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76、同桌的你
    理论上来说,论脾气火爆只有耿海燕能跟眼前这位方头眉的医生相提并论,可耿海燕没这么强的战斗力啊。

    只愣了一下,吕医生就恼怒的另一只手摆拳!

    没错,真的是摆拳,还有板有眼的直奔石涧仁的下颌骨,难道她学的骨科都用在了如何收拾人么?

    石涧仁不懂这种西洋拳法,但左手又一把擒住了这只手腕,没得说,两只手腕柔腻滑手,但却充满力量和弹性的挣扎不已!

    本来这位就比石涧仁矮了一截,双手被擒住就有点高举的意思,于是顺理成章的毫不停歇,直接抬膝猛击石涧仁两腿间!

    还好小布衣早就跟她打过交道,熟悉这个女人的凶狠招式了,抓了手就不留恋那顺滑,只是借力一把猛的推开,顺势躲开了断子绝孙的一击:“喂!明明就是你自以为是的在电梯里要提醒什么无中生有的事情,你在十二楼下了不就没事了,非要跟着来露脸,你说你不是自找的……别打啊,我不打女人,但如果你不讲理我就只有报警了!”但说归说,石涧仁还是敏捷的跳进旁边消防通道,把那防火门给掩过来,要是对方再不依不饶的动手,只有关门挡狗了!

    都什么素质嘛!还医生呢……

    最近对医护人员有点小怨念的石涧仁如是想。

    可能他这个动作是有点滑稽,那扑空的吕医生狠狠往后抹了一把头,双手叉腰猛出气:“你还有理了?经常带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

    石涧仁一口接上:“我现在是江州一家酒店的高层,有秘书来开车接我很正常,或者公司……对,你上次看见那个在电梯里的女员工的确有些不正当的男女之风,这是她认为可以从我这里不当获利,但我拒绝了才故意送客的!我没有对你解释的义务,但你主观错误的认定才导致了最后的结果不是吗?”

    吕医生深呼吸:“公交车上呢?公交车上你对我行为不轨总不是假的吧!”

    石涧仁更无辜:“就跟今天一样,是你把我击倒在地,却怪我看见你裙子太短,别忘了那天也是你穿得过于暴露,才引得那个司机有点危险的急刹车在你面前,我坐在最后一排的,差点因此摔到前面出事故!你回想一下当时其他乘客的反应?”

    吕医生冷笑:“很会强词夺理嘛,你这意思就是女人被强奸就是穿得太暴露的错,你这种直男癌的脑子就该被打碎了重新填过!”

    石涧仁无奈:“吕医生……”

    对方一点就着:“我知道我是女的……”

    石涧仁无辜:“您不是姓吕么?”

    对方呸:“才不是!”

    一直以来口音都有点n,l不分的石涧仁啊:“那……算了算了,医生同志,我不知道我从哪里得罪了你,让你先入为主的一直看不顺眼,我自问自己还算德行严谨的,现在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件事你也有责任,如果你确实觉得现在各家媒体的胡乱猜测炒作影响到了你的名誉,要怎么解决,我都全力配合你,好不好?”

    这么好的态度,却让吕医生,哦,应该是女医生狐疑了:“我怎么觉得你是乘机继续炒作话题?”

    不笨嘛,石涧仁点头:“对,你如果要起诉、要赔偿、要道歉,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继续炒作,每家杂志社都是很乐于干这种事的,其实我建议你最好眼不见心不烦,这种没有半点营养含量的糟粕就不要在意了。”

    他这个立场让女医生更诧异:“你究竟是站在哪头的?”

    石涧仁坦白:“我跟倪星澜没有那种关系,我是她的经纪人,工作同事,对于她这种工作上的炒作持一个无可奈何的态度,现在明星不都得这么干?”

    也许是石涧仁表情眼神都的确诚恳,女医生没有暴怒的情况下看着他好一会儿:“原来你们就是在演戏?故意这样摆拍?”

    石涧仁想了想:“差不多吧,那天真不知道车库有记者,但安排与否也跟公司有关系,这是行规,不然都是某某在某个地方拍什么的干巴巴话题,哪有这种新闻来得劲爆,读者观众都喜欢抓眼球的东西,这年头的悲剧。”

    女医生却没注意石涧仁评价的悲剧:“你……真是从做盒饭做奶茶店一直做到影视集团副总裁的?”看来这位女医生还做了点功课,不至于和那湘隆集团的笨蛋们一样。

    石涧仁觉得对方的语言中已经没了开始的怒火,就觉得自己达到目标:“差不多吧,你看这事情我就正式给你道歉,无辜的把你牵连进来,如果有别的要求就直接通过我们公司去正面解决,好不好?”还指指那卡在门缝的海报:“上面有我电话。”

    女医生听出来他撇清走人的意思,重新抱起手臂深吸一口气:“好吧,看你态度还算好……真的,其实我是想说,你也是从底层工作起来的,看你住在这儿,那回看你家里也还朴素,不像个得志便猖狂的小人,仅仅是个手臂骨折,犯得着从平京千里迢迢的八方打招呼,惊动已经退休的老人家出来给你正骨么?”

    原来根子在这里,当时倪星澜有点小题大做的非要从县城赶回江州治疗,任姐的确是通过关系找了接骨圣手,要按照倪星澜的习惯,那得马上飞回平京治疗呢,石涧仁有点赧然的啊:“这个……呵,作为伤员的我其实真没有这么大的能量,这也许是朋友的关爱,也许是笼络的手段,但我终归是受益了,也给你道个歉吧。”

    没想到,这回女医生倒是一脸的恍然:“哦,也对,那会儿电视剧都没有上演,你应该还没成什么平京的副总裁,的确应该是别人的关系,嗯,错怪你了!如果你的确不是那种口是心非的家伙,我给你说对不起了。”咦,这点前后时间都算得很清楚,那就不是简单的光看过八卦杂志和石涧仁那些访谈节目之类了,最重要的还是不笨。

    这才对嘛,这才对得起石涧仁看对方面相中那飒爽英姿的气质啊,干净利落拿得起放得下,他才把防火门打开点拱拱手:“好了,误会解释清楚就行了,你其实是个大气豪爽的人,这样怒火攻心对身体不好,也不应该出现在你身上啊,再见。”伸手按了电梯。

    女医生方头眉扬了扬,正要说话,开着的门里电话铃声响起来,匆忙的说了声再见,石涧仁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没什么需要收拾的行李,明天就可以轻松去平京了。

    不知道为什么,石涧仁居然对这种平常的工作旅程居然有点期待!

    就好像小学生知道明天就要挨着班花坐同桌的那种感觉,只是小布衣自己还分辨不出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