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07、候鸟也总是要归巢
    其实还是要上税的,但仅仅是最便宜的营业税。

    接下来玄武在润丰院线以及各大影院继续挂了一周。

    嗯,据说国外也有同步上映,不然怎么有那个海外行保证金呢,在东南亚、韩国、日本、北美、南美以及非洲都有电影院在播这部片子,石涧仁也经手看到了一些照片,外国人看这部电影的照片,反正就是给媒体做通稿的,谁知道真假,又有谁去满世界考察是不是有比国内还多的放映厅都播放了这部片子呢?

    起码石涧仁自己清楚,从奶茶店反馈的信息,自从周末过后,被骗去看过热闹的观众就基本不会再去上当,如果还要再去看一遍,那真是智商有点感人,这一周电影院大多都在掺杂其他电影一起放映,不然就真的是门可罗雀了。

    但最后院线公司和投资方还是联合润丰行一起,“欣喜万分”的宣布最后全球票房十二亿人民币!

    邀请很多媒体跟影视业同行一起举办了盛大的庆功酒会!

    拿到酒会上的那份新闻稿时候,石涧仁还是差点一口陈年老血吐出来,这时候他已经确认这就是个洗钱的把戏,但可以做得这么肆无忌惮也算是旷古烁今了,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海外资金以电影票房收入的名义送回来了,至于这背后牵涉到什么利益输送或者全盘大戏,那真不是普通老百姓应该搀和的。

    所以在其他员工有些欣喜若狂的庆功宴上,石总裁是最冷淡的那个,带着礼节性的笑容一直坐在边上看行部总经理和院线公司总经理一起切蛋糕喷香槟。

    当然,在很多员工看来,石总裁的这种嘴脸跟投资方的气质也差不多了,几个亿十几个亿的票房在眼前飞来飞去,都有点山崩于眼前不动摇的气度,的确不是一般人。

    玄武以异口同声被骂成烂片的程度却换取了高票房,既然著名导演和那些个大牌明星是闭口不谈这部戏了,总制片就成了接下来的媒体关注焦点,石涧仁在这个接下来的元旦期间接到的各种媒体采访通告比润丰集团的明星还多,于是他也拿架子,一概不接受访问。

    这和他当初想借助影视传媒的力量,传播正能量的思路已经大相径庭了,现在他不过是想看看这件事到底会引什么样的结果。

    所以这些日子里,他依旧隔三岔五就到那个俱乐部去坐坐,刷脸就可以不用再开跑,点点吃喝坐在那静静的听别人讲什么,从来不言,偶尔遇见文先生他们一系的熟人,也只是点头之交的笑着坐下喝两杯,啥都不说,问他都不说。

    接着在这个春节前的档期,电视剧爱情候鸟开始在国内电视台播出。

    润丰影视的雄厚人脉再次挥作用,作为一部中外合拍电视剧,挟李尚俊亚洲天皇巨星的名头,直接在国家电视台和四家省级卫星台同时播出,然后还有七八家非上星电视台延时播出,真正的形成了万众一片效果,换来换去电视上到处都在播同一部电视剧的局面。

    这时候就得承认,想得简单点,效果反而要好很多。

    还是熟悉的套路,还是熟悉的韩剧,于是就保证了熟悉的味道。

    李尚俊已经演了七八年的俊男,角色都不用再琢磨都信手拈来,韩国公司在制作这种时尚都市爱情剧的时候也娴熟精细,无论剧情设置还是拍摄手法都是无可挑剔的,最后那个只需要带着傻傻笑容的女主角本色出演就好了。

    初期故意把黄晓薇打扮得尽量平凡甚至丑陋一点,这对于鬼斧神工的韩国化妆师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黄晓薇也有这个变丑的底子,然后随着剧情展,男主角的光环似乎有美颜功效一样,逐渐带亮了女主角的容貌,按照戏里的话来说就是爱情滋润了她的脸,同时这种狗血剧情也滋润了无数粉丝观众无聊透顶的生活。

    刚开始明显还在适应拍戏感觉,到处有点呆呆傻傻的黄晓薇到了后面终于开始入戏,可能是韩方导演又或者是李尚俊的引导点拨功夫到位,她逐渐把自己那种傻大姐一般的气质懂得用演员的方式演绎出来,居然还真的慢慢从李尚俊光环中站出来,分庭抗争的真正变成女主角了。

    不得不说韩国人已经流水线一般制作了好些年这种专门赚取眼泪的电视剧,经验丰富的很清晰该在什么地方抓住观众,用黄晓薇这么一个明显没有演艺经验的新人,从一开始在剧里到处碰壁,到处受伤吃亏的平凡角色,却从来没有放弃过乐观跟希望,一直还抱有自己那点要开个蛋糕店的傻乎乎理想,却转角遇到爱的被高大英俊帅气的霸道总裁先刁难后喜欢,还反过来男追女,触动了几乎所有女观众心里都有的那种女丝心态,反正柳清为了这个就专门买台电视,每天下班分毫不差的坐在电视机前面傻不愣登的看剧,然后让石总裁做饭。

    石涧仁偶尔也瞟瞟画面,还是觉得有点奇妙,当初正是黄晓薇把自己带进了影视圈这条路上来,反过来自己又促成她改换心态变得脚踏实地,结果在异国他乡却开出这样意外的花朵来:“春节,可能我们回江州去过了春节,你就不用来平京了。”

    因为客厅没有沙,在椅子上坐得规规矩矩的柳清先答应一声,然后才反应过来,惊讶的转头:“什么?”眼睛又飞快的看了眼电视。

    石涧仁也觉得自己这时说这个不合适:“你先看,吃饭的时候再说。”

    柳秘书还是能分轻重,关了电视声音站到厨房门边:“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石涧仁摇头:“春节前我就会跟任姐谈谈,节后就逐渐开始交接各项工作,未来我的工作重心还是会回到江州,我在平京需要学习工作的阶段已经结束了。”

    虽然早就有听石涧仁大概提到过这种安排,秘书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房间,这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小房间,她没有问为什么:“那这个房子卖不卖?”

    石涧仁思考的都是大事,啊了一下:“不用吧,放在这里我们偶尔来平京也可以落脚。”

    柳清就嗯,站在门边静默了一会儿,转身出去又坐在电视前继续看电视剧。

    其实一直都希望跟随石涧仁看世界的她心情肯定还是有点波动的,电视机声音都没开,坐在那估计演的什么也没看进去。

    不用等石涧仁去跟任姐谈辞职的事情,投资方的文先生却先找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