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89、能跪舔,也是种能力
    应该说,石涧仁还是相信那位齐医生的,这是个之前有过爱人,有过感情的女人,也是个知情达理的人,撇开背后的家庭背景,石涧仁这一两年来在平京也见识过不少各色人等了,对方算是很没有骄娇之气的,要说那种彪悍动手的风格,除了家传可能更多还是跟那段失败的情感有点关系,毕竟这位医生好像在面对别人的时候还是很客气的,以她的身份能做到这点,已经殊为不易,特别是有她那样一位母亲。

    其实骄奢的环境想要成长得平和低调,跟穷困草根的孩子想奋斗出头一样有难度。

    这可能是昨晚折腾一番,石涧仁得到的感受,他认为基本能够把这事儿翻过去,现在都是什么社会了,只要当事人都不搀和了,应该不会有太多后患。

    哦,山里出来的小布衣低估了京城里的人情世故。

    虽然润丰集团和6续抵达的剧组成员都不知情,在大会议室里对这位春风得意的年轻副总裁还是客客气气,昨天有了些新看法的石涧仁依旧把自己放到角落里,炒作素材就要有素材的觉悟,别真以为自己就是主料了。

    直到那位一直稳压导演组的投资方文先生出现在门口时候,已经散坐了六七十人的多功能厅里几乎瞬间安静,著名导演起身,石涧仁想了想也起身,并用眼角示意刘杰等中层管理跟着起身,算是个尊重,结果那位在导演组面前从来都训孙子一般威严的文先生,直接把目光穿过了著名导演,找到远处第一排角落里的石涧仁,脸上几乎是在场绝大多数人第一次看见他露出笑容,而且还是那种充满戏谑和调侃的笑,一根手指对着石涧仁点了又点回头大声:“在呢!在这边!”

    接着后面就哗啦啦的进来十来个男的!

    几乎全都是三四十岁正当壮年,气势装束各不相同,有懒散得好像板儿爷的,也有头跟刺猬一样精雕细琢的,但高高在上的气质都类似,比那文先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被裹在中间的当然就是那个齐卫国,今天没穿军装,但哪怕是一身普通的白衬衫扎在休闲裤里,也能看得出军人味儿,浑身都透着精壮的彪悍,转头给周围说了句什么,一群人都笑起来,当整个多功能厅里其他人都是空气一般,更是当那个著名导演透明,直接的走到苦笑的石涧仁这个角落来,这会儿能听清他们说什么了。

    全都是王大哥那种标准的平京爷们儿腔:“哟,丫真的挺能装,看着就是大老爷们儿,怎么有点怯怯的跟个小受气包似的?”

    “眼光!卫国,你妹妹这眼光也真够独到的,这哥们儿一看就是又能侃又能打,还经揍的会装小,绝配啊!”

    “老文,你这些日子没欺负他吧,卫国放过你,齐齐能上门抄你的家!”

    “绝对没!我也有眼光的!”

    齐卫国热情的过来伸手:“你说了有空就来润丰找你玩儿的,今天难得大家都有兴趣,这么早,一起出去喝个茶了解一下?”

    石涧仁看投资方,文先生笑着拉他:“你说我要是非拉你在这里开会,大家伙儿会不会嫌我拆台呢,走吧!这里的事情交给……咦,你那秘书没在啊,这么快就怕齐齐知道了?”说着还挤眉弄眼的对周围笑笑,似乎都心领神会的笑起来。

    这时候说昨晚已经讨论过是个误会什么的有点苍白,石涧仁对面前出现这么多面相特异的人士也有点惊奇,当面拒绝并不是什么成熟的做法,所以收起苦笑变客气:“不用出去吧,任佳琳任总在楼上有个很不错的植物阳光房,大家伙儿赏脸去坐一下?茶和酒都有,嫌不好就自己带!”

    齐卫国根本就不计较:“好!都去,都去……”揽着就行动。

    石涧仁还得梗脖子回头给刘杰做脸色:“那刘经理和小英代替一下我的内容……”一路经过导演等人面前时候拱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先忙点别的事情……”

    回应他全都是此起彼伏的站起来客气:“您忙,您忙……”

    京城里的有点见识的不用问都能知道这些是什么人,总之一群人刚走出去,多功能厅里就跟炸了锅似的,反正刘杰脸上都喜气洋洋,作为一个广播学院的研究生,他跟在石涧仁鞍前马后现在已经成了下属公司副总,现在看着自己的大腿又有更大提升,接连都有人来悄悄给他握手了,鸡犬升天就是形容这个的!

    石涧仁没有得道的感觉,也没多前呼后拥,很习惯的一路介绍各种部门,这帮男人显然格调品位比二十啷当的王驊那群人还是要成熟不少,经过其中几个部门,看见不少漂亮姑娘的时候绝对没有猴急的态度,只是有几个聪明姑娘很有眼力的过来给副总裁娇滴滴汇报点工作时候,才立刻若无其事的散开点,就是一群无良的中年叔叔围在旁边看热闹表情,有两个煞有其事的专心听,还凑近了看文件夹点头。

    只是走上楼就一起爆出笑声:“卫国!好!非常好!你这个妹夫简直就是卧底,以后我们一定要经常过来参观工作!”

    连那个文先生都纳闷:“怎么我过来的时候,从来没遇见过这些场景?阿仁你是不是故意打埋伏了?”

    其他人又笑,齐卫国还推波助澜:“现在知道我们那山沟里过的什么苦日子了吧,阿仁,你真应该策划一部军旅题材,就到我们那边去拍,我们那里真的是母猪赛貂蝉!”

    莫名其妙的妹夫这会儿才不紧不慢:“第一回见你,你就一见如故的热情,比你妹妹还热情,这才第二回见面,你就不怕把我吓跑喽?”

    齐卫国立刻作怪的把手收回去:“没有啊,你们成不了千万别推到我身上!”

    这帮人又大笑,已经走上总裁办公室的楼层了,听见声音,这里的接待秘书连忙迎接,从副总裁跟众人的态度关系判断应该什么接待规格,这都是有学问的。

    然后石涧仁又看见牛鸣雷孤零零的双膝并拢端坐在外面接待区的椅子上,眼睛是瞟着这边的,但同样察言观色知道这边层面有点高,有知道不站起来碍眼的觉悟,还尽量把自己缩起来,胖乎乎的中年人跟个小熊一样,只是他作为相声演员一直剪了个很有特点的锅盖头略抢眼。

    结果是齐卫国的这边有个人看见了:“咦,老刀,这不是那谁,上次我们去戏园子听相声把我俩笑得不行那谁……”

    牛鸣雷先看了眼石涧仁,确认他眼里没什么怒色不快,才敏捷得不像个胖子一样站起来拱手:“我是石总旗下的签约艺人,牛鸣雷,来跟石总汇报工作的。”

    结果可能就是刚才看了几个漂亮姑娘汇报工作,一群人哈哈哈的笑起来,看石涧仁已经指了指阳光房,那喜欢听相声的招手:“那就一起来吧,看看你给阿仁汇报工作是不是跟说单口相声似的……”

    稍微聪明点的,就肯定知道这就是那种所谓的千载难逢机会,能跟这些贵人挂上点线,未来就是天翻地覆了。

    和石涧仁骨子里的文人酸腐皱了皱眉不同,牛鸣雷眼睛一亮,胖乎乎的腰都要折下去了:“您几位请,您几位先请,我端茶送水,给各位和石总逗个乐子!”

    为了求活的野狼,什么都做得出!

    勾践还能尝粪卜疾呢,这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