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88、天地难容的人渣
    刚才还黛玉葬花一般酸不溜秋、惆怅、颓丧的女医生一下就愣住了,有点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司机。

    不说醍醐灌顶的顿悟,起码也好像突然打开一扇窗。

    真是如淡流一般清爽,原来还可以这么想?

    与其说悲悲切切的一直这么消极下去,不如只记得那初见时的美妙,让过去的就成为美好的回忆,才是最有意义的缅怀吧。

    兰博基尼车厢里的气氛有点变化。

    反正那种逆流成河的淡淡忧伤不见了,齐雪娇有点由衷感叹:“哦,好有文化!”

    石涧仁还是保持警惕的转头看看她,女人这种情绪的变化非常危险:“人应该能掌握自己思想的方向,你也能说出朱砂痣蚊子血的典故,也不算什么吧?”

    齐雪娇还真不是爱慕的那种欣赏:“其实是他教我的,我以前都很少看这种书,就是这一两年在江州工作,才偶尔买点书看看,觉得你们这些书读通了的文化人好厉害。”

    的确,文艺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最能够吸引喜欢思考的人,特别是文艺女青年,这也是为什么众多文艺女青年容易被衣冠禽兽骗色骗财的原因,石涧仁现自己又在走老路,连忙改换路线:“千万别!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正因为有了知识,想得多,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也多,你千万要注意。”

    齐雪娇都专注的把左手拿起来托住下巴了:“真的么?举个例子?”

    石涧仁只好想了想:“很多文化人,总想着金榜题名、鱼跃龙门,这不光是为了出人头地,更是关乎功名背后的各种政治特权和现实利益,这可不是真的把书读通了。”

    曾经拥有伟大理想的齐雪娇肯定能听懂这个:“嗯,对,很多表现好的学生、干部、官员并不是为了理想,而是朝着官本位和既得利益去的。”

    石涧仁再说:“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这句话就说得更清晰,多少状元榜眼跟陈世美一样,渴望成为乘龙快婿,幻想坐上官场快车,这跟现代社会中许多女子挤破头也要嫁豪门有什么区别?”

    齐雪娇眼睛亮:“对啊,去年我妈拉我相亲好多回,见得多!”

    石涧仁忽然现自己怎么又开始卖弄起来了,草草收场:“就这个意思吧,最无耻的就是这些文化人在男女问题上不顾礼教,动不动就想着笑拥英皇,齐人之福,中国古代历来的才子佳人传说都倾向于创造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一夫多妻,这不是无耻下流道德沦丧是什么?”

    没想到齐雪娇居然有点错愕的哈哈哈笑起来双手捂嘴,她穿着衬衫嘛,又是半躺在桶形赛车椅上,这动作一大,领口的口子扯开一颗,虽然不至于跳出来什么,但胸口大白兔的运动幅度就大了不少,石涧仁闻声转头连忙收回来:“笑什么笑,我看现在那些官员就很喜欢包养情人之类,就是这种封建余孽嘛。”

    齐雪娇笑得都有点打嗝了,但也注意到胸口的状况,连忙低头扣上:“你是不是认识我刚说那个王八蛋,他就娶了四个老婆!”又忍不住笑。

    石涧仁愕然:“啊?还有这种人渣?自己娶了四个老婆,还有脸给你说什么朱砂痣蚊子血?”

    齐雪娇愣了下热烈鼓掌:“对啊!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太无耻了吧,脚踏四条船还给我显摆,哈哈哈,我忽然觉得我是不是猪油蒙了心,居然对这么个家伙念念不忘!”

    石涧仁可能也忘了自己墨镜都没戴,转头鄙夷:“你这看人的眼光真的有问题!”

    齐雪娇笑成什么了:“哈……就是,哈哈,不过我知道他一直把家里搞得四平八稳,生意也做得好,还使劲做慈善呢。”

    石涧仁不背后说人,但只是摇头:“一个男人娶妻生子就已经耗费了不少精力,分散注意力,他还乘以四,我说他是不要命了,心虚找安慰。”

    那种老古板加点老学究的风格,笑得女医生使劲拍车门,更让旁边时不时经过打量的其他车都觉得,的富二代又在撩妹!开这么好的车,当然能撩得花枝乱颤了!

    还真不是靠这车,对吧?

    看着旁边欢乐的姑娘,石涧仁终于惊醒了:“哦,我只是随便说说,如果能让你对以前的那些什么有新的改变,不用谢我,以后千万装着不认识我就好,如果江州那边你不搬家,我搬都行!”

    这一本正经的模样让齐雪娇差点笑抽过去,别说花枝,连花杆都在狂摇,最后不得不使劲抠住那座椅边缘才勉强缓和下来,但说话基本都在抽:“好!知道了,那边,那栋楼,对,这是我,我,我以前在平京医院,实习的时候住的地儿,主要,是离机场比较近,明天我一早就回,回江州去……会给我妈说清楚,哈哈哈哈哈哈!”那种坚持艰难说完,再继续畅快笑翻的感觉舒服极了。

    石涧仁居然叮嘱:“要说很讨厌,免得她们误会了继续在错误的道路远走越远。”

    齐雪娇只能使劲伸手打那低矮的顶棚了!

    最后到了公寓楼门口,齐雪娇应该比刚喝醉酒出餐厅的时候都更艰难,差点干脆滚出车来,石涧仁只能用更大的力气扶,最后干脆扶上楼打开门,齐雪娇才正常一些:“谢谢,非常感谢……我原本以为你和他是差不多的人,都沉稳睿智,但实际上差别很大,看起来只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重新找个好男人,而不是一脚踏四条船的人渣,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谢谢你。”

    既然都这么说了,石涧仁不妨再小人点:“那就请千万,千万把这个事情处理好,我很忙,你看,今天就耽搁了一整晚,到家估计都快四点了,明天一早八点就要去公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请齐医生你一定帮我把这个事情撇清了。”

    齐雪娇忽然就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你怎么这么碎啊,多大回事儿!再啰嗦……”

    石涧仁赶紧走!

    齐雪娇却就那么靠在打开的门边,仰头望着天花板慢慢收敛起笑容,好一阵才又讪笑一下,转身进去关门了。

    凌晨四点,这还是在车辆终于稀少以后,以五六十公里的时快回到家的结果。

    仿佛只要涉及到男女之情,不折腾到凌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谈恋爱闹分手之类,好像非得磨叽出点幺蛾子才叫爱情,石涧仁觉得这玩意儿性价比太低了,简直不靠谱得吓人,回去倒头就睡,明天中午一定要再补个瞌睡。

    很少熬夜的小布衣毕竟还是年轻火力旺,第二天一早开着跑抵达公司的时候,精神奕奕得公司所有人都跟他主动打招呼:“石总气色真好!有喜事临门啊?”

    前台的年轻姑娘更是笑着问今天不用把车衣罩上了吧,以后石总是不是就天天开这个车上下班?

    太帅了!

    当了总裁难道有容颜加分?

    石涧仁摸着脸自己都不信,今天可是有大片重要节点会议的!

    看看这番炒作背后究竟会带来什么改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