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99、这个世界不清白,但也不窒息
    副总裁能看见的合同讯息更多,只是没有刘杰这么专业和恰巧罢了,石涧仁难得的把自己最近整理的一些重点罗列下:“你说往境外输送资金,我虽然不太懂这种国家管控的金融细节,但同时也有资金从国外进来,譬如说有笔海外行保证金预付款,根据我看到的预付款比例,这笔资金全款就应该是三个多亿,如果我理解没错,这是玄武在国外行的代理公司交回来的保证金,这是投资方全面操作的,润丰作为国内行并不清楚,预估这部电影在国外票房都不会低于四五千万美元,你说这边是在把资金偷偷移出境,可回来的更多,怎么理解?”

    刘杰就有点哑口无言了。

    石涧仁抓过那张打印画面翻到背后,随便捡了支铅笔在上面勾算:“目前号称投资两个亿,那么根据影院和行方之间的分成协议,应该起码要卖到这么多才能保证不亏,接着……”

    他那心算四位数的手法现在看起来有点眼花缭乱,刘杰尽量的跟上凑近看还是有点晕:“慢点,慢点……”

    石涧仁已经算完了:“本来最终票房要达到四个亿才能保证投资方不亏,行方还要赚钱,我们每个参与的环节都要赚钱,那么最终要卖到多少票房?以现在平均四十块左右一张的电影票,那么就要有一千万人次以上进电影院看,嘿嘿,等于全中国每百来个人就要有一个去看,还要撇除大部分农村乡镇地区的,每三四十个人就要有一个去看,如果只仅限于我们润丰院线,那这个数字还要成倍压缩,你觉得有这个比例么?”

    刘杰脸上挤眉弄眼的好像得了小儿麻痹症:“这些数字就是经不起有心人这么一算哦?”

    石涧仁已经慢慢撕这张纸,:“但显然现在没花到两个亿,那么要收回成本的那根线就低得多,最奇妙的就是这个海外行保证金,说有多少都行,那么假设这笔保证金全都真的回来了,国内票房卖不卖就已经只赚不赔了。”

    刘杰也笑:“那关键就在国外票房也没人去查,随便说在什么地方卖了也行,那都不归国内电影管理行部门的事儿,也没什么全球联网的机构管这个,随便说多少都行。”

    石涧仁要找打火机来烧掉这张写满乱七八糟数字的彩色打印文件:“关键在那是什么钱,几个亿的合法销售收入,只交税就成了正式账目,对吧?”

    刘杰忽然有点不寒而栗:“哦,这个就是洗钱了吧,天晓得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们……要不要请个正规的会计事务所来查证保证我们的安全?”

    石涧仁摇头:“你我有什么资格调查这个事情?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安全,那已经不在我们的层面了。”

    刘杰声音都颤抖了:“怎么会安全,这种事情最后总得找个替罪羊出来的!”他那眼神俨然已经是小绵羊看大公羊的模样了。

    石涧仁低估了自己的下属心理强度,真不是每个人都跟他一样看待问题,挠挠头:“你是不是脑海里还飘过点要去相关部门举报当污点证人的念头?”

    刘杰迟疑的点点头:“您……说了我就想!”

    石涧仁看看桌面上:“如果我收了你的移动电话跟电话线之类的,你会不会认为我也跟这些万恶的投资方是一伙儿的?”

    刘杰再迟疑下摇头:“我相信您,您是个正直的人。”

    这是继吴晓影以后,再次有下属这么评价自己了,看来石涧仁的人格魅力的确是给下属留下深刻印象,在这个习惯于雁过拔毛的年代,他干干净净的工作作风的确是赢得了口碑,况且这些身边最近的人也确实了解他的生活作风更干净。

    石涧仁想了想最后决定:“如果你保证不乱说话,有空我带你去看个地方,或许你就明白了……”刘杰的眼神几乎恐惧起来,还好石涧仁能注意到,还愣了愣哈哈大笑:“你们这些拍电影的!就会胡思乱想,哪有那么多威胁,就是个沙龙,聊天的地方,了解一下另外一个层面关心的事情,然后你再回过头来想想我们眼前的事,好不好?”

    刘杰才长舒一口气伸手帮忙,像两个在掰玉米粒儿的农妇边干活边闲聊:“电影洗钱这种事,肯定早就听说了,一二十年前香港电影就蛮多这些事情嘛,那些黑帮什么的,现在……大陆没有这样吧!”想到这里又笑自己的确是神叨叨:“怎么可能,难道还有什么帮派敢控制我们国内这么大的电影业?”

    石涧仁笑而不语,他只专心的把打印纸撕成细条来烧,所以火焰很小,灰烬也很小,但他依旧细心的全都收集在一个纸水杯里冲上刘杰的茶水,然后端出门到卫生间去倒了,路上好几个员工都热情的伸手想帮忙,副总裁拒绝了。

    于是到了下班的时候,石涧仁才叫上刘杰跟他一起走。

    还好经过一下午,经纪管理公司的副总已经沉稳下来了,他本来就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提着自己的电脑包上了石涧仁那拉风的跑!

    帮忙的前台小姑娘们简直有点哀怨,这石总裁怎么难得动回豪车居然又是跟男的一起哦。

    所以无论换做谁,坐在这样的跑里面还是有点心情激动的,哦,上回那个齐医生可能算是例外,一贯高冷的刘杰左顾右盼的看了好久还是把电脑包抱在怀里目不暇接,石涧仁有分享精神:“要不你来开会儿?”

    刘杰连忙摇头:“算了,我只是有驾照,并不是很喜欢开车,我们去哪?”

    石涧仁安排简单:“先吃饭再去聊天的地方。”

    刘杰以为是什么高档的餐厅,结果石涧仁是选好停车的,直接戳在一处商业广场的麦当劳门前停车场,把年薪十多万的经理噎住了:“我知道您不太讲究这些,那为什么要开这个车,平时你也不太喜欢开吧?”

    石涧仁就着汉堡包细嚼慢咽:“对啊,不过今天带着你一起,而不是别人带我,自然就得用些衬托的物件了,这个社会总体来说还是很势利的,用自视清高去反抗这个社会也没什么意思不是?”

    其实刘杰平时沉默寡言的就有点清高,毕竟他是科班的研究生出来,和现在集团中高层大多还是任姐起步带起来的那些老三届素质有很大差别,还以为石涧仁在点拨他,若有所思的点头。

    吃过快餐石涧仁也不急着走,就着一杯饮料坐在餐厅慢慢看书,刘杰看看外面好多人围观的跑,调整了好一会儿,才拿出包里的笔记本电脑做自己的事情,这回到屏幕上,他很快就安静了,也不问石涧仁要坐到什么时候。

    开着跑来,却厚着脸皮坐了两三个小时,石涧仁才收起东西出:“我们是随便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别人很可能是推杯换盏的大宴宾客,所以一般要到九点过以后,会所才会逐渐的热闹起来。”

    会所?

    刘杰这会儿脑海里肯定浮现的是红灯区那种连带印象,但看了看石涧仁还是选择相信副总裁,点点头一言不的跟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