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54、多喝水,喝热水
    没错,提前在剧组杀青的倪星澜赶着来了江州,还偷偷找柳清过来这边就是要给石涧仁一个惊喜,谁知道这货这么没情调!

    这可是她在剧组没事儿瞎琢磨,又综合考察了男人们的喜好情趣,才偷偷买的美人鱼衣裳啊……

    呼的一下就从床上弹起来,想给石涧仁一记飞腿,却忘了美人鱼衣裳自然就是把双腿兜在一起做成尾巴,脚上一绊就失去了平衡,哎哟一声尖叫,还好石涧仁伸手接住了她。

    这倒是个歪打正着的结局,倪星澜就像任何一个热恋中的女孩儿一样,自内心的笑起来,满眼都是笑意:“瘦了没?最后十几场戏可辛苦了,为了早点杀青能赶上你还在江州的时间,我一点都没停歇……”

    刚才的美人鱼顿时又变成话痨,叽叽喳喳释放着自己的兴奋之情。

    石涧仁能体会到,当然也想通了为什么刚才琢磨柳清的声音有点不对劲,原来在偷偷瞒着自己做这事儿啊,先把倪星澜放在床头:“你这安排可真够隐秘的,昨天打电话都没说这事情,我还以为要到平京才能看见你回去呢。”

    倪星澜得意的哼哼:“我让老张跟车回平京了,这是我自己省下来的假期,从你离开影视城我就琢磨好了,抓紧了玩儿命的拍!哈哈,你不知道他们被我拖着没日没夜的赶,但我这状态也是杠杠的,绝对一条过,他们根本就没话说……”

    最难消受美人恩,石涧仁不是木讷不解风情,他是在抵御,伸手都想轻轻抚摸姑娘的头了,还是瞪大眼起身来:“好吧,你就打算这么在江州玩几天?明天还是住到酒店去吧,毕竟现在你这曝光率这么高,很容易被人认出来的。”

    倪星澜艰难的跟布袋跳一样站起来,在床上站着扭来扭去得意:“我要跟你住在这边,上次就听说你这边有个小房子了,我也来跟你体验几天嘛……”她还眼光如炬:“你不许跑!你跟秘书都能在外面住,凭什么跟我就不行,你跟她没什么私情吧?找她拿钥匙就是考验她的,哼哼,还算识相!”

    石涧仁转头看自己这巴掌大的小屋,还好外面客厅有个沙,倪星澜真是心领神会:“你总不能丢我一个人在这边吧,万一我被人现了就不好玩了,就当是体验生活啊,接下来我又要拍一部青春都市剧,总得体验下城市白领这样的普通生活吧?春节的时候,你都能照顾我过日子,现在怎么就不行了?”

    这道理还是一套套的,石涧仁再说什么拒绝也是枉然:“那你就不能出门了?”

    倪星澜一看有门,笑得更得意,歪嘴示意墙角自己那硕大行李箱:“化妆啊!我都想好了,这些日子在剧组成天都琢磨这个事情呢!”

    傻子都能看出这份浓浓的情意,石涧仁想笑不能笑的抽抽脸:“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

    倪星澜站直了,站在床上的她天然俯视:“这些天,我在剧组心里就跟猫抓似的,成天都想着你,只要闲下来就想你,想得都要疯了,只要想你就不觉得工作枯燥,日子难过,一个人坐在遮阳伞下都能傻笑,就凭我看过那些剧本,我也知道这是真的陷进去了,第一回喜欢上男人,就摊上你这么个高难度的……”

    石涧仁想说话,被倪星澜伸手示意阻止:“我知道你又要说你那套鬼话,你说你的……我现在就是犯贱,你这样我就觉得比来追我捧我更吸引,我觉得我就是狐狸精,就是那聊斋里面百般勾引书生的狐狸精,你越无动于衷,我就越想挑战自己,这是我跟你的事情,又没有掺杂其他女人,这不违反什么吧?”

    书生举手:“我才跟你爷爷说了,我真不适合你,这样下去甚至可能会害了你。”

    女人在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绝对比男人更疯狂:“那就让我恨你,好歹你得让我足够恨你,让我一辈子都不想看到你,我才不会这样心里跟猫抓一样!”叉着腰的美人鱼这会儿就是那么趾高气扬,却让人只会觉得可爱,这样直接又坦诚的姑娘,试问又有谁不喜欢呢?

    况且还有美丽、名气、背景诸多巨大优点环绕在周遭,反正抬头看的石涧仁都觉得有点炫目了,当然也可能是卧室顶上吊的那盏灯晃眼睛,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他这会儿都觉得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憋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开口:“你……把这兜兜给换了吧,待会儿又摔跤!”

    可能换别人这会儿会乘胜追击,又或者冷嘲热讽,倪星澜却嘻嘻一笑:“我看见你放在枕头下的手表了,你这口是心非的家伙!”

    石涧仁还楞了下,回到客厅沙上坐下:“柳清送你过来的?”那手表都是柳清收着的,自己哪有什么机会放在枕头下,不过自己这秘书都细腻到这种地步了,怎么有种完全被掌控的感觉?

    隔着没门的卧室墙,倪星澜手脚麻利的褪下了身上的布袋装,的确是轻松多了,自己都长出一口气:“那当然,你以为我一个人搬这么大箱子?简直是热死我了,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问柳清也只是个大概时间,只好早早把自己钻在里面,早知道你这么没见识,我就直奔主题买套什么火辣的内衣了,你说你会不会动心?”说着应该只是罩了件背心就出来,下面一条高开叉的镶白边运动短裤,露出那双惊心动魄的长腿,轻巧的坐在沙扶手上,好自然的就把双腿收到沙上了,拿白嫩嫩的脚丫子拨茶几上的空调遥控板。

    平京好歹是个两居室,外面又是个大桌子,这里就巴掌点大,俩人都是个头比较高的,似乎一伸手就能随便搂抱的感觉让石涧仁很有点不自在,一贯能侃侃而谈的风范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连对话都没注意听,嗓子眼儿有点干的又站起来,去一步之遥的厨房找水喝。

    倪星澜真是不愧演过多部爱情影视剧,眼角狡黠的笑笑,不跟着过去:“其实我觉得这小屋还蛮有意思的,这会儿我就觉得我妈在沪海买那个两居室就没这个好了,我们在平京再买个房吧。”口气平淡得就好像小夫妻下班在家聊柴米油盐一样,掌握这种分寸,她太擅长太能入戏了,比柳清完全生活化的秘书技能都地道得多,这十八岁的姑娘真是个妖孽。

    躲在厨房咕嘟嘟喝白开水的石涧仁只觉得那种自己内心渴望的温馨家庭气息潮水般涌来,热腾腾的都快要让自己窒息了!

    特别是倪星澜没有咄咄逼人的故意留出点间隙,让他并没有被压力感逼着想躲避,甚至还有点恋恋不舍的想要沉迷进去。

    嗯,再多喝两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