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41、认可
    石涧仁就是纯粹的旁观,见证了强势的资本,如何把事情一步步带离原来的轨道。

    编剧和导演虽然只是前期准备,但已经画了几张场景图,导演队伍里还用电脑制作了一些平面特效,类似于海报式样的画面,让一些没有空间想象能力的与会者也能知晓大概会表现出什么样的风格跟画面,这对于宣传部门是很有必要的,虽然最终出来的东西可能跟这时候的想法大相径庭。

    但投资方的要求一句否定了之前的一切,毕竟截取一个短暂的玄武门事变,虽然可以前后铺排出大量富有张力的密谋、悬疑、欺骗、掩盖等等情节来,不需要多少角色来分散主题,可现在要求这么多明星角色,那么一个个都得有戏份有台词,多少也得给点飙戏的空间,光是那名单上出现的女星就足够让导演团队头疼了,这么一个充满宫廷亲兄弟内斗的电影,哪里有这么多女性角色哦,所有人都在挠头。

    显然整个剧本大纲全都要改,最后会议在投资方的寸步不让下草草收场,给出一个新的时间点必须对整个故事角色做大调整,那位著名导演完全是按捺住情绪,带着人离开的,石涧仁本来准备履行副总裁的职责去送一下,结果被任姐叫住,单独跟投资方到旁边的小会议室,坐在沙上聊了一阵。

    正如石涧仁刚才观察的那样,这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威势很盛,甚至对任佳琳也没有唯唯诺诺的客气,只是少了其他人在场,再无半点刚才咄咄逼人的气势,自我情绪掌握得很自如,也就是对自己非常自信,反而很和善的询问起石涧仁的奋斗历程。

    没什么可准备的,石涧仁也没什么和盘托出的需要,只说自己是从小接受老式的传统教育,等到抚养自己的老人去世以后,有点茫然的在社会上打拼,开出租、搬运劳力什么都做过,幸而自己接受过的教育跟思维方式给了自己改变境遇的可能,所以一路走来不那么一飞冲天倒也踏踏实实。

    被任姐介绍为文先生的这位老总还听得饶有兴致,时不时的插嘴问些细节,石涧仁相当平和的侃侃而谈,哪怕没有相面的功夫,他也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有点考察摸底的意思,就好像他经常用类似的谈话去揣摩别人一样,这位文先生也是用只言片语打断石涧仁,判断他说得真假虚实。

    无欲则刚,石涧仁没希冀通过对方得到什么,言谈之间就不卑不亢的平和,最后文先生笑着起身给任佳琳恭喜:“石先生是个有真材实料,也心志坚定的良才,任总很有眼光,应该委以重任啊,以后多走动,多往来,还有很多交往合作的机会。”

    然后石涧仁陪任姐一起,把这位文先生送到大门外,上了一辆同样普普通通的奥迪车离开,还在车窗里客气的挥手告别。

    任佳琳没走,和石涧仁一起并肩站了几秒:“你王哥的一个小,资本运作投资的财神爷,对你的认可,也就是对这部电影实际运作管理的认可,我不可能花费这么多心思守着一部电影的每个方面,是该放你接触这种宏观的东西了。”

    石涧仁没有受宠若惊,也没忐忑不安:“出品人?制片人?还是监制?刚才看似乎已经都有确定吧?”

    任佳琳笑笑:“宏观,你来掌管这部电影的资金运行,老文也不可能来管这点小事情,总得有个放心的人来管理吧,起码等这部电影运作的资金到位以后,你可能呆在平京的时间就要长一些,多花点时间来梳理并且提高自己,未来你掌控的局面还会更大,润丰也不是你的终点,对不对?”

    啧啧,两个亿都是小事情。

    石涧仁连表情都没多诧异,平静的点点头:“谢谢任姐的信任了。”

    任佳琳拍拍石涧仁的肩膀,招招手,她那辆宾利滑过来,石涧仁帮她开车门,前面的司机很熟络的谢谢石总,绝尘而去。

    这下就只剩石涧仁一个人站在润丰集团楼前的台阶边,看着各种中高档车辆在停车场排列,那辆兰博基尼依旧是里面最醒目的,双眼好像没什么焦点的在周围转了一圈,转身回办公室去,现在是三位前台小姐颇为恭敬的站出来排着给他小鞠躬:“石总好……”

    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润丰现在真是他说了算。

    石涧仁就号施令:“那个……把那跑车给罩起来,这样露天停放伤害有点大。”

    穿着俏丽的前台立刻就雷厉风行的去照办了。

    公司里现在都传说石总花三百万买个一年使用权都潇洒的把跑丢在那晒太阳,真是所谋深远啊。

    有钱人的世界真是想不通!

    石涧仁还是照常和秘书开那辆商务车上班下班,不过柳清小心翼翼的通报新情况:“总务部拿了几份资料给我,让我挑选你新的住处,说是你作为集团常务副总裁,如果被媒体现还住在白领工薪阶层的小公寓楼,跟润丰集团的形象不太符合,说是任姐的意思,有洋房,也有高级公寓,如果需要申请别墅也行。”

    石涧仁想了想摇头:“如果再问这个就让他们直接来找我,如果真的被媒体现住在这样的普通小区,还不是可以说我是勤俭节约,更有助于集团慈善事业的形象嘛,对了,今天下午你自己回去,我有朋友回国,我去机场接人。”

    柳清不问他朋友是谁,只是尽责:“需要订酒店么?”

    石涧仁摇头:“还不知道她怎么安排,实在要住,去驻京办宾馆也行。”

    柳清嗯一声,看石涧仁开车的时候露出手腕上那块精致的男装表,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话。

    中午石涧仁还提前了一些走,按说他这样的金领打工皇帝了,时间都宝贵得以分秒计算,自然可以安排司机去代劳这件事的,可当年洪巧云说要他担起机场接送的任务来,自然是到现在都还有效的。

    而且对石涧仁来说,也没什么浪费时间的,到了国际机场外面一处可以停车的地方,就坐在打开滑门的后排座位上认真的看了一会儿书,移动电话上设的闹钟把他拉出来,才拿着书悠悠然的过去,靠在候机大厅栏杆边依旧人来人往嘈杂的环境里,依旧不妨碍他的阅读,还做题!

    国际航班耽搁得稍微有点久,然后偶尔才抬头扫视一圈的石涧仁终于听见熟悉的声音:“阿仁!”

    一件亮黄色的真丝衬衫略显宽松,可走起来就特别凸显身材,浑圆的肩头跟胸前起伏彰显无疑,应该是二十左右青春少女的色彩款式,却还比不上下面那条紧身九分黑白印花裤来得新潮,最后再搭配一双米色高跟鞋,暗红色的金色链子小手包,妥妥的时装模特风范!

    肯定是周围不少男性偷偷打量的优质目光落脚地。

    但这样靓丽的服装打扮还是不会争过脸蛋,一头顺滑又带着光泽的长,看似随意的披在肩头,配搭一顶普通女性很难戴出来的很有质感小呢帽,米白色有咖啡镶边的那种,一看就有点欧洲波西米亚贵族气息,相当有效的掩盖了时间岁月这个问题。

    这时候石涧仁就能看出来那颇具立体感的脸上应该是认真的化了妆,有用腮红粉底整理出雕塑般光滑饱满的面部线条,然后细眉修长,和长长眼角眼影都是一样的深咖啡色,目若秋波充满笑意的,不是洪巧云还有谁?

    唇彩也画过,她原本有点刚硬的下巴线条轻易被厚厚的唇线分散,这会儿有点微微嘟起,一只手拿着刚摘下的墨镜,宜喜宜嗔的看着石涧仁,摆好了姿势给石涧仁看:“还不过来帮我推行李!”

    好像只有心灵相通的人,就这么对看一眼,就能知道对方没变,什么都没变。

    石涧仁笑着收起手里的会计资格学习资料夹在腋下迎过去,结果洪巧云一下就展开手臂抱住了他,香风扑鼻!

    “真好!回来就能看见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