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58、算不算天遂人愿
    江州历来就是个江湖气息比较浓重的城市。

    历史上这里能成为川江一带的重镇,就是因为在这里两江汇流,江面陡然宽阔,是古代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最为便利的水运交通枢纽所在,所以码头文化才是这座城市展起来的根源。

    所以从古时候起,沿江的下城区都是三教九流聚居,藏污纳垢的地方,越往山城高处就越是上流的地盘,这种城区分别到现在都还是比较明显的。

    石涧仁说到底在码头也只呆了两三个月不到,地形是熟悉了,对其中蕴藏的深度肯定没耿海燕清楚,下城区的治安状况他还是有点高估了。

    所以转过还有路灯的新修滨江路,走上最为热闹的码头广场,这里就是景观射灯和环绕霓虹灯多一些,反而亮的亮,黑的黑,光照不均匀多了,还一路介绍:“喏,江对岸看见没,现在蛮多楼盘建筑工地的那边,那里就是当年法国水师兵营,洋人的铁甲军舰就曾经开到这里来开炮,着实把山高皇帝远的清朝遗老遗少们吓得够呛!”

    倪星澜惊讶:“真的有外舰来开炮?我还以为都是你编的呢!”她就是在赤子之心里面被洋人炮舰“炸死”的,现在肯定别有一番滋味。

    石涧仁就像个合格的历史老师:“其实这些事情就在身边,曾几何时这里都是耀武扬威的洋人,只要国家没了强硬的庇护,哪怕这深处腹地都是别人予取予求的肥肉,但现在的人好像很多已经忘了这点,巴不得外国人来改天换日,真以为腆着脸……”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周围好像身影多了些,石涧仁还是有警惕性,不会以为自己真的吸引了听众,拉了美目巧兮的姑娘往后一退,专心致志的倪星澜还娇嗔一声:“怎么了?”也才看见六七个打着赤膊的年轻男人围上来,叼着烟流里流气的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换在以前,倪星澜没准儿会惊慌失措,但经历过在那山间小别墅看石涧仁和流氓地痞打斗的场景,对他有充分信任,乖巧的一跳就到了他身后,还懂得帮忙看看后路。

    结果就是她的口音引起了别人注意:“哟,还是个外地妹儿,哪里来的,我们给你做导游啊……”

    石涧仁也在看周围,广场上有跳坝坝舞的音乐震天响,靠在外缘栏杆边游客也不少还挺热闹,但这大晚上的,这个似乎有点黑暗的角落,大声叫喊是不是有用都难说,他还是拱拱手:“兄弟我也是在码头上混过的,各位……”

    结果他不说话还好,石涧仁一直都是说官话的,耿海燕当年就很喜欢听他说正宗普通话,就算这两年跟着学了江州口音,但是在本地人听来一下就能分辨,这下更肆无忌惮的围拢靠近:“两个外地鸭儿肯定不晓得路嘛,来,哥哥些帮你们带路……”其中更有两个人都急不可耐的朝着倪星澜伸手,实在是走近了这么一看,身材高挑的姑娘哪怕戴着眼镜,也显得白皙清丽,绝对漂亮得让人流口水啊!

    真不是所有人都跟石涧仁一样面对美色都无动于衷,这样的美人儿哪怕是调戏一番也是让人血脉贲张的兴奋呢。

    石涧仁反应快,目光扫过这几个人就觉得不是善茬儿,神色眼光显然都对干坏事无所忌惮的嚣张桀骜,十足的流氓气息,而且肯定干过坏事满不在乎的样子,自己再说什么都是枉然,突然一把拉了倪星澜转身就跑!

    一般来说,恋人遇见这样的事儿,男人多少都会绷一下面子,争辩两句吧,谁曾想这个看起来还有点高大结实的男人,居然掉头就跑,不光是流氓,连倪星澜都惊了一下,差点被石涧仁拽翻在地,但是石棒棒的力气真的大,还伸手在她腰上扶了一下,几乎是裹带着迈开大步往前冲,倪星澜不知道为什么就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甩开自己的长腿跟他跑,一边笑得都有些岔气了,艰难!

    广场嘛,虽然有些大花台,大部分地方还是非常平整的地砖铺就,这边本来就是游人比较稀少的角落,这样狂奔起来没什么阻碍,度就跟石涧仁开过的跑一样,提蛮快的,他的目标也简单,只要能冲到灯火通明的地方,三四百米外那边街道食店特产店周围是有治安亭的,记忆中是这样。

    可现实实施起来总会跟理想有差距的,两人腿长度快是没错,可那几个流氓不知道是有丰富经验,还是对到手的美人儿实在垂涎,立刻跟着追上来不说,还有人大喊:“狗日的,偷了东西就跑……七娃子,拦倒!”

    于是就在石涧仁和倪星澜奔跑的前方,突然又出现三五个身形明显朝着他们迎上来的年轻人,而且对方是做好了迎击准备的那种不停调整方位,务必要拦截他们在这一块!

    如果石涧仁一个人冲上去打斗也就罢了,冲也能冲过去,可带着倪星澜,只要稍微她被拖住,这后面的人跟上来就包得结结实实!

    堂堂影视红星加上声名鹊起的金牌经理人,居然在这样一个人来人往的景点被逼到了窘境!

    什么移动电话报警,什么背景权势这会儿都没个屁用!

    只能说幸好石涧仁是真的在这一片混过,对这个看起来宏伟巨大的码头广场周边地形结构清楚得很,拉了倪星澜猛的转弯,好像原地甩尾一样,哧溜一下就朝着广场另一边跑过去,然后在后面那些流氓会合得有些猝不及防的时候,一头扎进栏杆边黑暗的台阶,朝着广场下面真正最破落的地方冲进去!

    说起来真的好像冥冥中有点什么关联一样,这就是当初耿海燕和杨德光送石涧仁离开码头的那片台阶,台阶之上是带着政府形象工程的漂亮广场,游人如织,台阶下才是洪水期可能会被淹没,乱糟糟的堤坝、广场建筑支柱横梁和棚户,当然也有不少码头男女鬼混的草丛。

    倪星澜的感觉就是猛一下从光怪6离冲进黑漆漆里,石涧仁还在对她夸海口:“没……没问题,这边……我熟……”,话刚说完,听他忽然闷哼一声,就朝着右边倒下去,这台阶上本来就是借着上面的灯光勉强能看见梯步,石涧仁又紧紧拉着倪星澜的,自然一下就把姑娘拽进去,然后少女明星只觉得石涧仁好像全力抱紧了自己,两人就翻天覆地了!

    在乱草丛里结结实实的摔了两下滚翻到一个沟渠还是什么地方停住,连续撞击的几下都是石涧仁的手脚承担了,有只手掌更是直接垫在了倪星澜的后脑勺,把她的头摁在自己肩膀上。

    上面有纷乱的脚步声,还有人在大骂分头寻找,所以两人就好像两只躲避豺狼群的兔子一样,挤在那草丛里一动不动!

    这一刻少女出奇的没了惊慌,也没紧张的恐惧,就是心里暖暖的,双手还在石涧仁腰上抱紧,觉得满意极了!

    好像春节的时候,她还提醒石涧仁看那河滩上有狗男女钻草丛,今天终于遂了意,回头真是要去庙里烧个香还愿!

    甜滋滋的少女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