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78、我会一直跟着你的
    尊贵的石总哪能以身犯险呢,哪怕石棒棒觉得自己还是有把子力气的,后面冲上来的保安已经一窝蜂的挡在他面前,挥动警棍和这两三个金链子缠斗在一起。

    于是石涧仁得空低头看了看驾驶座,现上面是个已经吓得面色青的中年男人,真的不是柳清。

    他心里就松了一大口气,还对里面挤出点笑容挥手示意,然后才指挥保安,两个一组的夹攻,最后挑选面相上看起来就胆怯的一名作为突破口,一棍打在膝盖上放倒在地,接二连三的制服了对方,动作标准的用警棍压在地面上,再看看那些被撵得鸡飞狗跳的家伙,保安们居然转头吹捧总裁:“石总!还是你英明果断,抓住时机冲出来制服了这些家伙,你看连警察都没逮住人……”

    石涧仁这会儿真是很轻松,自内心的觉得高兴:“好好好,回头红包,我私人名义给各位红包,记得提醒我啊!”

    保安们欢乐的起哄,也许对他们来说,额外得点奖金那的确是惊喜,况且还能跟总裁套近乎呢。

    于是这种欢乐的气氛跟表情,终于也让帕萨特驾驶员迟疑的放下车窗:“同……同志,你们在拍电视剧么?”

    保安们又哄笑,石涧仁作答:“不好意思啊,我们是假日酒店的,这里有坏人闹事,我看好像还砸伤了你的车,待会儿记得找警察登记要赔偿,对了,我们酒店楼下就有修理厂,可以开票的哦。”保安们纷纷景仰,石总真是会拉业务,这二十万的帕萨特……

    看着远处警察的身影,那驾驶员确认没有危险才推开驾驶门下来,皱紧了眉头看自己的车心疼不已:“帕萨特?我这是今年的大众新款车,12的动机,两百万!”

    啥?

    没见识的石总裁和自己的保安们一起围着这辆引擎盖和车顶车门都已经被砸了好几个坑的轿车转了好几圈,还是觉得跟帕萨特差不多吧,就稍微宽点,车尾的标志下多了排英文,这就要翻了近十倍的价格?

    有没有这么吓人哦!

    前呼后拥过来的张明孝证实了这位驾驶员的说法真没有错:“辉腾啊!江州这两年最拉风的就是有人定了国内少见的宝马x5,又有人订了辆辉腾,想不到今天居然有机会碰到一起了!”

    脸色已经恢复正常的驾驶员没好气:“我上午还有个会议,没时间在这里折腾,这件事究竟应该怎么处理,我只看结果……”这才是活脱脱的总裁霸气口吻嘛,石涧仁差得太多了,怪不得别人不尊重他。

    他也的确没脾气:“非常不好意思,这件事波及到了您,您看这样行不行,我那辆宝马x5先给您开过去用,这边我们跟警察找肇事方讨论赔偿以及维修,随时有什么情况再联络您,这是我的名片。”

    好吧,有钱人的表现就是把名车也就是当成一件工具,看看开过来的白色越野车,没什么犹豫的就点头也摸出一张名片:“石……老弟,嗯,看起来你也是个性情中人,希望这件事能够妥善处理,就交给你了。”

    石涧仁点头:“好,会有人专门跟进这个事情的。”

    看着白色宝马车远去,张明孝才鸡贼的跳过来好奇:“谁?是谁?看起来不像是司机哦……”

    石涧仁扫了眼名片记住讯息递过去:“你负责办妥当,毕竟是我们招来的事情……然后呢,这些人。”

    远处的警察的确已经抓住了十来个人,不过基本都是抱头乱窜的农民工,真正穿黑西装的还就这里三个人,张明孝还在惊讶手里的名片:“陶玉峰啊!听说过听说过,做摩托车的大老板,江州摩帮最牛的几个,江陵摩托车就是他老子搞得名牌,过十亿的身家啊,真有钱!”

    石涧仁配合的哦一声:“那你过去给他当保安经理啊。”受伤的豪车要丢在原地等警察取证,石涧仁直接往酒店走。

    张明孝连忙把名片揣兜里跟上:“他都说你是性情中人,我当然愿意跟你了,辉腾,哈哈,本来想乘机把纪总那辆七八年的宝马七系拿来敲竹杠更新一下,结果他们居然动手打砸这么贵的新辉腾,有录像有证据,不叫他们赔得舒舒服服,老子不姓张!”

    石涧仁还有点疑惑:“这种不计后果的浑人,你还能到湘隆集团去收账?”

    张明孝嘿嘿:“他们在江州有工地,有分公司,只要还有人,那就一定能榨出油水来!”

    石涧仁看着保安们把不停挣扎的黑西装拉着去交给警察:“还是注意合理合法,这年头,如果你觉得什么事情可以无法无天的凭关系凭钱砸,迟早会碰到更硬的角色,让你死得比谁都惨,还不如一开始就遵纪守法吃点小亏给自己个警告。”

    张明孝摸摸后脑勺:“江州水深水黑的地方哪里是我们小老百姓搀和得起的,你教导得好,有问题找警察嘛,这样收拾几个外地佬是没什么问题的。”

    石涧仁却想起码头广场欺负外地游客的那几个流氓,叹口气拍拍张明孝的肩膀:“我还是湘南人呢……你也收拾我好了!”

    张明孝一脸怪相,幸好两人已经走到酒店大门附近,柳清七情上脸的跟一群高管站在旋转大门外,能强忍住不跑过来已经是她的控制极限了,哪里还是往日那个大堂里冷艳的冰美人?

    假日酒店的总经理喻明鸿代表在场的给执行总裁埋怨:“怎么能您亲自跑过去冒险呢,万一有什么闪失怎么办?”

    石涧仁也得掩盖刚才的焦急:“对对对,算是见识了一下两百万的豪车是什么样,大家待会儿都可以看看,以后千万别蹭了这样的车还以为是辆帕萨特。”

    所有人都跟着哈哈大笑,柳清也笑,还有人提到昨天那几个湘隆集团的被派出所拘留以后,柳总这边已经当机立断申请了冻结对方投标保证金,现在正好就该拿来赔偿了。

    于是和其他人都在嘲笑这些不知道哪个乡坝跑出来的土鳖居然敢跑到直辖市来扮黑社会不同,回到办公室石涧仁有点凝神思忖了,关上大门的柳清会看脸色:“怎么,你觉得还不算完?”

    石涧仁点头:“明明交了几十万保证金在我们这里,如果说昨天还只算得上是愣头青把我当成跑堂的欺负,昨晚他们有人打电话给我,明明已经告诉他们我大概的情况,希望他们别自讨没趣的折腾,今天早上还是选择来闹事,除了说明他们脑子有点进水,起码他们对搞定我弄翻我的定价已经高过了那几十万的保证金了不是?”

    柳清笑起来:“你才值几十万?他们还是多识货的!”

    石涧仁有点无奈的哂然:“总有人相信有不花半点力气就可以得到的神通广大,总认为我这个一文不名的臭搬运能做到现在这样就是靠了什么祖传的绝学,哪有这种不劳而获的绝世珍宝?我还想成天游山玩水逍遥自在呢……”

    柳清可是见证了石涧仁几乎所有辛勤学习的场面,深知眼前的一点一滴都是常人所不能及的毅力和恒心堆积起来的,加上那股刚才看到的情绪波动一直憋在心里,忽然就有点忍不住:“那你就逍遥自在吧!随便你做什么,我都会跟着你!”

    石涧仁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失言,一贯勤奋努力的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贪图享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