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83、人生难得几回浪
    这剧情是不是真的跟古时候王公胄族选驸马的节奏差不多?

    你们这些穷酸书生金榜题名,好咧,公主看上你那就是你了,家里有老婆?休了去!不愿意?走着瞧!

    听老头子讲过不少陈世美桥段的石涧仁有点哭笑不得,看来朝代变了,有些人脑子里的思维始终没变。

    不过第一个没想到的就是下班前,王驊先打电话过来:“哎哟!哥!你是我亲哥,听说你居然都攀上齐家的线了,怪不得您一直看什么都无所谓,这眼界也太高了吧,以前追过她的可不少,但您这样的,绝对头一份!”

    石涧仁懒得跟他瞎掰:“你还是个普通学生么?你还能不能好好上课了,关心这些有的没的干嘛?”

    王驊装无辜:“我也想好好上课,一下午电话就没停过,这院里认识不认识的都打电话来问这个事情,你说我还能好好坐在教室里面么?都知道是润丰的平民总裁,都在问我是真的还是娱乐圈炒作,还有几个小提醒我,什么都可以炒作,敢拿这事儿瞎白话,那是找抽!”

    石涧仁挂电话:“我已经被抽过了,谢谢提醒!”

    都知道自己是平民总裁?

    一直把自己定位成草根的小布衣有点哂然,好像抓到点信息,随手拿了旁边文件筐里关于自己的几份财经杂志报道来看,关于副总裁的媒体消息肯定都有每天收集然后放在一个固定的区域,石涧仁往日很少看这个,这玩意儿看多了容易膨胀,真以为自己就是上面说的那种人物了,但今天翻得仔细点,几乎逐字逐句的看,任姐打电话来给他约定地方的时候都没把杂志放下:“穿得精神点,哪怕是去说清楚,也要给足了别人面子,这是人情世故不用我教对吧。”

    石涧仁唔一声,寻思要不要找化妆师弄个粗鲁的造型,可惜人家母女俩都见过自己了,未免太刻意,只有拿起那变色眼镜出门,助理秘书们都有点惊讶一贯灰扑扑的副总裁今天怎么突然变得拉风了,难道是柳秘没在,就要出去浪了?

    一直在心有所思的石涧仁走到大门前台,习惯性的伸手拿了商务车的钥匙,都出门了,看见跟个大蛤蟆似的蹲在停车场中央,周围自动回避一米多距离的那辆跑,忽然灵机一动,炫富也是粗鲁的一种嘛,以那位女医生的文化素养跟家庭水平,应该是会厌恶这种浅薄行为的!

    想想吧,家庭背景都到这份儿上了,还跑到江州去当个普通骨科医生,住在跟石涧仁那面积也差不多的小套间里,穿着普通……哦,稍显抢眼的乘坐公交车,这得是个多么平易近人,勘破了富贵真谛的高雅女子啊,还别说,这么一想,石涧仁觉得这位女医生是真不错,当然那也只是评价中的不错,而不是说符合自己的择偶观。

    得嘞,这个比举止粗鲁来得简单啊,石涧仁还回去艺人部那边再借了些金项链之类的东西!

    装暴户谁不会啊。

    于是前台的年轻姑娘们连忙跑出来帮着跟副总裁一起卷起上面覆盖的亮绿色防雨车罩和下面黑色的丝滑车衣,还尽职尽责:“安保每天都会把车稍微打着一会儿,半个月请销售商过来检查挪动一下,肯定没问题的。”

    石涧仁觉得使用权都不是那么好拿的,这几百万的车养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谢谢之后坐进驾驶舱里,他这专业培训过的动作和技巧的确不同,在平坦的停车场上迅捷的转头出去,带着低沉的吼声消失在公司大院里,还真是让四个年轻的前台姑娘看得心动神摇久久不能平复,要是也能过上这种生活该多么带劲啊!

    不用跟柳清开车那么小心翼翼的,石涧仁的手指还是在那不锈钢的圆球档把上无意识的敲动,心里还是在琢磨这个平民总裁的事情。

    本来他以为王驊打电话来多半是从自个儿母亲那得到了消息,没曾想应该是那些个有权有势的圈子里来找这个润丰太子爷印证消息的,那么平民总裁这个身份就已经为他们所知晓了,他们对自己的看法居然是落脚在这个点上,这样再回过头去仔细看那些财经杂志、人物周刊的报道,梳理下来真的都是在把这个作为着眼点。

    一个从底层凭借努力和智慧迹的草根,短短时间合情合理的跻身上流社会,年薪数百万……

    看起来好像是在传递一个平民神话,鼓励所有人都应该有理想有梦想,反驳这个社会并不是一切唯出身论,强调所有人在机会和命运面前都是平等的,这么说的确没错,虽然人人平等就是个屁话,石涧仁都清楚自己根本不是个普通平民,自己的聪明和技能就越大多数人了,只不过有点不合时宜需要调整,但现实的骨感总要掩盖在美丽的外表下嘛,如果人人都看得那么清楚真实,这世界大多数人就没法活下去了。

    可石涧仁现在却从这种貌似传播正能量的文章里读出点不一样的味道。

    因为里面特别放大了自己的天资聪明和勤奋好学,把自己吹嘘得像个电影界的天才,赤子之心不过是初试牛刀就能获得赞誉一片,现在更是在全新大片上跟著名导演联手,准备开创出国内大片票房新奇迹云云……

    石涧仁可是知道自己在这部投资两个亿的大片里,完全就是个幕后监理,代表投资方观察所有人的,不用冒着在各种账单上签字背黑锅的危险,也不用淘神费力的去做什么实际事务,就专注的看着,看着这么大一笔投资进来分成无数条潺潺溪流的时候,每个参与者是不是各尽其责,豪华水龙头有没有乱滴水就足够了。

    他之所以答应参与,就是因为争取到给自己安排了这么个很尽责的角色,哪里是宣传中说的那个跟著名导演划等号的大人物?

    一直到亮绿色跑自带回避光环的在所有车辆围观中抵达约定的餐厅地点,石涧仁得出的结论还是先姑且放在这个上,就是在绕着弯儿的炒作话题,帮新片做宣传。

    这是家看起来颇为高雅的西式餐厅,但高雅风格依旧对跑表现出难得的宠爱,抢在迎宾小姐前,接待经理特别殷勤的引导停车在最靠近大幅落地玻璃的假山鱼池旁边,既能让餐厅里的顾客看见来这里的客人有多高档,也能给外面过往的车辆提高餐厅档次,这样的免费广告不用才是傻子。

    借着很矮的半躺坐姿,石涧仁从副驾驶的玻璃那边仰视看见齐医生一脸鄙夷的瞥着这满是暴户气息的矮大紧。

    顿时觉得自己的战术是正确的,还酝酿了一下情绪,才吊儿郎当的打开剪刀门出来,随手把那车钥匙扔给接待经理:“看好了!要是挪车啥的,就别来烦我!”

    餐厅接待经理给这种不走寻常路的嚣张气派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但脸上的谄媚是真诚的:“是是是,一定不会,一定不会……”

    石涧仁已经旁若无人的走进餐厅去了,哦,要不是迎宾小姐连忙帮他开门,第一回戴着墨镜走进餐厅的他说不定会撞在门上!

    不过偶尔这么不要脸的嚣张一下,还是蛮过瘾的哦。

    小布衣内心在嘿嘿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