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61、你还是要了我的命吧
    护士查房时候不满的敲开门,说不许锁上,然后再狐疑的看看这双男女暗示一下:“不许吃东西,尽量别喝水,明早要查血,然后不能有夫妻生活啊……”

    倪星澜等她走了才捂着口罩装害羞,然后躺在旁边的病床上竟然有些憧憬:“这算是我俩第一次一起睡觉吧?嗯,一步一步走近了,好兆头!”

    石涧仁反驳:“我看是触霉头!好端端的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本来还想说最近秘书也生病了,看起来真的运气不太好,但面对倪星澜还是别提柳清,这个简单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倪星澜嘻嘻:“今天我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你知道么,你也是个人,而不是无所不能的,你总想把什么都带给别人,但你终究还是个会生病会虚弱的人,对不对?”

    这个石涧仁还是承认了:“这都是计划之外的事情,我会尽量减少。”

    倪星澜拉起被单,双手合十垫在脸蛋下,侧身眨巴着眼睛看石涧仁:“你没法控制这些事情的,你是人不是机器,机器都有维护保养的时候,你也需要人照顾,你也需要感情滋润,哪怕你大部分时候都让人觉得你毫无破绽,但总有有心无力的时候,你看看,都正好在跟我一起的时候,这就是命,你就认了这个命,好好喜欢我吧……我很高兴你在危急的时候,全心保护我,但更希望你在我面前不要那么硬撑着,好么,好好休息,晚安……”

    石涧仁嘟哝着晚安,其实腹部还是有疼痛感的,炎症并没有消除,只是靠止痛针给压住了,所以这一晚他有点辗转难眠。

    当然也有可能是心事重重,难得啊,下山以来好像就没有这样的时候。

    不过石涧仁这会儿还不知道他下山以来最为艰难,甚至有些动摇信念的一天这才到来。

    天亮上班以后,倪星澜简直兴高采烈的找了个轮椅推着石涧仁去做了各种检查,然后护士过来确认了手术时间,放下一把剃须刀:“有家属啊,那待会儿自己备皮,知道什么意思吧?”

    倪星澜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使劲点头都差点把黑框眼镜给甩下来了,等护士出去,就嘿嘿嘿的狞笑着抓了剃须刀耀武扬威:“这可是医院的要求,乖乖的脱了裤子,让家属来给你刮毛毛!”

    石涧仁目瞪口呆的弄清楚了备皮的意思以后,赶紧捂住自己的裤裆:“我自己来!我有手有脚的,自己来!”

    倪星澜还想争取:“我要检查!”

    石涧仁躲到卫生间里面艰难的完成了这个过程,戴着口罩的姑娘简直觉得遗憾极了!

    但她的失望没有等多久,先是手术医生过来聊了几句关于手术的情况,签署了好几页责任书之类的东西,一贯都会认真看这种文件的小布衣,可能是在倪星澜锲而不舍的问医生要不要检查下备皮状况干扰下乱了点心神,快签了就慢走不送,然后大眼瞪小眼的两人看着。

    这时候石涧仁又犯了个巨大的错误,为了逃避倪星澜那明显老往下三路跑的眼神,坚持要求给秘书打个电话:“已经到了上班时间,她如果找不到人,又联系不上你,那这件事就闹大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平京,接下来就会报警……”

    好吧,倪星澜嘟嘟囔囔的把电池装回去,看石涧仁表情平静的给柳清说了自己的情况。

    秘书也有点忍俊不禁:“啊?你还要割阑尾?哈哈,好,我马上过来,为什么非要在这家医院呢,很一般啊,要不要我马上联系给你转院?”

    石涧仁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用不用,马上就手术了,我只是通知你一下,不至于引起什么问题,不用给其他人说,也不用耽误工作。”

    柳清无语:“第一,今天周日,我已经因为加班被拽到假日酒店来了,第二,无论身为秘书还是别的什么关系,我也应该到医院,你没别的亲人吧?要不要我通知纪小姐回来?”

    石涧仁就闭嘴了。

    然后就在柳清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刚刚抵达病房,那个放下剃须刀的护士又端着盘子进来,后面还呼啦啦的跟着一群护士!

    以石涧仁的相面功夫,一看这些没戴口罩满脸懵懂的小姑娘就知道是比这位护士低一个等级的学徒或者说实习生,然后面无表情的护士先诧异了一下还拎着包站在门边的高挑ol装秘书,然后再看看坐在里面床边跟她一样戴着口罩的姑娘,就走到石涧仁的床边语调没情感:“裤子脱了……”

    什么?

    这屋里,数数看,一二三四……一共近十个年轻女人!

    当众脱裤子?

    小布衣声音都颤抖了:“干,干什么?”

    护士平淡无奇:“插导尿管,快点,别耽误时间,医生已经在做手术准备了。”

    倪星澜扑哧一下就笑出来,双手捂了脸,却摘了眼镜,好像不想错过似的,柳清也强忍表情,但咳了两声给倪星澜做眼色出去,怎么可能?

    倪星澜都想站起来帮忙动手了!

    石涧仁还想负隅顽抗:“为什么?为什么要插导尿管?”

    护士已经干脆动手掀被单:“为什么?做手术时候要麻醉的你不知道,小便失禁了到处流怎么办?快点,还没见过你这么啰嗦的……”

    然后接下来的几十秒钟简直就是石涧仁终身难忘的不堪回忆!

    用古代文人有辱斯文的说法来诠释他那悲愤的心情可能都轻了,毕竟从没见过世面的小石头,又没了草丛的遮挡掩盖,在护士娴熟的手法下显然有点过于敏感和兴奋,然后护士还带着教学的口吻对那些实习小护士展现了如何改变形态之后,稳准狠的一下把导尿管插进去,那酸爽!

    简直瞬间抵达天灵盖!

    倪星澜还是有点害羞,但看得眉开眼笑,这说明石涧仁那方面完全正常嘛。

    护士倒是给倪星澜吩咐几句要怎么注意尿袋的问题,就呼啦啦的带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出去了,有个走在后面的小姑娘还伸手帮病人把裤子拉起来,因为石涧仁这会儿觉得自己灵魂都出窍了。

    跟个行尸走肉似的躺在那两眼无神。

    倪星澜看了他这好像被一群大妈轮过的表情就又想笑,表情丰富的过来帮他把裤子整理好,刚要说什么,看护士出去,才从病房外进来的柳清连忙轻轻拉了她,使劲做眼色,才让倪星澜已经到嘴边的调侃话儿给憋回去,然后俩姑娘就一起拉着出去了。

    柳清还轻轻带上了门。

    倪星澜舍不得出来,被拉到旁边楼梯间就小声不满:“干嘛!干嘛呢,别打岔啊!”

    柳清真是大几岁:“你没看他表情,都那样了,你不觉得这种事对他心理冲击太大了?”

    倪星澜还啊:“男人嘛……又不是黄花大闺女,看了又不少块肉!”

    柳清无奈:“对他这种传统思维的男人来说,士可杀不可辱,你没听过?”

    有这么严重?!

    过节继续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