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53、见过没情趣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解风情的
    是不稀罕,简直平淡无奇。

    之前唐建文就在江州注册了个大唐网,这边还以洪巧云在市区的空房子注册了商务公司,这两块其实都是现成的,石涧仁这么看重的人才就这样平淡起步?

    反正从这机场返回的一路上,柳清是没听出来唐建文表述了多么宏伟的目标,甚至没有互联网企业常见的那些宏大的清晰目标,这个微胖的家伙还是给石涧仁表达了自己走一步看几步的方针:“之前我有跟你提到过江浙一带那家阿里巴巴公司,现在已经正式上线运营,我会把主要精力放在跟这家企业并行运作的状态,也就是用模拟对方运行的方式,找出我的切入点,然后我也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自己的团队和盈利点,先维持这个团队的运行,然后才能谈远大的目标……”

    石涧仁这个阶段能做的,当然就是帮唐建文做人力资源筛选这个老本行。

    堂堂资产过亿的润丰集团副总裁,却来给唐建文这注册资本金一百万的小网络公司选人,柳清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靠谱。

    所以回到江州以后,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帮石涧仁处理除了唐建文之外的那些方面事务。

    酒店集团是最平稳的,两边的总经理是石涧仁亲手挑选的有才干之人,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早就被剔除掉,假日酒店随着北部区的火热展,客房入住率在大幅提高,现阶段基本处于一个只进不出的红利期,新开的月亮湖旅游酒店只能说是小试牛刀,让管理层多个练习的基地,根本没有多大的投入,石涧仁的观点是现在为纪若棠学成归来做准备,所以上上下下有种磨刀霍霍练基本功的味道。

    况且几乎所有中高层或者所有员工都认定纪小姐和石涧仁以后会强强联手,现在石涧仁从电影电视起步以后,风光无限的态势再也没人说他是吃软饭的小白脸了,连带柳清回来都成了地位卓然的钦差大臣,田长青这样的酒店总经理跟她谈事情都有点战战兢兢,明显所处的格局都不同了。

    柳清这会儿才彻底从之前平京的不适应中摆脱出来,正如石涧仁所说,困惑挣扎以后就好像翻过了一道坎,这会儿自己再看清塘集团的事务,都有点俯视的味道,处理起来举重若轻,再面对江州市市政府相关部门办理文化创业园手续的时候,都很应对自如,心态上一点都不局促。

    当然这会儿,石涧仁自己已经成了面旗帜,连江州的政府部门都知道这位在平京突然出名的“富商”,没错,从江州的角度,就是这么定位石涧仁的,之前还有点倨傲的办事效率陡然加快,现在成了希望事业有成的石先生能够关心江州地区的民生事业展,创业园之前还要看设计结果,看项目报告的流程直接就变成欢迎石先生来江州投资,注册公司、签署合同手续都一路绿灯,有两位市政府领导还接见了石涧仁。

    连个慈善晚会都能捐款七百万,这样的人随便拔根牛毛也不是小数目啊,这就是大多数人面对富豪的想法,连柳子越都主动打电话要求对石涧仁做个人物访谈。

    石涧仁也跟倪星澜到处赶通告一样,习以为常的在工作之余照办,他当然不会在这样的节目里谈自己那些理想和抱负,人家电视台或者主持人也不关心这个,主要就说说草根奋斗的励志故事吧,偶尔有些节目会一个劲猎奇的希望谈论明星,石涧仁都一言带过,反正他又不稀罕会不会再请自己上节目,现在回到江州,当然也会顺便把盒饭公司、奶茶店这些都拉出来说说,倒不是做宣传,而是传递自己一贯以来的态度,机会,真的随时就在身边,就看有没有思考的能力和付诸实施的恒心。

    能借着现在这个公开的身份,正能量的传播一些浅显的道理,能影响到哪怕一个人,那也就值得了。

    所以石涧仁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清高的抗拒。

    已经回到江州三天,几乎是连轴转的他是柳子越陪着从电视台大楼送出大厅的,想想自己来电视台的这么几次,从司机、陪伴到现在的三级跳,再看看大厅里面毫不掩饰的那些艳羡目光,还有殷勤的在前面带路的助理,人生境遇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打开那辆白色宝马x5的车门,对认真指挥引导车辆的保安说声谢谢,石涧仁才把车辆驶出停车场,有那么一瞬间想起过自己在这里遇见宋青云的事,萌生了去那家利物浦酒吧看看的念头,但显然足够繁忙的事务真的有些身不由己,还是顺手拿起副驾驶上的耳机接在电话上开始讨论公务。

    江州的人才格局也跟京沪粤三地有差距,起码唐建文这普普通通的二合一公司招聘看见的大多都是平庸之辈,好在唐建文也不挑剔,说过于强悍的精英这个时候也不利于他这小庙念经,所以石涧仁在电话里把今天自己过目的十多个品行尚可的员工给他评述了下,然后是柳清,秘书颇为平静的交流了诸项事务以后,有点不寻常的多问了一句:“你还没回家?”

    石涧仁不诉苦:“马上,马上就到家了,明天上午我先到假日酒店,台湾设计师的方案都会送过来,要不要叫上唐总一起合计下,毕竟未来他才是主要用户,我记得他还是加拿大学过工业设计的……”

    柳清好像心不在焉:“嗯,明天再说吧,对了,明天可是周六,刚才我妈叫我去相亲,不说了,收拾完这点文件,我就早点睡了,晚安啊。”

    挂了电话,石涧仁才反应过来相亲是个什么东西,这意味着什么?

    要是秘书真的相为人妻,是不是就会放弃这份工作,然后自己的工作生活显然会由此大变?就算不走,就算谈恋爱挺顺畅不折腾不影响心情,那顺理成章接下来的婚假产假,明明白白一大堆变化啊!

    可给予伙伴充分自由,特别是生活上的自由也是天经地义吧?

    唉,石涧仁只能哀叹人生怎么总有这么多耽误事儿呢?

    他倒是没想过自己的秘书是不是在通过这种事情给自己暗示什么,这也许就是打电话的问题所在,不能面对面的观察到对方的表情和眼神,自然判断潜在含义的可能性就下降不少。

    摇头之间,宽大的越野车钻进了地下车库,既然唐建文开始在江州做事,那辆qx4就成了他来使用,然后已经气势不同的柳清开之前那部黑色帕萨特,这三天基本都是各忙各的石涧仁当然就开没人敢随便动的这辆白色宝马x5了,见市里面领导和到电视台,好像也需要用这样的车来体现场面,如果能让征地和地产项目进展得更顺利,石涧仁同样不介意使用这些盘外招。

    也许这就是谋士和纯粹的传统文人区别吧。

    带着说不出的哪点隐隐琢磨,石涧仁也心不在焉的坐电梯上楼回家,不过一开门,就看见卧室里有灯光透出来。

    自己早上走的时候根本就没开灯吧?

    有过上次什么客房部经理主动过来“打扫”清洁经历的石涧仁挠挠头,从门口开始就把所有灯打开,然后颇有些防备的走过去,里面还是没声音。

    小户型公寓,门口就是饭厅厨房加卫生间,穿过客厅就是卧室,一眼就能望穿没有门的,其实放了张一米五的床就只能放下一个衣柜的空间里,没什么可遮掩的,完全出乎石涧仁的意料,居然是倪星澜!

    关键是这妞穿了一身什么全白色的衣裳连脚尖都包住了,上面布满亮片,却又露出了浑圆的雪白肩头,怪得出奇,深更半夜在只有台灯朦胧下,侧卧扭着撑住头风情万种的看着门口呆的石涧仁!

    这一刻小布衣真是难以理解她的审美情趣,下意识的出惊呼:“怎么是你……我说你没毛病吧,没事儿装什么蛆?”

    白生生的这么扭着,在石涧仁的人生经历中能比喻的就真就是这个反应。

    特别买了身美人鱼装要给他一个惊喜的倪星澜差点气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