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98、真相到底是什么
    其实结果来得很清晰。

    回到平京,不出半个月,刘杰也打电话来:“石总,我这里有份经纪人文件看起来有点疑惑,您能抽空过来看看么?”

    作为经纪人管理公司的副总,从来都是殷勤的到副总裁办公室汇报工作,哪有这样摆架子的,石涧仁看看自己办公室七八号人,笑着答应了,收拾完手里的文件才起身下楼去。

    刘杰的办公室就是石涧仁以前的,独立隔断在玻璃房里但四周有百叶窗,这会儿都拉下来,外面能看见里面的影子,却听不到更看不清,刘杰表情依旧是专注的模样没多谦卑,而且他瘦嘛,属于长手长脚的那种精瘦,所以也有点高冷,扶了扶无边框的眼镜接待石涧仁坐下,自己去关门:“今天早上看到一份香港方面送回来的后期特效公司资料,这家公司有问题。”

    石涧仁已经没那么震惊了,好整以暇的坐在班前椅上:“给我专业的讲述下你的看法,你知道我在技术方面是门外汉。”

    拍赤子之心的时候,刘杰就是负责后期特效的专业人员,应该说当时任姐给石涧仁找的四个行业新锐,之后走向各异,贪花好色的制片杨建平一开始就被踢了出去,谭思遥有才华但一片成名以后,显然有点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现在一门心思的借着名声拍片,以为自己真的就是才华横溢到立刻可以独当一面了,熊毅平实但潜力有限,始终没能跳出以前的环境思维,目光只能看见每部戏的那点搞道具的报酬,唯有研究生刘杰,不声不响的选择了跟在石涧仁后面,先踏踏实实的在剧组结束后来这边坐办公室,协助处理专业工作,然后等到石涧仁成了经纪公司老总以后,主动转变自己的展方向,硬生生从个做技术的专业人才转变成公关,可以说石涧仁除了签下倪星澜、吴晓影和牛鸣雷之外,其他集团内部的演员明星经纪合同,分等级分年限全部清理完成续约,都是他带人做的,所以石涧仁升任副总裁以后,经纪公司副总的座位理所当然让刘杰接过去了,集团原本的艺人管理部那几个老角色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架空夺权的。

    所以刘杰在集团上下眼里,都是石涧仁的心腹,殊不知石涧仁和这家伙基本就没什么私交,除了工作很少谈论什么,因为都是聪明人,另外也没什么共同语言可聊,瘦子刘就是技术狂人,没事儿就戴着耳机玩自己的,和石涧仁没事拿本书一样,何必强行交流呢。

    刘杰显然没有把专业落下:“后期制作全都是香港那家投资商指定的专业公司在做,现在本来连导演组都看不到东西的,我……”

    石涧仁难得打断一下:“为什么连导演都看不到后期制作?”

    刘杰解释了一下专业分类:“普通拍的画面素材也就罢了,现在大量电脑特效进入,其实国内也就是在这两年才开始的,赤子之心就算是捡了个便宜,但跟这部玄武相比那电脑特效比例就是小巫见大巫,我去拍摄地看过,起码有半数画面最后都会用到电脑特效,所以交给一家成熟的专业公司来做,也是国际上通行的方法,但您也去过那个特效摄影棚,演员们是在各种幕布面前拍的画面,这些一条条的素材最后导演剪辑会大概编一下,然后交给特效公司把这些幕布的部分换成背景,相互看看合意了才会全面的搞,那都是以秒计费的,很贵,不可能全都搞好了让导演来选,因为现在各家特效公司有自己的特色招牌,一般不太愿意在正式开做前暴露,所以这次香港这家公司防范特别严,集团技术部那边几次过去都没看见过画面,这事儿虽然有点奇特,但也不奇怪。”

    石涧仁还是似懂非懂的点头了,刘杰拉过手边一张图片:“可这次有个香港的大牌明星,经纪合同里面关于肖像权很复杂,他可能担心拍出来效果不好,自己去看了看,因为这家公司是香港人开的,对他这江湖地位还是有点额外开放,结果他就弄了张这个回来给经纪公司抗议,要求把涉及到他的镜头全都渲染修整得年轻一些,不然就是违约!”

    这是张电脑屏幕截下来的制作画面,果然这位以玉树临风著称的男影星终究难当岁月摧残,眼袋、腮帮子都有松弛的情况,和平时出现在报刊杂志上的俊朗有很大区别,石涧仁有点咂舌:“他这个要求能达到?”

    刘杰轻松的笑笑:“逐帧修改嘛,只要多给钱,肯定能达到的,他的镜头又不是到处都有,重点在这里……”他拿纤瘦的手指夹着一支更细的铅笔在画面上指了个角落。

    画面整体都是那位男星的面部特写,但周围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各种参数和选项工具栏,石涧仁一点都看不懂,刘杰指的那有串数字:“什么含义?”

    无论多复杂,在专业人员眼里每个数字都知道对应的意思:“版本数,这台设备的版本号说明这家公司运用的三维电脑特效软件是二代产品,现在连我电脑上都是盗版的三代,美国有些大牌工作室已经用到了四代,但还很少。”

    看石涧仁的目光有点懵懂,刘杰索性自己解释了:“九十年代末到现在这两三年,就是全球电脑特效展的爆期,几乎每天都有新技术新插件出现,然后每过一段时间就有改新换代的革命性产品出现,一个不留神就会专业落后于别人,这个公司用二代产品……简单解释哪怕就是一块布,他们做得再好也像锡箔纸,没法那么柔滑的迎风飞扬,但三代就可以,四代则跟真的一样,我的结论就是这家公司并不是如同一系列合同里面宣称的那样,是来自美国顶级工作室的大拿和香港最顶尖特效专家合作创立的,更像个草台班子。”

    石涧仁笑着拿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几下:“你也看见那份后期特效合同了,真有必要送到国外去做?”

    刘杰也笑:“就因为这个,才特别给您说,这么大的单子要是丢在平京,肯定都抢疯了,但平心而论,平京现在还做不出宣传里面要达到的效果……光设备购置都上千万,还有技术沉淀呢,不是花了几千万把服务器和整个制作机房都立起来就能做出顶级特效了,还得培训人员和艺术鉴赏能力,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会用类似软件的都是技术人员,比如我,而懂得什么叫好看,怎么才好看的艺术人员又是技术白痴,比如老谭,赤子之心就只能他说我做,简单的好沟通,复杂的那就头疼了,这还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沉淀交融,欧美国家就没有这个问题,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艺术人员做的技术,这些软件都是懂艺术的专业技术人员开的。”

    石涧仁了然的点点头:“但这次耗资这么大,花了近一半投资送出去做的却未见得有在平京做得好,结合我在片场了解的,占据另一半投资的大牌演员片酬,很可能是阴阳合同两个价,所以这部电影并没花到这么多钱,对不对?”

    刘杰脸上换了个表情,似笑非笑的那种:“原来您也注意到了。”

    石涧仁耸耸肩:“我的名字很可能最后会挂在第一位,总制片……”

    刘杰深吸一口气:“那么,我怀疑把几千万都莫名其妙的砸到境外去,这样就轻松的把资金合法转移了,是不是?”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看看周围压低声音:“譬如什么见不得光的资金,贪污的!”

    石涧仁却摇头:“没这么简单,也没这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