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48、相声和相面,一字之差
    换个人肯定会在这样富有深意的眼神下落荒而逃,起码也会舌头打抖说话有结巴,除非是那种太过自我,完全不在乎谈话对象反应的自吹自擂,他们往往唾沫横飞以后还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

    牛鸣雷肯定注意到了石涧仁不比寻常的反应,他却只放慢了一点度,降低兴奋激动程度,还是坚持麻利的把自己这一摊子构想说完,才貌似很忐忑的小心询问:“石总有什么要吩咐的?”

    助理秘书们这会儿多半在午休,柳清都学着到植物阳光房里面去练瑜伽了,石涧仁懒散的把下巴滑到手肘上:“老牛,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帮你。”这个动作其实是最近跟投资方学的,文先生不经常来,但坐在那通常都是这副懒散劲。

    牛鸣雷只眼睛顿了下,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反应,就跟下意识一样麻溜:“您高风亮节,宅心仁厚,从来不会拿架子……”

    石涧仁摆摆手阻止了他后面又要滔滔不绝的词儿:“我原本只是伸手想让倪星澜出通告别有什么岔子,早点处理了收工,可接下来才看见资料上你是说相声的。”

    牛鸣雷终于有些揣摩石涧仁的意图,小眼睛眨啊眨的掩盖里面透着的精明,他还反过来观察小布衣了。

    石涧仁慢腾腾:“我从小就听师父说五花八门……”

    牛鸣雷惊了一大跳:“您知道?!”他也敏锐:“您有师父?!”这年头总裁不说毕业于什么常青藤哈佛耶鲁都不好意思,开口闭口都得尊称教授导师么?这也太另类了。

    石涧仁笑:“这五花八门可不是什么好话,但既然有这个关系,而且你又是个在乎老规矩的,我才觉得可以按照道义伸手。”

    牛鸣雷都拱手了:“怪不得当时您说看我走了眼,原来您也是江湖一脉,您是……”满脸的急切应该不是装的。

    石涧仁摇头:“我只能算半个,连规矩都不太懂,金皮彩挂?”

    牛鸣雷果然能接上:“评团调柳,您,您是哪一门?”这会儿都激动了。

    石涧仁却说:“这是北方的说法,我来自南方,还有种说法是惊、疲、飘、册……”

    牛鸣雷还是能接住:“风、火、爵、要!”干脆站起来,很有江湖做派的双手拱在一起,简直有点肃穆。

    石涧仁却没那种严肃感:“我是观相的,不算卦不测字也不算命,这么说你就明白了吧?”

    牛鸣雷可能有想过,但这一下还是跟锤子打了似的,有点摇摇晃晃跟喝醉酒一样,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惊悚:“您!您……”

    嗯,这时候的尊称似乎比刚才来得真挚多了。

    石涧仁就笑眯眯的看着他表情快变化,这也比刚才那完全能掌控自己语句神情的老练劲好看多了。

    也怪不得牛鸣雷这么吃惊,无论是金皮彩挂评团调柳,还是惊、疲、飘、册、风、火、爵、要,这都是以前称呼江湖上八大门的说法,而且无论是哪种说法,金门和惊门也就是相面算卦之门,都是当之无愧的放在第一位,不一定是算命的就很牛逼,而是因为在江湖上,眼力活儿基本就是一切江湖门派的基础,可以说混江湖的多少都得有点看人下菜碟的相面功夫。

    至于相声代表的团或者飘门,都是比较不正经的没地位,连柳门这种唱戏的都瞧不起相声,牛鸣雷经常一口一个把梨园挂在嘴边,其实算是给自己脸上贴金,这会儿陡然遇见个居然说是八门之的江湖中人,不吃惊是不可能的。

    这个年代还知道这两句天南海北门派字号的人都是凤毛麟角了吧?

    要把这八门的内容写出来都是滔滔不绝的一大堆文字,石涧仁不显摆,但总算把牛鸣雷给噎住了。

    牛鸣雷一直遮掩得比较好的嬉笑谦卑面具终于讪讪的抹下来,好一会儿才低眉顺眼的说话:“让您看笑话了,只听说过有您这样的人物,没想到还有幸能遇见,我这号儿的……在您面前不都是光条条的么?见笑了,见笑了。”

    石涧仁不调戏他,指桌子前的椅子:“还是先坐下吧,我跟你说过,我不懂江湖规矩,也不承认自己是个跑江湖的,我就会个相面,而且对新时代的相面还有点拿不准,因为这时代变化太快了,所以才叮嘱你要顺应变化。”

    四十出头的矮胖子坐下,规规矩矩的低着点头,石涧仁终于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别怕抬头被我看了去,你鼻如截筒,颧辅相承就是个多机变才的格局,如果扶你一把你能上位,我不图你回头报恩于我,就只是看在这八门的江湖道义上伸个手,其他看你的造化,可后来才注意到你还有点戾气,眼中白少黑多有祸根,那么你进了这家公司,签了一年内能用的资源,怎么能公司和你双赢,你自己动了脑筋的话,明年或许你就不需要在躲在屋檐下了,是不是?”

    牛鸣雷呐呐的抬头,目光终究有些躲闪:“没……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石涧仁笑得想把手边的文件夹砸过去:“装嘛,我们压根就不是一路人,你以为我很稀罕非要把你留在公司?你不是甘居人下的,能飞了自己去飞,不挡你的财路!”

    牛鸣雷注目看石涧仁,对看,难得他没有借着笑或者懵懂让眼睛眯成缝,躲避被人观察到内心的机会,这会儿坦坦荡荡的露出狐疑,也许他知道自己的心机终究躲不过行家:“那您究竟要什么?我牛鸣雷不敢说光明磊落,也明白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只要能为您报恩,绝不说二话!”

    石涧仁拿手指在两人间划了划:“你是说相声的,非得抖包袱,撂段子才能过活,所以你就是不疯魔不成活,逮着机会就要斗,我说的是斗争的斗,不是逗哏的逗,这是你的行当,倪老爷子也说过,你是草根,为了求活,为了带着一帮子人站稳脚跟,必须得斗,三句话就得抖个包袱,两分钟非得吵一架,但我不同,我不是算命的要拿危言耸听来惊吓东家,我要的是源远流长,润雨细无声的铺排,明白了么,做惊门或许是可以一惊一乍的让别人紧着我,但是那不长久,也不是金贵的路数,我这么说,就看你能不能领悟了,自己去忙吧,以后也别耽误功夫时间来琢磨我这些心思,好的主意想法可以写文书报告,递给经纪公司刘总或者直接给柳助理都行,这是新时代的正规公司,我们早就不能按照老一套过活了。”

    牛鸣雷简直是惊疑不定的一直拱着手出去,到了门口才好像反应过来:“谢谢石总,谢谢……”

    转身的时候差点在门口摔一跤,让进来的柳清有点意外:“林经理来了,她说已经拿到了耿总的授权书。”

    耿总,听起来五大三粗的称呼,真是不知道那个刁蛮的码头少女已经成长到什么高度了。

    老实说,石涧仁自己也有点期待……

    当然前提是别再动不动就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