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49、微微那年,一笑倾心
    林岳娜的路数和洪巧云截然不同,一来就得意洋洋的给石涧仁展示了一张自己和耿海燕的合照。

    到香港注册的有间奶茶连锁店实际运营总经理,现在也是有秘书助理跟着一起全国各地到处跑了,是个身材比林岳娜还胖点的姑娘,据说也是大学生,林岳娜很有心机的让这个助理衬托得自己没那么胖,因为这一年多高强度的工作下来她还是没见瘦多少,她又特别要讲究穿出个档次来,所以一件黑色紧身吊带裙看着的确比较大牌,但胸口跟臀部都箍得要炸开了一般,走进办公室又非要循着外国礼节,很显摆自己和石涧仁亲密关系的拥抱一下,胸口都差点把石涧仁给弹压了。

    接着就从满脸崇拜的助理手中拿过一台数码相机给石涧仁展示:“电脑!接你电脑上,看大照片。”

    其实林岳娜的五官跟身材一样,除了有点肉肉,都是满姣好的,稍微丰满过了点的类型更容易吸引男人眼光,所以她跟石涧仁的亲密,让其他大办公室秘书都有点侧目,还好柳清见怪不怪,也不凑在电脑前看那位传说的第一位女老板,帮林岳娜端过一杯柠檬水就招呼那位胖助理了。

    林岳娜才是个把数码相机用得比较溜的,因为最近全国各地的奶茶店开业巡查,她基本都需要拿着数码相机拍摄记录,已经形成了这种数码照片记录工作的模式,一接上电脑屏幕,石涧仁就津津有味的看那些只在地图上看过的城市:“以后多拍点嘛,别只拍电影院和奶茶店,城市各地都拍点。”

    林岳娜真的很不见外的趴在大班台上,黑色吊带裙上方都挤出好大的规模来,她也不觉得憋气,还急不可耐的从石涧仁手里抢鼠标:“后面后面!这些各地的照片待会儿拷给你慢慢看,给你看耿妹子……”

    台式电脑21寸的特丽珑屏幕上一闪,就在一片草坪边,穿着一件浅米色背心的耿海燕就出现在整个画面上。

    瘦了!

    可以说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以前那个浑身似乎都绷得紧呼呼的,像个敏捷小老虎似的姑娘,一下就瘦了不少,虽然夏季的背心看起来还是圆鼓鼓的,但露出来的肩头就显得没那么浑圆,少了点强悍多了些灵巧,然后一束蓄起来却没有怎么仔细打理的长就那么随意的搭在肩头,下面的牛仔裤和帆布运动鞋都是最普通的款式,的确一看上去就是个学生。

    石涧仁看的当然不是这个外表,而是气质,耿海燕以前浑身最洋溢着的咄咄逼人气息已经仿佛被驱散,然后化成嘴角半笑不笑的促狭表情,其实又有点最早耿妹子脸上喜欢带着的那种嘲讽气息,不过现在却蕴藏得深了不少,只有石涧仁才能一眼就读出来。

    林岳娜掌握鼠标,也就掌握了翻页,专注的观察石涧仁双眼,现他没不耐烦的表情就不动,悄悄说:“我直接过去宿舍找海燕的,因为现在还处在暑期她不在,所以最后在学校大门外一所暑假英语强化班找到她的,有个男生跟她一起出来的……嘿嘿,眼睛在我身上逛了好几圈!”

    石涧仁不怕她挑逗:“论到看男人的眼力,耿海燕比你更强,不错,她这样我很满意。”

    林岳娜惊讶的跳到下一张照片:“你都没问她在做什么,就说不错?”

    石涧仁点头:“耿海燕是从码头出来的,在美术学院时候无论对上你还是赵倩,更不用说洪老师,在文化学识方面她其实都是自卑的,所以才会动不动就表现得那么剽悍,因为她得用这些外壳保护自己,不然都没法跟你们几个读过大学的好好说话了,可以说,这也是促使她来平京读书的关键原因,没有知识底蕴,她就是外强中干的,你看看她现在……还会打扮了。”

    的确是,这张就是林岳娜和耿海燕的合影了,顺势坐在了草坪上,耿海燕侧身弓腿,虽然身上的穿着打扮没什么变化,却随手把浓密长挽起来盘在头顶,然后青春的学生气息就顿时成熟一些,又多了点柔顺,这姑娘还对着镜头指了指长。

    林岳娜小声:“她说这是从来到平京念书就开始蓄的长,我猜是蓄明志的意思!”

    石涧仁给自己打气:“那当然要有志向了,有间奶茶店现在已经市值过一千五百万,她当然……”

    林岳娜是嫡系,这个时候就敢不屑的哈一声:“你知道她是蓄什么志!我可没敢给她说纪小姐的事情,但她也没有提到底看见过最近的八卦杂志没,你就自求多福吧!”

    石涧仁还嘴硬:“我又没做什么!也不需要对她负什么责!”声音稍微大了点,其他秘书助理赶紧抬头看。

    林岳娜哈哈:“明显你也有点外强中干!”

    石涧仁不跟她争了,细细的看照片,结果耿海燕的就这么两张,慢慢的前后交替,石涧仁看得很仔细,甚至都看得有些凝固。

    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

    怎么可能,码头上始于微末的感情才愈显得珍贵,不因为半点自己的才华或者前途,就是简简单单的为着自己,这个女孩儿就能毫不犹豫的改变命运,看着那微微翘起的嘴角,好像就栩栩如生的在自己面前笑骂:“你个仙人板板……”但下一刻石涧仁就推翻了这种感觉,现在的耿妹子可能不会这样说话了吧。

    林岳娜把双肘撑在桌面上,一点都不顾自己穿着裙子,翘起的高跟鞋脚跟还欢快的在下面敲几下,因为观察石涧仁这个时候的表情就让她很可乐了,仿佛在这个时候,终于能忘掉彼此之间这两年有点惊涛骇浪般争取来的变化,还是回到那个就靠着一两家小店摆脱困境的阶段,那时候多么简单的快乐啊。

    好一会儿,石涧仁才艰难的把自己从情绪里面拉出来:“好了,签署的协议呢。”

    林岳娜鄙视他:“你还关心这个?想她就去看看她啊,反正都在平京,何必呢?”

    石涧仁已经恢复了正常:“放纵自己的情绪?随心所欲?那不是我的作风。”

    林岳娜哼哼着直起腰,对自己的助理做个手势,那边连忙抱着文件袋过来,找出一份协议放到桌上来,石涧仁却有点出奇的跳过前面条款,直接翻到合同的最后面,看那里签署的耿海燕和一串日期数字。

    就好像看照片一样,石涧仁又有点看着呆了,林岳娜惊讶:“不是吧?几个字你都可以睹物思情?哎呀,我说你装什么装……”

    石涧仁抬头对她还是笑容:“来,你来给我写下名字看看,你的名字,也加上日期。”

    林岳娜有点懵懂的抓起石涧仁的签字笔,不明所以的在他指定的一页草稿纸上书写,石涧仁也专注的看看:“你平时写字也是这么工整的?”其实还算娟秀,只是字形就跟这姑娘一样,略胖!

    林岳娜看看点头,石涧仁把她的签名拿过去跟耿海燕的放在一起比较:“不知道你记得以前耿海燕签名的样子不,和你一样工整,但笔法拙劣很多,很容易看出来她没受过多少教育,除了写数字,她连写自己名字的时候都不多,但是你看看她现在的签名,和你有什么不同?”

    胖姑娘终于认真的看了看,再反复比较自己的:“字有点小,其实写得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很用力,连纸都要写穿了一样,她肯定是很认真的在对待这份协议,对吧?哈哈,原来看几个字也能看出这么多名堂。”

    石涧仁点头:“我熟悉的是写毛笔字,但是她现在在专注的时候依旧能把字写这么小,说明她已经有了比以前更强的自我控制力,以你我熟悉她的那种狂躁情绪,现在她已经懂得自控,所以等到她回来的时候,是不是就有了很大的不同呢?这样我就很高兴了。”

    林岳娜像看怪物一样看了一会儿石涧仁:“你都不问她有没有跟那男生什么关系,她也只字不问这些事情,更没有问你在平京哪里,你们都好奇怪!”

    石涧仁笑得有点得意。117282551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