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73、冤家易结不易解
    既然是专门来看人的,石涧仁就没有打着老板的旗号进来,所以其他人应该是没注意到这个普通男子的,但唯独那黑西装的短男人眼睛死死的盯住石涧仁,都不看柳清了。

    柳清当然意识不到这种桥段,风姿卓卓的在中间主位坐下,很洒脱的介绍自己:“我是文化产业园的控股方清仁地产管理公司总经理,这个工程可以说立刻就会开工,所以我们不但要在在座各位中通过招标方式选择承建方,也要让各位了解本公司以及本项目的实际情况。”

    招招手就有助理开始放投影,她现在也有助理和秘书了!

    其实从柳清升为总助以后,她身边就已经有助理,现在只是更提升了权限,在当初清塘集团提拔起来的十九个人当中,真算得上是后先至,虽然一开始没有担任酒店总经理这样权高位重的职务,现在却以法人的身份出现在高层了,带来的非议肯定不少。

    石涧仁古井无波一般的眼神扫过承建商,没有在那个湘隆建设年轻男人身上停留,反而转头看自己身侧的吴迪。

    还好,这位一直都比较沉稳的财务官脸上眼神都没露出嫉妒或者艳羡的成分,现石涧仁在看自己还下意识的摸脸:“有问题?”

    石涧仁笑着凑近点:“你成家没?”

    吴迪有点诧异老板怎么这时候拉家常,但还是能回应:“有啊,小孩都一岁多了……”

    石涧仁探讨:“那你怎么解决工作和家庭的关系?”

    吴迪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吧啦吧啦,反正两个人就坐在这排桌子头上窃窃私语,那位基建部的工程师三番两次想参与进来,但不得其所,他才是真的有点羡慕。

    其实石涧仁就是借着这样的说话,才能名正言顺的把目光重新投回承建商中间,利用聊天散乱的目光削减被观察者的警惕,这时候他还是有点后悔真该戴副墨镜下来,但在这室内会议厅,那又太装模作样了,要是没有这位湘隆建设的家伙该多好啊。

    这时石涧仁自然也能把漂移的目光多次从对方身上扫过,因为短男人很快就起身到会议室后方打电话,再次回来坐下的时候,目光里就带着兴奋跟贪婪!

    没错,那种炽热的目光带来的不是热情,而是见钱眼开的那种贪婪,石涧仁想了想,一边和吴迪随口聊天,一边对那男子轻轻点个头,对方有笑着回应。

    绝对不是善意的笑,甚至有点残忍的色彩。

    石涧仁多看了两眼,就把目光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很快从这群承建商中间看见一位宽脸浓眉的中年男人,脸上表情专注还在记笔记,时不时侧头给自己旁边的人说什么,等柳清讲完了基本情况,强调了地产投资背靠这家酒店集团资金雄厚以后,开始请各位言提问的时,这个男人也是比较积极的。

    所以就这么看看,不用相面功夫也能区分什么样的人更靠谱一点吧,石涧仁转头给这边的工程师低语:“第三排左边第四个,穿灰色西装的那个,还有他后面那个穿短袖衬衫的,你回头把他们所属企业的资料整理下交给我看看,我就先走一步。”

    工程师连忙应承下来:“好!我知道,那是江浙过来的工程建筑公司项目经理,后面那家是苏南的,都有丰富的经验。”

    石涧仁目光颇有深意的在这位工程师脸上也多看几下:“回头也帮我给柳总汇报下,谢谢了。”

    说完就做出给吴迪示意告退的收拾,颇为客气的致歉着弯腰退出去,只是在门口站直了回头看看,那短男子果然跟着出来了,柳清也现了这个细节,有点诧异,但继续自己的会议,其实有不少承建商都在转头看,能在外面到处招投标的项目经理老总们,哪个不是人精?

    石涧仁也没走远,就在外面走廊上站着,短男子满脸戏谑一点都不客气:“不错嘛,短短一两年时间混得很不错嘛,居然人模狗样的都呆在这种公司了,看来那套算命看相的功夫的确是有用啊。”

    石涧仁很想说你都不看书看报么,最近起码有过十本各种乱七八糟的财经娱乐杂志有采访过自己,电视节目上更是鸡零狗碎的不低于二十次露面了,但看对方这种桀骜跋扈的态度,跟两年前也没什么长进:“郑先生对吧,湘隆建设在江州的业务还好么?”

    短男人却脸上忽然闪过点促狭表情,压低声音:“你说这家看起来很有点高级的公司知不知道你原来就是个下苦力的搬运?要是知道了你这种书都没读过的家伙靠算命看相混在这里,会不会把你赶走了?”

    执行总裁有点无奈:“只是大家有一面之缘,点头之交,我可没资格管你说什么,自便吧,后会有期。”

    既然打了照面,对方又有一种很感兴趣的表情,那么石涧仁觉得就不是随便会擦肩而过的事情,既然这样,与其说在里面万一争吵起来,不如引到外面来说,现在看了对方狭隘粗鄙的态度,觉得无趣之极,不想多说半句的拱拱手转身离去。

    姓郑的短男子哪里让他这么轻松的离去,伸手一把就扣在了石涧仁肩头:“想跑?我跟你说,不把老祖宗的东西交出来,今天就别想出这个门!”

    石涧仁好笑:“我住这家酒店不可以么?这是制的社会,一切照法律法规来,既然你们都把我当初不多点地方翻了个底儿朝天,就知道没有什么你们想象的东西,我劝你还是别把这里都当成你家里可以随便撒泼。”

    不用他动手,两名站在会议室走廊外的保安已经迫不及待的过来了,其中一个更是拿起对讲机大惊小怪:“三楼请求支援!三楼!所有人都来支援!”多么难得可以在总裁面前表忠心的机会啊,另一人已经奋不顾身的冲进石涧仁和对方中间:“先生!请你注意礼貌!”

    嗯,后面这个的处理方式就好得多嘛,不过他俩能不一口一个总裁已经是石涧仁低调之风为大家所知的结果了。

    可能正是这个原因,郑姓男子根本不把石涧仁和这两名保安放在眼里,居然立刻挥拳动手,试图打开保安扑向已经走出去两三步的石涧仁。

    石涧仁真是觉得腻味透了,这得多横行乡里才会培养出这种骄横性格来?愈对那个本应该有点香火之情的家族深恶痛绝,和老头子一样深恶痛绝:“好了,别理他,不要影响了会议就行。”说完已经走到电梯那边了。

    可他的息事宁人在对方看来就是示弱,冲不过两名保安尽量阻挡的动作,竟然转头到会议室门口喊人:“快来……帮我抓住这个狗东西!”

    然后跟他一起的那三四个后生理所当然的冲出来就动手,这下还开什么会?

    本来就瞄着这边是不是在偷偷拉关系的其他承建商一窝蜂都跟出来看热闹,看这几个年轻人朝着保安雨点般的把拳头砸下去。

    两名忠心的保安依旧苦苦支撑阻拦……

    不过也就这么一转眼,消防通道那边以张明孝带队,一涌而出就是二三十个人,其他电梯、楼梯、厨房员工通道还在源源不断的过来,保安部主管只看了一眼形势,就挥手:“有监控说话,现在给我制止闹事的,先朝死里打!再报警!”

    连石涧仁都懒得说话了,做个手势施施然的上楼去。

    留下身后一地鸡毛。

    嗯,是打得鸡飞狗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