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63、清晰的知道自己在干嘛
    不过倪星澜最近演的可是一部宫廷剧,有丰富的宫斗心理,等到黑色轿车抵达公寓楼车库电梯间边,她已经收了泪水有些若有所思的看着女驾驶员。

    柳清客气送客:“倪小姐你有什么安排都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这边好好休息……”就差下车帮女明星开车门了。

    倪星澜一开口就说明她还是个十八岁的姑娘:“你是不是有点幸灾乐祸?”

    柳清脸上的惊讶也称得上好演员:“我?你怎么会这么想?”

    倪星澜也能察言观色对方是不是在演戏:“我觉得你就是,我跟他之间出了问题,你就乐呵呵的站在旁边看,一点都不着急。”

    柳清啼笑皆非:“你从剧组来江州,要我帮你给他个惊喜,我一点没错的执行了,今天的事情我该做的也都做了,说到底我是石总的私人秘书跟生活助理,我本来应该完全对他负责,而不是服从你的命令,你还觉着我做得不够好?”

    倪星澜皱眉头:“可我觉得糟透了,惊喜没成为惊喜,我喜欢的事情更搞得一团糟,现在还砸在自己手里,我怎么有种你帮我把事情搞砸了的感觉!”

    柳清真的都忍不住气得笑:“怪我咯?”

    倪星澜慢慢摇头:“不是怪你,我觉得不对劲,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对劲,但我还想不出来,反正就是……就是,不怎么入戏的感觉。”

    秘书惊疑的检讨自己哪点还做得不够好,还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衬衫一步裙,很正常吧。

    专业演员看她的动作:“你,起码你不着急,他现在这样你并不着急,对不对?”

    柳清再想想:“倪小姐,我再郑重的说一遍,我是石总的秘书跟助理,我的所有工作重心是协助他工作,并让他的生活顺畅轻松,不影响工作,我的所作所为都在这个前提之下,如果你跟他之间的往来能带来快乐轻松,我很乐于协助你,但如果事情展是在影响他,我肯定就不会助纣为虐,这就是我的态度,您怎么想那是您的自由了。”

    倪星澜干脆打破砂锅:“你爱不爱他?”

    柳清扑哧一声笑出来:“您是演爱情片演多了吧,我是他的秘书,因为受他的影响信任他,改变了自己的理想梦想,才决定一直追随他的,我们之间是工作感情,这没有时间空间和男女概念的,你知道那位唐先生么,你把这句台词也拿去问问他。”

    倪星澜盯着柳清,专注的盯着,女秘书毫不退缩的回视,二十七八岁的她,面对女明星,对方所具备的外表、名气甚至财富都不能让她慌乱,相比之下林岳娜那太过露骨的豪放才是她的命门,倪星澜还抓不到,所以好一会儿之后,十八岁的姑娘才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委顿下来嘟着嘴左顾右盼:“我现在心里乱得很,我是真的喜欢阿仁,他也是个男人,是男人就应该动心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柳清不批评对方的自信心,斟酌着开口:“倪小姐……听我一句劝,石总是个非常非常理性的人,他一切行动准则先都是该不该这么做,有没有意义,而不是随心所欲的没头脑,谈恋爱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个很没意义的事情,刚才我说的那位唐总也是这种人,其实真正成大器的人,看见的都是高山大海,男女之事真不是他们最关心的,所以你喜欢他没错,但不能因为这种喜欢困扰他,那就适得其反了。”

    倪星澜赌气:“你这秘书就这么维护他?搞得好像我还赶着求着来犯贱?”说完又嘟哝:“我觉得我还真是。”

    柳清平和:“不是维护,石总一心都在工作上,喜欢他的女孩子我知道的就好几个,他没存心勾引过谁吧,就是简单的将心比心,对他好的人那就加倍的好回去,有人看得懂这种好,有人执迷不悟而已。”

    倪星澜这时可敏感了:“你说我执迷不悟?”

    柳清无奈:“其他人我不太清楚,以前酒店集团的纪小姐是非常……嗯,总之是全心全意的对他,那股子劲我想不比你现在差,但转过弯来以后,纪小姐明白只有成功的并肩站在一起才能追得上不断努力的石总,所以……”

    倪星澜打断了秘书的建议:“不就是也想说服我去读书留学什么的嘛?我现你很有心机,不动声色的就先吓唬我,再怂恿我自己走。”

    柳清对上这娴熟演绎宫斗戏的女明星无语:“啊,那您当我没说过!”

    倪星澜烦躁:“到底是怎么回事嘛,我就想简简单单谈个恋爱,轰轰烈烈的喜欢一个人,不行么!你们怎么满脑子都是各种算计!你们真烦人!”

    柳清真的不说话了,倪星澜却又抬头看她:“说啊!你不是很能说么,你帮他说啊?”

    柳清平静得真有石涧仁的味道:“哪怕喜欢一个人,也应该用心经营,而不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想干嘛干嘛,不考虑他的感受,这就是我认为算计也不丢人的原因,只要算计不是阴谋害人,我认为就是好的,那些希望什么都不想不做凭空获得好处的人,没什么值得同情。”

    倪星澜深呼吸,但看来这句话的确有点触动她,就像她自己说的,在剧组成天都琢磨这个假期,谁知道变成了这样,现在怪谁?恐怕她的内心也是认同这句话的吧?所以过了好一会儿,柳清都在想要不要想办法委婉的送客时,倪星澜终于压低了声音:“那……你说他现在的样子到底应该怎么办?”

    为了喜欢的男人,居然这么快就低头放弃高傲立场,柳清对这位的决心程度有了一个全新认识,更严谨的思考了一下回应:“从坏的方面来说,有些男人从小就家里管得严,性方面一旦因为什么打开后,就有些变本加厉的泛滥,这种情况在大学很常见,但石总显然不是这种人,他只是需要时间来化解这种现代社会不那么注重的观念,所以换个角度来想,他要么让自己也不太在意这个事情,可以接受女朋友,要么就更提高点小心回避女性的态度,都是可能的。”

    倪星澜围绕这句话想了好一会儿:“我现你有做言人的潜质,好像什么都说了,又实际上什么都没说。”

    柳清居然很官方的笑笑:“我就是石总的言人吧?”

    倪星澜终于梨花带泪的笑起来呸一声推开车门下去了,但回头在车窗处握握小拳头:“我承认今天的事情我的确是欠考虑,但是我不会认输的,走着瞧!”

    柳清竟然避实就虚:“您又不需要对我宣布什么,这些话对其他人说去,我就是个秘书。”

    倪星澜一语中的:“你这个秘书,我觉得心眼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