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605、我就静静的看着小船说翻就翻
    是忍不住的嘲笑。

    如果说电脑特效制作的星空还能糊弄下以假乱真,那捧在孩子手心的萤火虫就好像街头劣质霓虹灯电量不足似的,纵然以石涧仁这种从未钻研过特效的人来说,也觉得那就像是随手戳在黑暗中的一个光斑,贴上去的感觉特别强烈。

    这都敢号称是国内屈一指的大片特效?

    现代观众不是石涧仁那种山里刚出来什么世面都没见过的土包子,几年前的侏罗纪公园开创了以假乱真的恐龙世界,接着泰坦尼克号这部迄今为止的世界第一高票房诠释了什么叫电脑特效和实景拍摄的完美结合,现代社会的意义就是任何一个角落的人都有机会看到这样高水平的东西,再跟眼前的破玩意儿做比较。

    电影之所以特别动人,关键就在于这是一种必须坐在大银幕前,听大音箱一起震撼自己的视听体验,以前谭思遥就经常给石涧仁念叨一句名言:“这世上还没有哪个神仙、国王、宗教领袖有电影导演这样的权力,能让千百万人在黑暗里听他讲俩小时的故事。”

    而眼前呢?

    看得出来那位著名导演已经尽可能的在规避那些特效产生的负面效应了。

    但显然特效公司不靠谱,这个事情应该是他倒霉的拿着已经拍好的素材胶片到了香港以后才现的,如果石涧仁跟刘杰在拍摄过程中就提醒提出这个问题所在,可能那位导演要么撂挑子不干,要么非得另外找一家来做,但显然等什么时间都紧锣密鼓排好了,外界宣传又做得天翻地覆的时候,这位导演就算是面前是碗屎,也得把它吃下去。

    于是就捯饬出来这样一部堪称奇葩的电影来。

    映式之后有人说给我五毛钱,也能做出比这更好的特效来,于是五毛特效这个词就成了这部电影的代名词。

    但仅仅是特效糟糕也就罢了,原本打算看一出宫斗大戏的观众,突然看见天上出现了神佛的时候,整个观影厅里几乎是下意识的哗声一片!

    太越三观了!

    简直是在刷新观众对电影这个行业可以胡说八道的认知!

    那完全不尊重历史款式的金光闪闪盔甲、力求语出惊人的台词、已经彻底混乱的音效和配曲,最要命的还是整个乱七八糟的怪力乱神剧情和人物设定几近崩溃,很快就让现场的观众失去了耐心,竟然就有人开始退场了,当然不多,因为绝大部分人可能想留下来看看这部烂片的下限到底在哪里。

    没错,这已经肯定是部烂片了,原本带有相当现实主义的古代传说,完全应该被拍出历史厚重感的题材,居然变成了一部面目全非的神仙闹剧,反正那些大牌明星穿着一身稀奇古怪的金属套装专心认真又一本正经搞怪的时候,全场真是忍不住一阵又一阵的大笑!

    这明明不是喜剧片啊,这种笑声简直就是在打脸。

    石涧仁左边的吴晓影都惊呆了,她可能觉得这就是石涧仁面临的大坑,右手使劲抓住了石涧仁的手腕,就好像要把毕生功力传给他支撑一样,怕他完全承受不住这样的惨烈打击,纤细柔软的手掌带着微凉的温度没有什么旖旎的暧昧,就是一点点勉力的支持。

    其实石涧仁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靠在椅背上静静的看着银幕上闪动的画面。

    如果说当初踏入影视圈的初衷,是因为从江州出来的他还单纯的觉得,或者说以为影视业就是传播文化、传播道德跟希望的地方,现在他明白真不是。

    哪怕这个行业官面上的说法是干这个的,但从出现的那一天起就不是,虽然有少数人在竭力想这么干,但这个轻而易举就能获得成千上万关注的行业最大的功能还是赚钱,一部电影能换取成千上万过亿的票房,一部电视剧能带来无数的广告价位,这个庞大的产业每个配件其实都是在为赚钱运转的,最多在立牌坊的时候,才扔几个小钱出来粉饰门面。

    再美好的东西,只要跟金钱挂上钩,哪怕石涧仁不熟悉那句什么百分之百的利益就能让人铤而走险,他也知道这潭水会变得无比浑浊,特别是现在好像突然一下,电影业开始大量涌入资金的时候,真以为这些钱是来展繁荣电影文化事业?真以为这些钱是为了拍出叫好叫座的电影?其实都不过是想赚钱罢了。

    石涧仁就是要看看这只想赚钱的资本进入电影业以后,会催生出什么样的畸形来。

    有时候谋士的心态也蛮可怕的,就好比当初他和耿妹子穷得叮当响,依旧可以静静的看着耿海燕把那些血汗钱拿去错误的运作,哪怕穷得一文不名了,只要能让耿海燕切实体会到什么是最重要的,那这些损失都是值得的。

    又好像石涧仁从一开始就反感视频聊天这样搔弄姿的玩意儿,却可以想尽办法的协助这个行业火热起来,只为更早的曝光这颗未来会变成毒瘤的浓疮,早点引爆,总好过于让更多人受害。

    这种处世哲学在他面对传销、面对挑衅的时候,都如出一辙,习惯于先让一步,看看对方究竟会扭曲展到什么样,再做下一步打算。

    现在也是这样。

    这是两亿元级别的电影,甚至这是几百亿上千亿元产业的事情,石涧仁没有去力挽狂澜的资格跟能力,那就索性看看这种事情会糟糕到什么地步,而不是试图去打补丁。

    他也很想看看投资方面对这种局面是什么反应。

    原本石涧仁以为文先生是没兴趣到现场来看映式的,就像自己本来也有机会在少数高层内部先看看内审样片的,他决定还是把这种第一次的感受放到观众中来,跟其他人一起体会,没想到现在居然有机会看到投资方的第一手反应。

    平静靠在椅背上的石涧仁花了一半的精力在观察旁边的文先生,和跟他一起的那几人。

    嗤笑,和其他观众如出一辙的嗤笑。

    当观众觉得轰然大哗的时候,这几人也在笑骂:“这特么都拍的什么玩意儿!”

    就好像干了件什么微不足道的恶作剧一般,文先生有一次还大笑着拍石涧仁的肩膀:“卧槽!你去剧组看过没,这帮王八蛋都在干嘛?”绝对不是质问的口气,嘲笑或者讽刺的味道都没那么重,就是平京人很熟络的那种口头禅,感觉不熟还不会这么说呢。

    石涧仁不抖机灵,但也不争辩,就笑笑,然后继续静静的看,好几次吴晓影都怕他年轻气盛跳起来,芊芊玉指有点抖的悄悄拉住了石涧仁肘弯,其实这孙子啥反应都没有。

    他又不会为这种事情愤怒的,那又没什么意义,况且愤怒谁呢?

    旁边这几个不把电影当回事儿的人?

    石涧仁觉得自己都没把电影当回事儿,他都能把这当成工具,别人自然也能当玩物。

    所以一直到电影在一片乱七八糟中结尾亮灯,整个观影厅全都是一片嬉笑和摇头的议论纷纷中,石涧仁跟其他人一样站起来,但没有表情的看着下面,你说他呆吧,身体好像又没那么僵硬,吴晓影偷偷的拉他,因为文先生这时候正笑着跟同伴起身,转头轻松得根本不像投资失败:“阿仁感觉怎么样?”

    石涧仁自嘲:“今晚准备紧急开会,全院线票房服务器得重启一下……”

    那边几人愣了愣然后一起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