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71、骨子里的小布衣
    比意想不到先来的是秦良予,第二天就过来。

    秦良予要退休了:“但是我会把主要精力放在餐饮集团上面,所以在这个阶段扩张门店是我在资金允许范围内会优先考虑的问题。”

    他也是管理了驻京办宾馆几十年的老行家了,背着手和石涧仁在假日酒店的大堂到餐厅、客房到处都走走看了一圈,原本坐在办公室里面聊的话题也就在这样类似锻炼身体的过程中完成:“在驻京办二十一年,我还是兢兢业业的每天都在宾馆里上下转悠,后来上面要提拔我到市政府里面我都想办法拒绝了,我是个生意人,不是个坐办公室的,当然很多人说我是舍不得这个金饭碗,所以该放手的时候还是要放手,提前退了,今天该你请我吃个晚餐吧,在驻京办我可没少招呼你。”

    石涧仁又陪着秦良予在中餐厅、西餐厅和风味餐厅之间选择落定,秦良予尝尝菜品不满:“配不上你这酒店水准,菜肴的档次差了点,别看你这酒店现在入驻率还不错,要是旁边的商业地产起来,餐饮配套好起来,你信不信这餐厅里生意能一落千丈?”

    石涧仁还没想这么远呢:“这……也算是良性竞争吧,餐厅承包团队如果到时候没得生意可做,怨不得别人,重新挑选新的餐厅团队了。”

    秦良予笑着只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我告诉你呢,就是提醒你要尽早做准备,别到时被我抢了生意,来跟我哭鼻子!”

    石涧仁听出意思来:“决定要做了?”

    秦良予点头:“跟着润丰院线在不同的城市开了五家餐厅,现在基本都处于盈利状态,虽然回本还有些时候,但这样的存活率已经很不错了,接下来是继续在院线开餐厅还是干别的,肯定要停一下来考量,但既然是你要在江州成家立业,老哥我肯定会支持的,况且趁着我还有点话语权的时候,在江州真正的把店立起来,这也是我叶落归根的想法,以前是不想给人落了话柄,退休以后就不在乎这个了,驻京办那点资产,我可是清清白白,还从没瞧得上贪墨一点的。”

    而且秦良予还否定了石涧仁说去找那些国内餐饮行业品牌的念头:“我现在还挂着江州餐饮协会理事长的名头,明天跟几位会长副会长聊聊,都是江州餐饮企业家,你既然已经有了美术家画家村这么高雅的部分,这些餐饮门店我想大部分都能在江州内部消化了,而且你这种卖二十年使用权的商业地产,在北部区是很有吸引力的,旁边有楼盘、酒店、商业写字楼,这里政府规划的五年展纲要我比你还清楚,我帮你谈了,价格适当优惠点给他们就行,火锅、山珍、川菜、渝菜和各种小型特色店面凑一凑,怎么都能把大部分骨架撑起来,你就不要去跟外地找寻了,这样形成江州本地菜系的饮食特色,未来这里都可以作为旅游景点,这一点我都能给旅游局的人打招呼!”

    石涧仁彻底见识了一把朝中有人好办事的中国特色,这还是秦良予这么个没太多实权的驻京办主任,还没动用什么违规力量,只是合理调配资源就轻松解决了之前电视台副台长都有点棘手的问题。

    秦良予处理起来的确有举重若轻的娴熟:“阿仁,我是个特殊混合体,既有官方的影子,又有商人的特征,虽然我没有贪腐甚至也没有利用职权直接做什么,但我懂得转化这种特权,这一点就跟你刚才说那位院长一个道理,他先是个美术家,然后才成为行政职务上的院长,这个时候他拥有的不光是院长这个职务,还拥有了随之而来的社会地位,那么他再结合自己美术家的身份,就能比你那位美术家女士有更强的运作空间。”

    相面专业的小布衣才初窥运作的门径,这跟他在润丰集团和清塘集团都主要是做内部管理有很大区别,结合到任姐他们翻云覆雨等闲间的大手笔,石涧仁还是有自己的看法:“资本运作……现在已经成了必不可少的手段?”

    秦良予很愿意给石涧仁讲述心得:“你熟悉的是跟百年前没什么两样的山里生活,一方商贾也就只能在一方,哪怕是到了清代胡雪岩这么大的商人,也要依附于官府,我个人认为这是古时候的交通和经济水平所限,最先进的钱庄商号也没有现在全球转账,瞬间电汇电话,飞机来去方便了,资金更是从以前看得见摸得着的白银钞票慢慢都变成数字,甚至连数字都不是,只是账上一个虚拟的东西,我约了十来家餐饮老板一起做你的项目,合同协议以后,资金无声无息的合起来到账,你就可以空手套白狼的完成这个项目,靠的是什么?你的信用,你的为人,还有这单买卖的利益,你做奶茶连锁,只靠你自己的资金,能在一年内铺满一百家电影院?换过来说,任老板单靠手里的钱,也不能保证一百家奶茶店都成功运作,你们这就是资本和技术运作的最佳典范,我在平京做驻京办主任,最大的收获就是先于江州大多数人,学习领会到这么多在都才能看见的先进东西,所以我也很赞成你一边在平京做,一边在江州展,和我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石涧仁没觉得有多妙:“可是最近我在润丰集团做起来,就觉得资本运作到了有些疯狂的地步,一部电影两三亿!用钞票挨着贴满屏幕也不要这么多钱吧,关键是这么搞还一团乱。”

    秦良予眨巴眼:“电影我就不懂了,但我能提醒你的就是,伴君如伴虎,越强大的力量,你在身边行走就越要小心,毕竟中国不是个完全依赖法律法规来界定的奇妙地方,很多事情都是以个人好恶来决定的,任老板是个有点大院气质的义气人,对你还是很看重的,应该不会害你,但具体的还得你自己把握,你看人不是很有一套么。”

    石涧仁点头:“我就是觉得这个资本运作有点玄,普通老百姓对这个也是又怕又爱的。”

    秦良予笑:“你这算什么,我从小接受的教育,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平心而论,这家酒店老板,赚取的每一分钱都是从顾客还有员工身上得来的,从道德观点来说,这就是压榨剥削,这还是实体经济,我们这次这种资本运作博弈的过程,谈笑间就完成了,但落到实处的还是工人流着汗在工地上火辣辣太阳下完成的,从道德观念上来说,我们算不算不劳而获?可为了能获得这种资本运作的能力,我们又付出了多少才能达到这样的结果?资本对劳动,总会显得很强势。”

    石涧仁想起面对投资人唯唯诺诺的著名导演,还真是认同这句话。

    但是他这草根还是下意识的对资本有种抗拒心理,或者说主要是针对自己在润丰遇见的那种资本。

    哪怕他现在已经是一个资本运作的既得利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