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42、生活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但一定是自找的
    很有意思,洪巧云绝口不问石涧仁在她离开后的一年半里经历了什么,坐上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商务车,还是在自己熟悉的副驾驶上,让石涧仁不要开车却先问:“面相!看看我现在的面相,跟以前有变化没有?”

    石涧仁笑:“你问你自己心态有没有变化就行了,跟面相有啥关系?”

    洪巧云执拗:“说说,说说!不枉我下飞机前躲在卫生间补了那么久的妆!”

    石涧仁还是笑:“那你不是用化妆来欺骗我?都遮挡住了,还能看出什么面相来?”

    洪巧云放宽要求:“随便说说嘛,说你刚才第一眼看见我有什么感觉?”

    驾驶员还真想了想:“光亮吧,很明亮的感觉,有点贵气,你别说,以前都没有这种味道的,看起来这些日子,你的确接触到不少有水准有气质的人?”

    洪巧云把一双手拱起来轻轻捂在嘴上,画了宽宽眼影的双眼眨巴好几下,才探询:“想我没?”说完又觉得没水准,还赶紧说明:“我是说有没有哪怕在什么瞬间,想起我?”

    石涧仁实诚:“你知道我不会想这些妨碍自己思考的事情。”

    洪巧云恨恨的放下手,在自己大腿上交错使劲捏了捏,似乎在捏石涧仁,然后短短的几秒钟就放松下来:“没女朋友吧?”

    石涧仁耸耸肩:“你也知道我不会浪费这个时间的。”

    洪巧云就不多问了,笑着靠在椅背上开始讲述自己出国以后的经历,原来她真有点环游世界的味道,陪着父母从东南亚春节游以后,就自己先到澳洲,体验了澳洲东部比较原始荒漠的景观以后,直接前往南美,对很多人出国旅游的美国擦身而过,在南美好几个国家转悠完,才越过大西洋前往欧洲,然后这一年半大半的时间都在欧洲了,全球油画家都比较向往的巴黎呆了三个月,然后从意大利、德国到东欧,剩下的近半年多时间都在波兰:“我去莱比锡看过赵倩,陪她过了二十二岁的生日,想知道她现在的状况么?”

    石涧仁不上当:“现在我比较关心你的经历。”

    洪巧云嘟哝:“你还真是心硬得跟石头一样,应该说这样跨国留学的经历,让她变得自强独立,不再是以前那个凡事都会胆怯躲在背后的女学生,你知道么,那几天里,她还特别请假抽出时间来陪我到德国各地游览,但明显除了莱比锡,她哪里都没有去过,可是用外语跟别人的交流和开朗让我非常惊讶。”

    石涧仁略微走了下神,下意识的摸了摸车钥匙准备打着车:“说得我都有些向往了,嗯,当然有了你这样改变自己的例子在面前,我相信她也的确会有很大的变化。”

    洪巧云单刀直入:“看得出她很想你,我到她的学生公寓去看过,床头有张你的照片,虽然她第一时间就悄悄拿抱枕遮住了,你听了这个会不会有点触动?”

    石涧仁居然说:“如果这对她坚定自己的信念有帮助,我很乐意效劳。”

    洪巧云哈哈大笑:“我真该偷偷录音然后放给她听。”

    石涧仁现在段位也提升不少:“如果这能帮她清醒头脑,我也觉得很乐意。”

    洪巧云可是过来人,眯眯眼嘿嘿:“看来你这一年多没少跟女孩子打交道,我懒得问你!”

    石涧仁竟然有反击:“那行,你现在对自己未来是怎么看的?”

    洪巧云一点都没慌乱防守的迹象:“我今年三十六了,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看法,我应该很快就是个老女人了,一眼就能望到后面所有日子的老女人,嗯,我在巴黎的时候顺便去做了个体检,看起来没有什么生理疾病,我应该还能活个三四十年没有问题吧,也就是说,我基本上活了一半的年纪,前面一半经历了很多,我放纵、争夺、沮丧、自暴自弃,还遇见你,我觉得还算是比较精彩的前半生,那为什么我的后半生就准备一成不变的放弃精彩了呢?很早以前我就听说过一句大多人在三十岁就已经死了,还好我不是这样的,看看那些嘴里说着岁月静好,每天打牌或者把所有寄托在孩子身上的女人吧,一边把时间浪费在闲聊八卦十字绣上,一边又孜孜不倦热衷拉皮整形,生怕自己看起来变老,这不是很好笑么?我会让自己后半截活得比过去三十六年更精彩!”

    司机真心没忍住,热烈的鼓了几下掌!

    洪巧云却没什么激动,平静的笑笑:“为什么我在波兰呆了这么久,就是因为我在东欧好几个国家转悠了一圈,论经济条件他们是欧洲比较差的,但国民生活满意度却比较高,对于习惯了狼群精神一样的中国人,特别是我这样好斗的的女人来说,他们那种懒散的文艺范儿让我觉得既舒坦又不适应,作为艺术家来说,波兰都华沙这样大部分都是保持古典建筑的城市到处都能找到艺术味,可真让我跟他们那样慢节奏的生活,我又有点急躁,我觉得这是个打磨自己的好机会,对吧,你说过我有些强硬强势,迟早会落得一个孤零零的下场,那不如在这样一个温吞如水的地方细细打磨一下,没准儿能改变点什么呢。”

    石涧仁深以为然:“所以你就留在那里画画了?”

    洪巧云却独辟蹊径:“有你在家给我赚钱,我不愁吃不愁穿的,为什么要画画,我画了快三十年了,从小就把画画这种天赋当成出人头地的工具,从出国的那天起我就一天都没有画过,有时候手痒想画点写什么的都忍住了,所以到现在我有无比强烈的创作,脑海里有无数构思的作品,可以说从我学画画那一天起,我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画画,所以我已经定了今晚返回江州的机票,现在你也不用送我回平京停留,给我安排好江州那边的接待,我要马上回去,开始创作了。”

    石涧仁终于点头:“嗯,这时候我就能明白为什么第一眼看见你觉得好像在光,你现在充满了激情,双眼都是亮的,容光焕,我希望你能掌握好这个释放激情的过程,慢慢的享受这个过程,而不是把自己仿佛要消耗殆尽一样肆无忌惮的全部沉浸到创作中。”

    洪巧云笑起来轻轻点头:“我还要在画室等你来做我的模特呢……我想我还有很多感悟体验要和你分享,要知道那些独立的波兰女人,哦,对,我在一家画廊结识了位波兰大公的后裔,应该算是公主吧,五十三岁的年纪,结婚离婚好多次,一样活得非常精彩……”

    怪不得有点贵族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