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97、荆棘之路未可知
    相比江南水乡的那座影视城,平京附近的这座显得要粗犷不少,主要是以气势恢宏的北方景致为主,现在不过是午后三点多,秋日的萧瑟已经有点带着漫天黄沙的味道,当然这种感觉可能更多来自于那些柳树的飘拂,石涧仁下意识的会联系到柳色青青的边关塞外风情上。

    这样转头回来,看着一身时尚丽人装扮的吴晓影,背景却是唐代驿站,这很容易给人时空错乱的感觉,更容易让石涧仁觉得,还是现代好。

    那兵荒马乱的古战场,固然崛起了无数的猛将良臣,不过又有多少璞玉良才还没来及放光就身异处了呢?

    现在起码给了自己一个从草根慢慢摸索起步的环境:“春节过后才认识你吧,现在大半年过去,你改变让我有些惊讶,当然,你本来就有这种知书达理的底子。”

    吴晓影拎着名牌包包的动作还是个花瓶模样:“这年头,研究原子弹的没有卖茶叶蛋的有钱,我在电影学院成绩再好,也没有那些路子野,会嗲豁得出去的师姐妹厉害,而且人和人真的不同,她们这些方法我也竭力尝试过,您看看……以为嫁入豪门,结果是个愚蠢到极点的富二代,别说展,连守住那点遗产都做不到,亿万家产都可以在一两年间挥霍一空,经历过这种场面,您说我还能潇洒的站在旁边做一脸的岁月静好模样么?自然是能弯下腰尝试的路子都要去试。”

    影视城这点最奇妙,如果是游客开放区就熙熙攘攘,更普通的旅游景点没什么区别,而只要划归了某个剧组的古城,可能就一个鬼影子都没,剧组里的人大多都忙得没天没夜哪有闲工夫乱逛。

    这样两个男女站在古道上,周围空荡荡的,让吴晓影难得打开天窗说亮话:“所以刚听说有您这样一个年轻俊杰,我肯定也要尝试接触的,没想到一见面您就给了个下马威,说实话,直到签约我都还是有点懵,见多了各种手段,都怀疑过您是不是串通了星澜来骗我的,但小姑娘的口碑的确是好,所以我也就信一回,反正我趁着那蠢货破产前就离婚,多少还是分了点财产的,歇俩月看看也没事儿,可这一停,就大半年,现在我是真不想再做演员了。”

    石涧仁静静的听,吴晓影几乎保持那个站姿不动,双手在小腹前提着包:“年轻有为才干过人的平京城里真不少,本以为您也是这种青年才俊,跟着您只要一直往上走,机会总比自己顶着那丧门星的头衔心急火燎瞎闯要多,所以,各种戏码我都尝试过,不是么?”

    怪不得每次不多的机会,这位总是花样百出的出主意套近乎,石涧仁想笑,但觉得不尊重,忍住了:“倪星澜也有这个爱好,你们搞表演的是不是很多事情都以剧本作为依据?”

    吴晓影自己倒笑了笑:“对啊,一出戏就是一个人生,只要花了心思多演几出,自然就好像多过了几段人生,与其说自己想那么复杂,不如直接把戏里的桥段拿来用,所以戏里戏外是不容易分清楚的,我原以为您这样的应该算是苦出身熬出来,多半会不择手段的往上爬,结果您还心平气和的把我教育了,然后靠点姿色什么来增加相互之间的关系厚度,您连星澜这样清脆可口的都不上嘴,我这蒲柳之姿还是有自知之明,看着您越做越风生水起,我着急。”她这话就说得有点太谦虚了,

    石涧仁一点没有被美女青睐的荣幸:“着急什么?”

    吴晓影专注:“站在我的职务角度,说句不该说的,您是个好人,我还没见过二话不说就把一半的收入捐出来做慈善的真好人,但这影视娱乐圈又黑又污,真的不适合您,您也不可能改变这个圈子,看着您这样走下去,我担心……”

    石涧仁还是和善:“担心什么?”

    吴晓影飞快的再看两眼石涧仁的眼神,觉得他没有生气的迹象就还是抓住机会表达:“我不知道,可能就是您派我做慈善,这半年来我真的花了心思做,第一次第二次按照您的吩咐去边远山区贫困地区调查,还觉得是在作秀,想得更多是自己,慢慢的现您关注的主要就是孩子,我也把着眼点放在这个上面,孩子再怎么刁钻调皮,那心灵大多还是干净的,这一对比慢慢就能对比出您跟其他人还是有点不一样,现在……我也说不上来危险在什么地方,但我经历过那种看起来风光无限,却几乎瞬间就狂风暴雨打翻在地的状况,有些人,有些事情真不是普通人生活那么简单,您这样善良的好人,不应该……我不知道是怕您变得跟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一样,还是怕您不愿改变而被抹去消除,所以就是着急!”

    说完又补充一下:“有些事儿我不好说得太明,您那么聪明,应该能想到的。”

    石涧仁不趁机询问线索:“你呢?你不怕?”

    吴晓影却哼笑一下:“我怕什么,我一个弱女子随风飘零的,又不会改变触动什么,反正就跟着混日子呗,本来以为跟着您可以再尝试一把能不能风光的,但最近两个月,特别是慈善宴会以后,我突然又像在经历那段不堪回忆的日子,有点莫名其妙的害怕,这才现以我这样没背景没资质又没能力的蠢女人,还是平凡点混日子比较好。”

    石涧仁终于点点头:“你也看出来这部大戏有问题?又或者说这部戏都不说明什么,我爬得太快,面对的机会太多,有点风雨飘摇了,对不对?”

    吴晓影想想:“反正就是慈善宴会以后我开始隐隐觉得不对劲的,一个劲的宣传您。”

    石涧仁比她想象的清醒:“我是个什么能力我知道,一年下来拿分红的那上百万收入,其实找个百万级以下的职业经理人都能做得比我熟练,任姐看重我的是信任,但随之而来的还有更多信任,好比今天这样的大片现场,这部戏我也有分红的,无功不受禄的道理我也明白,要说任姐会害我那倒不是……”

    说到这里,吴晓影也赶紧摇手:“我可没有挑拨您跟任姐关系的意思,我只是莫名的着急,心里慌!如果您觉得没这回事,就当我没说过。”

    石涧仁摇头:“可能这就是你的能力跟经历吧,换做其他人很难察觉的,好……先谢谢了,事情也不至于危急到那个份上,我们且走且看,其实我也很好奇这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一片歌舞升平的吹捧声中,吴晓影算是唯一一个给石涧仁表达不安的。

    军师谋士能不能未卜先知,往往取决于他们的眼光和经验,最终这也会导致事件走向成败,而这个带着破财之相的女人,可能在自己的亲身经历之外还有这种警惕不安的天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