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30、别随便给人提建议
    65升的v12动机在两人脑后的舱室里轰鸣,驾驶座旁边挂了个小对讲机里,倒是有主办方在叮嘱,告知这一带法律不允许过8o公里的时,各位嘉宾要守法,特别是……后面还是没强调两位中国年轻嘉宾。

    但对讲机里显然能听见因为橘红色的这辆带头自己飚,引了其他车辆也跟着自顾自的跑,还有自己选择道路不一块儿的。

    王驊笑骂这些老外最烦中国人就是因为这个,他们本来形成的规矩在中国人面前总有点傻,而且很容易就被中国人带着走了。

    石涧仁不把这个引以为豪,但也不认为外国什么都是好的,离开队伍就开始顺着地图卡找路,但更多是自由感受意大利这本书。

    带点雨雾的上午,包括这家世界知名的级跑车圣地工厂,其实都只是在一座小镇边上,没有国内那些大工厂占地多少公顷,厂房连到天边的感觉,反正现在一路走来都是感觉在乡下,古色古香的石头砌成墙面、路牙子和建筑点缀在略有起伏的绿色山丘田野中,稍微看远点那些山脉都有白雾笼罩,感觉格外清新自然,连王驊都能主动拿相机拍照了。

    可惜就是只要柏油道路上稍微有点破损,又或者经过村镇有点石块拼接的街道碾过,特别是有次还得在石块路面的镇中心转盘兜一下,两个男人就立刻蛋疼的开始感受那种剧烈抖动!

    连石涧仁都有点想骂人了,却看见一串长相怪异的跑车迎面而来,王驊比他熟悉:“全都是奔驰slr,哟,这可能是车主自己的游玩车队,尽是老头子,这些外国人真会享受!”

    的确是,和这些厂家新款活动车连车牌都没有不同,对方都是一水儿自用车牌,老头儿们还主动放下车窗给这边的跑车挥手示意,石涧仁礼貌回应了。

    王驊也有微笑回应,回头从狭窄的后车窗看远去的车队:“这是不是就算自己在为什么活着?”

    石涧仁结合从唐建文那里获得讯息:“好像欧洲人都比较会享受生活,意大利人不算很勤劳吧,起码没中国人勤劳。”

    王驊很有言权:“这些政府福利高啊,欧洲有些国家从生下来就不愁吃喝,一辈子拿救济也能过得轻松自在,怪不得那么多中国人想出国!”

    石涧仁点头:“政府的钱从哪里来呢?”

    王驊就一知半解了:“税收高?反正我们买包烟也要给消费税,这些国家国力强吧,不过听说现在有些政府就没钱破产了,也有那国人说不愿努力养那么多闲人的,法国还动不动罢工呢,说不干就不干了,整个政府部门都瘫痪下来,民主嘛……”

    石涧仁也没钻研过国际政治经济学,顺口哦,方向盘一转,俩屁股又开始抖,顺着地图卡开进要求的城镇找菜市场,到处都是石块路面,抖得要命,看看狭窄得只能一部车钻进去的街道,这级跑车又特别宽过了两米,而且序列式变箱在这样慢下得一脚一脚油门,累死人,石涧仁干脆提议下车走着进去,王驊忙不迭的点头。

    结果挂着贵宾卡的两人走进菜市,早就等在那的工作人员还有点楞,估计没想到他们这么快,而且一点没听见跑车轰鸣啊。

    其实真是个噱头,清单上的新鲜蔬菜、橄榄油、鲜花、迷迭香什么都要拿,只是看着拿来的一小竹篮鸡蛋,两人忍不住哈哈笑,这特么放车里不会颠破了么。

    王驊似乎终于知道感受了,拿了东西不着急走,说刚才看见市场角上有卖冰激凌的,据说这种意大利中部的冰激凌很有特色,要请客。

    石涧仁其实在给菜市场拍照,生活水准高,重点是几乎所有居民的文化素养都比较好,所以连菜市场看着都到处一幅画似的,绝无国内脏兮兮的感觉,完全可以当成旅游景点,那么重点在于提高国民文化素养?

    别人已经闲逸了几百年,中间的战争都没有文化断档,十几亿中国人要达成这个目标,得花费多少精力和时间?

    而且就算文化素养有了,中国人骨子里占便宜贪便宜的狡黠会不会让这种感觉走样?

    石涧仁觉得自己也有点迷缠,想得有点过多了。

    等到两个男人各拿一个五颜六色的冰淇淋走出小镇上车,其他老人家的车辆才6续抵达,王驊都能主动挥手示意的重新出了,不过石涧仁让他干脆把鸡蛋篮子给抱着。

    结果王驊彻底开始迎风飞舞浪,先抱怨这车居然不是敞篷的,接着又念叨已经接近中午时间,找石涧仁要那张地图卡来看,要在附近找个有情调的餐厅解决午餐,可是他又不具备石涧仁那种阅读地图的能力,还得司机来帮他看,结果小小的地图卡上也看不出什么来,就在都有点一筹莫展的时候,又看见一队老款阿斯顿马丁的车队出游,看起来这个级跑车圣地周围真的很多这种游览车队,于是俩年轻人赶紧站到豪车边用英语招呼,结果这次是来自德国的车队,石涧仁当初跟赵倩学过的一点德语还能派上用场,又是些享受生活的老人家热情的给他们指了个附近湖边的小镇和餐厅。

    阴雨霏霏中坐在湖边通透的玻璃餐厅里,看着外面颜色各异的小镇建筑,让石涧仁对比自己断了胳膊的江边小镇,还有很大的差距需要改变,优美景色下心情大好的王驊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我现你从来没有跟我妈或者我爸聊过这些?”

    石涧仁指自己的脸:“我还没满二十二,你觉得我有资格对你爹妈说什么?别说你母亲算是全国都难得成功的女强人,就是普通成年人,我都很少谈这些人生道理,我师父早就给我说,不要轻易主动给成年人提建议出主意,这是种特别愚蠢的行为。”

    王驊思索:“可……你给我妈还是出了不少主意吧?”

    石涧仁点头:“当时关于你被绑架,我主动开口都有点唐突,但这和工作上我提出建议一样,都涉及到利益,而人生道理对于成年人来说,没谁比他更了解自己,也没谁比自己关注自己的利益,成年人已经有自己完整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很难引起改动,只能顺势引导。”

    王驊恍然大悟:“怪不得你一直以来接触得比较深的都是年轻人,特别是倪星澜、还有之前他们说那个酒店小总裁!”

    石涧仁没说还有耿海燕、赵倩:“而且相对来说,女性在这方面可能又更容易影响一些,这也许就是我过去两三年有意无意总会为一些女性提供协助的原因,以后随着我的年龄和见识增长,这个一定要改变!”

    这会儿王驊已经没什么笑谑的口吻了,认真的点头:“感谢你对我的协助,不会让你失望的。”

    石涧仁对他举杯,因为要开那个很难掌控的怪兽,只好喝点苏打水,不过这会儿菜肴已经比昨晚的冷餐好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