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64、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下午护士来扯了导尿管,这回就知道只在被单下盲操作,动作麻利的一下又把石涧仁拽回来,那玩意儿对男人来说还真是太过感受强烈了。

    到晚饭的时候,小布衣终于对自己讪笑着挠头,韩信还有胯下之辱呢,这种事情不正是应该平和对待么?

    韩信当初可遭遇的是无端凌辱,由此激了他的灵魂,然后带着有点被扭曲的人格,一步步踏上未来的辉煌之路,哦,这种因为受辱之后疯狂追求成功的心态不是自己所欣赏的吧,相比之下,同时期的张良被人故意扔了鞋子到桥下去捡回来,这位却乐呵呵的用一种平静的心态来面对,这样的心态更适合自己……

    喏,反正石涧仁就是这么调整自己的情绪,鉴于这个时候还不能进食,护工来看看也不怎么认真负责的就跑了,原来一个护工可以同时接几个病患,石涧仁这种长期处于呆滞状态不吭声的就没人注意了。

    医院还真的就安排了另外俩住院病人进来,别人都有家属,还有不少来探院的人,反正川流不息热闹非凡,更显得躺在中间床铺上的这个小伙子孤单。

    当然两边的病患都不知道是别人让了才有床铺出来的,但这种情形下还是有人主动问石涧仁需不需要帮忙,或者别的什么,有一家刚买了西瓜上来,还问他要不要吃呢。

    石涧仁只笑着请别人帮忙把床铺摇得立起来一点,然后就靠坐在床上看两边的家长里短,就这个,他也能看得津津有味,不过在别人眼里可能他更接近一无所有的叫花子吧,蛮可怜的感觉。

    结果等到八点多天黑以后,完全换了一身衣裳,戴着口罩和眼镜的倪星澜提了一锅粥来了,捂得严严实实的姑娘跟炎热夏季一点都对不上号,贼眉贼眼的看石涧仁眼神,石涧仁无奈的笑了:“不是说了不用来么?”

    看他笑,倪星澜就笑,哪怕隔着口罩,都能看见眼镜框边的眼角在笑,小心翼翼的坐在床尾,然后一点点往前面挪:“不生气了哦……我知道我错了……”

    两边床连病人家属六七个人呢,几乎同时鸦雀无声的看着这个说普通话的高挑姑娘,哪怕联系不到那个屏幕上巧笑嫣然的明星,也觉得这姑娘身材真好,当然面对男朋友的态度更好!

    顿时一点都不觉得中间床的小伙子可怜了。

    换做其他姑娘可能在周围人众目睽睽下会有点不好意思,倪星澜哪场戏不是在一大堆演职人员的围观下完成的,说不定还更适应这样的场面呢,完全旁若无人:“我打电话问了奶奶,只要过六小时就能慢慢喝点清粥,我就回去熬了点粥,我给你盛点好不好?”

    温柔体贴极了!

    旁边人跟看戏一样!

    石涧仁无奈:“你奶奶没说这手术要……要打了屁才能说明肠道功能恢复……”

    倪星澜啊的惊讶,再含情脉脉的场景讨论打屁这个事情也有点不对劲吧,还好她剧本和临场经验都丰富,那就把装粥的小锅放在床头柜上,还顺势就坐在了石涧仁的身边,一条腿盘起来在床沿,轻轻拉了石涧仁的手抹手背,不出声,但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石涧仁,蕴含的丰富情绪是真的,爱恋、歉意和撒娇都体现得很准确充实!

    这更像标准的言情戏,左边床铺有个大妈看得都聚精会神,忘了手里正在吃的西瓜。

    一双眼睛就能精确透露出这么多情感来,可能除了倪星澜这号儿的也没多少人能做到,而且除了石涧仁,可能也没多少人能细细的品读出来,他也就那么看着,刚才还有的无奈情绪都不见了,试问除了没心没肺的家伙,又有谁不喜欢这样熨烫心灵的温暖呢,哪怕没喝上粥。

    似乎两个人眼里都没了周围其他人,真的只有对方,倪星澜的眼神都能逐渐欢快愉悦起来,飞扬得好像要唱歌了!

    然后就在这时,石涧仁那等了大半天的屁终于来了……

    经验丰富的女演员一开始还企图控制自己的表情,但明显憋了这么久,这个屁时间有点悠长,还带变音的那种,倪星澜终于忍不住,先是眼神紊乱,然后咯咯咯的笑出声来!

    石涧仁又陷入有点尴尬的模样。

    这回倪星澜就知道控制自己表情了,但忍得非常艰难,使劲捂住口罩,但越是这样越憋不住,最后强抑的笑声从嘴角喷薄而出更加强烈,哈哈哈的前仰后翻了。

    演员笑场了一般都很难止住的,哪怕倪星澜打着嗝摇晃着起身想给石涧仁盛碗粥分散注意力,还是在笑,这会儿换了身石涧仁的翻领条纹t恤,加一条休闲裤,依旧跟短一起透出异样的中性美,围观几人的眼神都有点目不转睛的跟着她了。

    石涧仁看她摇曳得都要把粥荡出来,只好阻拦:“坐下吧,总要等一会儿,不能说刚打完屁就吃……”

    这会儿倪星澜哪里还能听这个字眼哦,放了碗就顺势趴在石涧仁肩上埋头笑,笑得肩膀一个劲抖,两条细长的胳膊更是紧紧的抱住了石涧仁的脖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然后断断续续的却在石涧仁耳边说:“真的……真的,跟你在一起,我就是觉得快乐,什么都快乐,就像奶奶说的跟你这么过日子,想想都觉得快活,只想这么天天都跟你在一起……别生气,求你,别生我的气……”

    对这样的女孩儿,还有谁真的能生气呢?

    石涧仁看着周围目光炯炯的吃瓜群众,还是觉得大庭广众之下不太好,伸手轻拍倪星澜的肩膀:“好了……我这个时候生气全都会憋在肠胃里面变成屁的。”

    真的,撩妹可能是个天生的技能,有人一辈子学习如何谈恋爱都不得其所,石涧仁这号儿的随口都把倪星澜逗得花枝乱颤,这回彻底捂着肚子说自己也疼,娇嗔也要去住院开刀,口罩上露出来的那一点点表情都可爱极了。

    这时候她简直埋怨石涧仁为什么非要把俩病床让出去,更不想离开,石涧仁好说歹说,倪星澜坐在床边玩了快俩小时才一步一回头的依依不舍回去,她开了那部宝马过来的,安全问题倒是不用担心。

    就在一屋子病友和家属跟看完电影一样,很想去洗洗眼睛的时候,就看见柳清前后脚的偷偷摸摸进来:“一来门口听见她在笑,我就不凑热闹了,在护士站聊聊天,我妈熬了点粥,说你要是恢复一点了,就还是进点流质……”

    得,如果说刚才倪星澜的包装遮住了天姿国色,这难得换下衬衫一步裙的清冷姑娘穿了条黑色吊带裙,冷艳中带点魅惑,这神情让人不那么容易接近中却带点俏皮,看着就漂亮得让人侧目。

    这打屁的小伙子哪里可怜,简直可恨!

    石涧仁就是这么脱离群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