其实主要是内地强大起来,那么点弹丸之地就逐渐什么都比不过了,不错嘛,这些天一点看不出来你其实是不认同这种折腾的,管他呢,有钱赚就行啊,这整个过程你都很有大将之风,完全不受这飞来飞去的大笔资金影响,文老二他们就是这样才注意到你的,那可不是我之前帮你炒作。”

    石涧仁无奈:“我就是个银行职员,负责点钞的,这些资金又不是我的,我有什么需要激动的?”

    任佳琳起身拍他肩膀:“我精力不比你,还是有点累了,休息下晚上还要面对那么多人的年夜饭,阿仁,姐姐我始终这句话,如果你有更好的去处,我不拦你,但你如果要离开姐姐这里再去捣鼓那些不入流的小玩意儿,那真是浪费你的才华,你现在已经走在正确的路上,如果还要去瞎折腾,也许再过十年你都会后悔自己这时候太年轻,这是我的肺腑之言,很多人在二十岁的时候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所以会轻易放弃觉得很容易就能得到的东西,等老了回过头来看,说不定一辈子最好的机会,就是这一次。”

    话是没错,可石涧仁很难说服自己把这样的资本运作当成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