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51、这也算是讨论工作
    相反石涧仁才是没什么表情,压根儿就没联想,看看继续心平气和的吃东西。

    再次挑逗无效的林岳娜现了柳清脸上的神色,她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立刻转移方向,全火力攻击,于是这一顿就成了她俩窃窃私语外加不停碰杯的热烈酒局。

    远远的倪经纬当然也能看见石涧仁好像局外人似的,翘个二郎腿在桌边边吃边看书,跟两位女子毫无互动,又让唯一的店员再送了碟秋刀鱼过来。

    可能算是表扬吧。

    酒过三巡,带着微醺的感觉,俩姑娘站起来都有点摇摇晃晃了,恭敬的告别了忙碌的店主,出来才一起嘲笑石涧仁看起来已经被倪家当成上门女婿了,一贯都比石涧仁还要保持清醒状态的柳清今天多喝了几杯,个头高高的凑在林岳娜耳边嘀咕次数频繁得很,老是引得林岳娜狂笑不已,胸前更是波涛汹涌,这姑娘喝了酒就兴奋,出来还兴致勃勃的要找个地方再继续,还别有用心的问石涧仁要不要吃夜宵。

    不知道柳清能不能听懂这个暗语,反正特意没喝酒的石涧仁终于翻着白眼去开车了。

    可等上了车问林岳娜要住在哪的时候,这姑娘酒疯,非要去石涧仁住的地方过夜:“我知道你们住一块儿!我要对耿经理负责,我可是信誓旦旦的给她说了你现在清白得很,万一你要是骗了我呢?回头我在耿经理面前不羞愧得自尽以谢天下么?清清你说呢?”

    啥时候喊得这么亲热了。

    石涧仁转头看柳清的表情,从没见过这姑娘喝了酒满脸诡笑的模样,被质疑了清白却很滑稽的两条眉毛一起跳两下,俏皮极了:“呃,别问我,天天跟你在家还真是够无趣的,娜娜好玩得多!”

    司机只好无奈:“喝酒还是要有个度,跟你们都不好沟通了……平时都好端端的。”

    那就把两位姑娘送回去吧,只是停好车,林岳娜伸手挽住了石涧仁的手臂,还热烈邀请柳清挽另一边:“喝醉了!走路站不稳,待会儿摔了可不划算。”柳清借着酒劲照办。

    林岳娜的吊带裙本来就薄,柳清也是把细条纹白衬衫扎在ol一步裙里,还真有点环肥燕瘦的感觉!

    所以公寓楼大堂,电梯里碰见的其他人,肯定都暗地里咒骂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房事不举,太人神共愤了点吧。

    不过石涧仁真心没那些个旖旎,进了房间就借着林岳娜好奇的打量跳开去:“晚上林经理就睡我的房间吧,我自己找地方休息……”

    林岳娜终于叉腰:“嘿!我都暗示得这么明白了,你是成年人了,不可能总是清心寡欲的吧,难道用手解决?我们都熟成这样了,又不会缠着你什么,就当是平时生理需求啊,我还能教教你,以后你对上女朋友老婆的时候不至于还是初哥啊!”

    柳清笑着装没听见去厨房烧水了,但没关门肯定也能听见。

    石涧仁快收拾了几本书,把自己床上稍微整理下出来:“没有情感的生理需求和禽兽有什么区别?好了好了,你还不如好好找个男朋友嫁人,换洗衣服什么的跟柳清商量,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真的就关上门出去了!

    林岳娜简直有点措手不及的站在那,丰厚的嘴唇开合几下,都没说出什么来,愣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给厨房出来的柳清抱怨:“你在搞什么搞?你们都同居这么久了,还没把他弄上床?”

    柳清还是没她那么豪放,目光游移的泡茶:“啊?我不图这个的。”

    林岳娜简直嗤之以鼻:“我还看不出你的心思?你敢说你对他没想法?都住在一起了,你是觉得这样很浪漫很有趣?还是打算循序渐进的把他彻底拿下?”

    柳清又是把眉毛俏皮的跳两下:“你管我干嘛!”

    林岳娜注意力转移了,拿过茶杯一口闷:“我很好奇嘛,我基本上是从头到尾认识他身边出现的每个女人,到底谁会是我的老板娘,到底什么时候他才会懂点风情,我跟你说,我真是抱着想帮他成熟点多点经验,别以后真心喜欢谁了却活儿不好,那就太不争气了。”

    柳清还是被林岳娜的做派给吓着了:“你,你……这也太……”

    林岳娜笑:“不要脸是不是?一看你就有过男朋友,男女之间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我是不想他憋着了,可不像你憋着坏水儿。”

    柳清艰难抵抗:“我没!”

    林岳娜现在也是掌管几百号小姑娘和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了,表情多多,眯着眼打量尽可能恢复清冷表情的圆脸姑娘:“你是不是还想玩那套完全进入他生活,让他完全离不开你的把戏?然后突然什么时候故意离开一段,他不习惯没了你的生活,自然就会乖乖回头找你去,对不对?”

    柳清面无表情了:“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的想法跟你不同,也不会作践自己。”

    林岳娜不怕贴冷脸:“嗯,其实你漂亮有能力,有经验有头脑,关键还不胖,如果真陪着他,我也祝福你,不过你们那位纪小姐,可不是那么轻易会放手的吧,她打压你,简直是天经地义,我是亲眼见识过她那种大小姐脾气收拾其他女孩儿的,你确定你一定能面对她?”

    柳清脸上终于慌乱了一下,很少见的,可能纪若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还是跟别人有很大的不同,哪怕自己已经不属于酒店集团的职员,但似乎总有点提不起气,自己可是纪若棠一手从数百位普通员工里面提拔起来改变了命运,两年多以后回来会是什么状况?

    她好像真的没敢想。

    林岳娜接下来让她更惊奇:“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德国有位姓赵的女留学生,那是连纪小姐都会被她压住火头的以柔克刚,到德国莱比锡大学深造三年,已经过去一年,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那可是个死心眼,你没算计过她的存在吧?”

    柳清瞪大的眼睛说明她真的有想过什么,可林岳娜还没说完:“一物降一物,姓赵的柔是柔,但最怕今天我说的这位耿经理,这是跟阿仁一起从码头出来的,你可能听说过名字,但她的火爆脾气你肯定没见识过,那是随时都敢抓了刀拼命的脾性,敢跟她抢男人……嗯,这位就在平京还有一年结束学业,另外再加上现在名气最大的倪小姐,你觉得你有胜算么?”

    柳清这下眉毛不跳了,尽量平静的慢慢低下头去,低头玩自己的手指,这时候她不说自己一点没想法了。

    林岳娜语句也平静不少:“我还知道一坏心眼的姑娘,同样遇见他却没有触动改变,所以你们都是好姑娘,也都是幸运的姑娘,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了他,但我想劝你的就是有些男人真不是随便勾勾手指就能搬回家去,我想把他弄上床试试就算是奢望,因为我知道我是个什么德性,甚至我有什么我都清楚,唉,特么遇见他,还真是把我这胃口提高了,现在看见那些色眯眯的男人就作呕,有时候半夜想男人的时候老想着他……你说他这,算不算现在说的什么禁欲系男人,越是这样,越想征服他?”

    说着就自得其乐的笑起来,柳清却没呼应,但过了好一会儿,林岳娜都以为她不屑跟自己交流了,才听见这位秘书低低的说了一句:“我不管,反正我会一直跟他一起,不管是什么关系。”

    得,这位也是个犟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