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33、动物园
    其实王驊也没去跑专业赛道,因为半壶响叮当的他不知道是不是被石涧仁开导以后嗨点太强烈,跑个圈都有点嗨,教练觉得他是不是有点过于兴奋,没让他上专业赛道,于是嘟嘟哝哝的王驊只能把石涧仁扶回酒店去。

    这样规格的跑嘉宾团,安排的酒店自然也是米兰特有的奢侈品牌酒店,几乎从每个角落都能看见著名时装品牌的logo,石涧仁起码三四个小时以后醒过来,看见的就是外面幽蓝夜空中,雕花石砌阳台上飘摇火苗的古典鸟笼灯架,王驊正把双腿搭在阳台栏杆上悠闲的抽雪茄,放眼望去,酒店看见的景观就是一副地中海风情的画。

    石涧仁再次对比出了这样五星级酒店和威斯顿酒店的差距,自然是找出相机来拍拍拍。

    快门声惊动了王驊,二十岁的富二代转头表情真挚了很多:“仁哥,生活的确还是很美好的。”

    石涧仁笑:“对比那些没日没夜拉着货物在路上跑的长途司机,你现在这样的确很美好。”

    王驊好像思考过了:“那……我就还是继续我之前的做法?”

    石涧仁给了点建议:“你母亲对你是有点溺爱,舍不得让你吃苦,我也认为太过极端的去自虐没什么意思,你已经二十岁了,如何保证你有足够的学识去面对未来的工作,除了从基层实务做着走,专业层面的学习也不能丢下,所以你之前休学的学业,是不是也该恢复了,倪星澜的状况我觉得就不错,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两边补充。”

    王驊认真的点头:“那我再想想。”

    接下来的安排的确体现了顶级跑这个身份地位,参观大教堂、美术馆,很有上流社会的品位,这时候已经适应了跑坐姿的石涧仁也觉得腰不疼背不酸了,对这种车的掌控也日渐熟悉,前往海边两百多公里都婉拒了商务直升机的接送,而是和王驊直接开过去的。

    随时都能感受到路人游客仰慕的眼神,很容易觉得自己也是高级人了,意大利的一切似乎也配得上高级这个词儿,随便找个村镇农庄吃饭,都有种浓郁的精致生活气息,王驊也是在这一路上终于想好:“那……我回去换所学校,之前我是什么人,结交的什么人,在大学是个什么样已经很难回头去看,我不想再重复,也不想改变得像个怪物引来围观,我就想换所大学安安静静的像个普通学生那样生活,重新感受一下普通学生是什么样的。”对普通人来说能上大学就是夙愿,而对某些人来说,不过就是随便挑选的训练场地。

    石涧仁想了想:“也对,可能有人会说就得回到原来的生活改变自己,就是要抵御原来的诱惑,用别人异样的眼光来磨砺自己,但我觉得没必要这样当成斗争,修行更多是针对自己的内心,平静才是最有包容力的。”

    话说着,级跑车就已经拐上一条沿海的公路,湛蓝的天空,深蓝的地中海海面,刚要说话的王驊就笑着啥都没说,专注的远眺海洋,看见那些海鸟在白沫翻滚的浪边飞舞。

    石涧仁也放慢点度,好一会儿,王驊才伸手指弹弹车顶:“真该给他们那设计总监提意见,设计个敞篷啊,这会儿要是完全敞开了坐在椅背上,感受下这种景色和心情,我觉得我都要飞升了!”

    石涧仁有同感:“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那跑车要设计成敞篷,以前我觉得都是脱了裤子放屁呢。”

    两个男人哈哈哈的笑起来,等到了和其他嘉宾厂商会合的地方,王驊真的一本正经去说这个事儿。

    享受完海滨别墅,感受了几乎36o度无死角的美景、高级香槟、数场奢侈品推介会以后,终于踏上回国的返程,落地的时候,任姐亲自来接的,看了儿子的表情就欢喜得很:“精气神儿好!太好了!”

    王驊笑着奉上唯一一件礼物:“上月我的工资全都砸这个包里了,这是我真正亲手赚来的钱,不算很大牌,谁叫石总给我定的工资单就这么点,还是原产地打折的。”

    任佳琳惊喜的在机场就拆开纸袋,把自己那个崭新e包里的东西腾出来,左右看两眼,站在石涧仁身边正接过他小包行李的柳清成了幸运儿:“你看你老板多抠门,都不给我你带手信,送你了,前两天刚拿到的!”然后就喜滋滋的挎上儿子的礼物。

    柳清有点惊呆了,等回到车上才问石涧仁的意见:“真的……给我了?”

    石涧仁轻描淡写:“啊,对她来说儿子的礼物才是最珍贵的吧,这些都不值钱,你喜欢就用啊,我用的砚台是师父传的,开的车都是公司配的,你不会介意这是个二手货吧?”

    柳清艰难的哽了下:“e包啊,这种限量款要十多万!而且不是有钱都能买到的,必须要搭着买别的东西才能拿到手!”

    石涧仁终于也惊讶了,不过只是多看一眼,还是继续开车:“你别当成是十几万就行了,都是这些所谓的奢侈品牌吊胃口吊出来的。”

    柳清不说话了,坐在那无意识的摩挲着鳄鱼皮的包包。

    石涧仁可能很难理解女人对买包包这种事情的执念,但能感觉到柳清的情绪的确波动比较大:“是不是因为最近暂代我的工作职务,看见更多更高层次的场面,和你原本的内心产生了冲突?”

    柳清嗯一声,但没有继续说。

    她年龄比石涧仁还大了五六岁,所以石涧仁也没有劝说。

    都快到公司了,柳清才好像被惊醒:“有位姓牛的先生来找过您三四次,很客气的问不在就说下次再来。”

    石涧仁想起那个下巴磕伤的中年男人,也只是嗯一声,没有追问该怎么继续联络老牛。

    不过等他回到公司继续若无其事的处理公务到快下班,接了儿子回家的任姐打电话过来:“晚上一起吃饭,把你那秘书也带上,免得你担心饿着她……对了,小驊说你喜欢开跑车,你就把那门口的urcie1ago开过来,老摆在那叫什么事儿啊,你王大哥说找了个不错的地儿。”

    于是润丰集团上百名员工下班的时候,就看见副总裁带了他那寸步不离的秘书,嗯,秘书还拎了个级昂贵的e包,一起坐进那辆兰博基尼跑里。

    石涧仁给柳清普及了一下这种一米一身高的车应该怎么坐进去,实在是柳清一贯的ol套裙,在坐进几乎半躺的座位时候,很容易走光啊,她个子又比较高挑的,于是石涧仁不得不在她迈腿的时候,站近点挡住两腿间。

    因为光是大门口那边围观的员工都站了两排了!

    去过意大利的好处就来了,石涧仁现在对操控这台车简直得心应手,但显然这样一台回头率高的兰博基尼在米兰和在平京的街头有巨大不同,然后副驾驶坐着王驊和坐着柳清更有天壤之别。

    反正从上路那一刻开始,几乎每辆车都试图跟石涧仁的驾驶座平行一下,然后非常明显的停顿看一看,好像这样的车副驾驶不坐个漂亮姑娘简直就算是白买了!

    于是曾经在酒店大堂面对多少狂蜂浪蝶都能面不改色的柳清这一路上都有点不自在,手不停的去摸那个包上的金色锁扣。

    擅长观察人的石涧仁没注意到,因为他要花费太多精力去面对周围的车了!

    所有的车都在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