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59、城头变幻大王旗
    气氛其实还是紧张的。

    光鲜亮丽的下面多半就是肮脏龌龊。

    仿佛那些好看的外表就是为了遮挡内里的难看,就好像美丽的皮囊包裹住的血骨肉那样。

    外观高大上的码头广场下面自然就挡住了洪水涨跌形成的滩涂堤坝,杂草丛生也没什么人打理,到处都乱糟糟的很难一眼望尽,那些流氓地痞跑下来以后到处乱窜,不停的拿脚扫草丛,还拿石头忿忿的到处乱砸,有一次明显都从倪星澜能听见的附近滚过去了,石涧仁依旧一动不动的抱紧她没声息。

    倪星澜这会儿还有心情作怪,慢慢侧头把唇瓣沿着石涧仁的脖子印上去,然后就在那颇有弹性的耳垂边力,她可是听说过不少跟耳朵有关的知识,知道耳垂、耳后有多敏感,更看了那么多影视剧画面的心理暗示,这里都应该是个越过男女界限的标志地,这会儿逮着机会还不进攻?

    这小姑奶奶的神经是有多粗大,可能也来自于她对石涧仁的彻底信任吧,相信他会保证自己的安全。

    但是在石涧仁这里,那有多煎熬就可想而知,况且对他来说还是双重煎熬!

    江面还有两江游的轮船,霓虹灯闪烁中能听见若有若无飘扬的乐曲,远处客轮在悠长的鸣笛,江对岸灯火通明,一切看起来都是现代文明的都市存在,可落实到这里,却好像被社会环境遗忘的角落里,是犯罪和贪婪的空气。

    有点现实主义不是?

    感觉着仿佛寸步之外的动静,不能出半点声音,石涧仁只能咬紧了牙一般忍耐!

    唯一的好消息可能就是这些地痞流氓不习惯携带电筒之类的物品,乱糟糟没个焦点的看来看去,除了有人提议要不一把火烧了这里,还有人就骂那男的就是怂逼,跑的方向好像已经进了那边的棚户区,这些家伙起码折腾了好一阵才心有不甘的骂骂咧咧离去。

    倪星澜觉得箍住自己腰间的那只胳膊愈用力,手掌更是展开使劲把两人压在一起,哪怕是隔着t恤,她还是能感觉到那手掌带来的热度,好像熨烫着她热烈的心情。

    也许是紧张新奇环境下带来的畸形兴奋,又或者是少女怀春的情绪达到顶点,这会儿倪星澜是真的有点意乱情迷,吐气如兰早就变成了吐火,舌尖带着炽热在石涧仁的耳廓上移动,还下意识的选择那种很唯美很细腻的节奏缠绕,脑子里胡乱想着镜头在哪里,对石涧仁手上的反应满意极了,一心想着再加大一把力气。

    可能这姑娘有点被扭曲的男女之间调调就应该是这样刺激的地方,什么化妆间啊,车上啊,屋顶之类,现在居然有点得偿所愿的热烈主动,一定要让石涧仁也舒服得哼哼起来,嗯,这是倪星澜印象中下一步就应该出现的情形。

    这时候就能看出来十八岁姑娘的疯狂劲儿了,石涧仁能做的就是用另一只手再箍紧了倪星澜的头,把她的脸都压紧了在自己脖子上,让她千万别做出什么动作来,双腿也得绞住!

    这会儿要是有个探照灯罩在这对狗男女身上,那一定香艳极了,但不敢说话的石涧仁只能这样,不光保证倪星澜不能出任何声音,还得抗拒自己身体上产生的强烈感受!

    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石涧仁终于听见头上再次骂骂咧咧的站起来身影:“狗日的看起来是真的跑那边去了……我说你们两个招子明亮点,那时就包住了这两个外地鸭儿,现在早就拖到下面来爽了……走走走!还是去廊那边消火……狗日的,看起那么妖艳!说起都流口水!”

    一直沉迷在口舌之中的倪星澜终于被惊醒,原来这些流氓还躲在这里!

    她突然有点心里紧,又好像忽然意识到如果被现会带来什么不堪设想的后果,但这时更感觉到石涧仁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几乎汗如泉涌!

    刚要起身查看,石涧仁再次箍紧了她,艰难的移到耳边蚊呐:“再……等等……保险……”

    哎哟喂,倪星澜才有的一点紧张心情立刻被这断断续续的咬耳朵抛到九霄云外,不就是不能动的偷偷亲热么,这个咱是行家啊!

    一转头就把嘴唇压在石涧仁嘴上了!

    上回在温泉小别墅就亲过了,那会儿石涧仁虽然断了胳膊,好歹也能身体躲避,现在是除了犟脖子,一动不敢动!

    倪星澜大乐,迫不及待的就把舌尖伸过去……

    石涧仁视死如归的抿紧!

    倪星澜自得其乐的扫来扫去!

    有谁说过嘴唇是人体触感最为敏感丰富区域之一,倪星澜充分挥了唱念做打的十八般武艺,蜻蜓点水,白雪拂尘,翻山越岭……嗯,她还娴熟加上一点鼻息,就是那种轻轻喘息的,反正这会儿两人的鼻孔都摩擦在一起了,那就更亲密的接触……

    动情的应该还是她吧,少女本来就容易沉迷,不光口鼻之间动作越来越大,双手也忍不住开始游动,哪怕石涧仁把她箍得紧紧的,还是在手指能移动的范围,摸索着撩开一切能拉开的衣物,就顺着石涧仁的裤腰后面溜进去了!

    另一只手还很心有灵犀的挣扎着要从前方摸下去!

    这小姑奶奶接受的启蒙教育也太丰富了点,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她终于听见石涧仁好像忍耐不住的哼了一下,心中更是喜不自禁,好像看见城墙被打开一道裂缝一般!

    要胜利了!

    攻城锤再用力些!

    十八岁少女心中这会儿只有这个念头吧,真是忍不住腰肢都有些扭来扭去的摇摆了,手上更用劲一些,舌尖更是不顾一切的趁着石涧仁好像张张嘴的机会冲进去,颇有一种插上红旗本姑娘就彻底占有的激动心情。

    虽然两人之间没有大开大合的动作,但零距离小空间的摩擦更刺激无比。

    这时候,石涧仁终于忍不住了,双手一起把倪星澜推开,已经仿佛要烧着了的少女好像被一盆冰水劈头盖脸的泼下来,难以置信这种被拒绝的失落感,各种复杂情绪涌上心头的时候,却看见石涧仁艰难的继续用手捂住了他自己的腰,也就是之前使劲压住的地方,全身都蜷起来,口中终于出一声难以忍受的压低哀嚎:“疼死了!疼……”

    当初在河上拍戏被砸断了手臂,石涧仁都没有痛得这样声泪俱下的感觉,这会儿的确是跟丢在烧红铁板上的虾子一样,不停蹦跶:“疼!肚子里面疼死了……”展开,又蜷起来,应该都没法忍耐那种放射到整个腹部的剧烈疼痛,最后干脆朝着另一边翻下去!

    惊讶得捂住了嘴的倪星澜的确是被冰水浇过一样,刚才还满脑子的,这下眼疾手快的抓住了石涧仁:“真的?不是骗我?”

    应该是真的,这时候倪星澜才确认石涧仁几乎全身都湿透了,刚才不就现他浑身是汗么,原来一直都疼成这样,一直都在忍耐!

    本来还满心怨念的少女立刻又愧疚得要命,为了保护自己,石涧仁都疼成这样,还能一声不吭,自己居然乘他之危,又亲又摸还那啥的!

    连忙跳起来扶着石涧仁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