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16、骄傲的绽放
    是詹浩思,帮助洪巧云打开艺术品市场的台湾画商、评论家兼策展人,在两岸文化领域交流如此频繁的今天,他出现在沪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几率比石涧仁还高,更不用说台湾艺术界对沪海旧时气息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眷恋了,这会儿一身灰白色宽松西装,手里拿着个气质十足的烟斗,热烈的挥手。

    石涧仁也很高兴,在美术学院的日子,除了故去的王汝南,詹浩思就算是另一位知己,对方身上那种传统文化气息和对现代社会的融汇理解对初出茅庐的自己起到很大的指点作用,招手示意走过去,十几步短短的距离中,简单的给唐建文分享了对方的身份,唐建文比面对女明星自在:“哦,艺术家,一看就有那个感觉,你的交友范围还真广。”

    石涧仁只来得及认真的回应:“没,我朋友很少的……詹先生好!”

    詹浩思拿着烟斗展开双臂,先表情夸张的认真打量一下石涧仁的穿着气色,肯定的点头:“很好!看得出来你还是那个阿仁,虽然一身洋装价值不菲,但眼里始终是沉稳如昔,还是那个我喜欢的年轻人!”说着有些出人意料的就给石涧仁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很少跟人有肢体接触的石涧仁竟然有种亲人般的温暖,对于这个仿佛一直在孤独前行的年轻人来说,这种温暖太难得了,跟爱情和友情无关,纯粹的关爱:“您过奖了,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您。”

    詹浩思似乎能读懂他的感受,笑着真像个长辈:“来来来,这两位是你的朋友?一起坐,我给你介绍一下……”然后就在他已经拉着石涧仁要对自己桌边六七人做介绍的时候,倪星澜摘了口罩和墨镜。

    两人现在有多次同行经历,石涧仁点评过倪星澜的明星伪装了,那种欲盖弥彰,表面遮掩实际张扬的打扮款式最好还是不要出现在十八岁的少女明星身上,毕竟普通人很难穿着出现的高反光墨镜,走秀台似的招摇时装,在机场、购物中心这些公开场所与其说是在低调遮掩,不如说就是在告诉周围的人自己穿着打扮异于常人,快来猜猜自己是谁,未来定位在爱心、慈善等等形象上的倪星澜真的不用这种很低级趣味的显摆方式了,所以今天的墨镜口罩都很普通,但天生丽质一摘了遮挡就如同绽放的明珠光彩一样,那些桌边坐着的人居然有两个一下都站起来了:“倪……倪……”

    应该还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平淡无奇站在旁边的少女居然是当红明星!

    倪星澜很满意这样的反应,笑容可掬的轻轻弓腰致意:“大家好,我是倪星澜,很高兴能陪着阿仁认识大家。”

    连詹浩思都很意外的用尾指勾了勾自己的花白长,把目光在倪星澜和石涧仁的脸上反复跳跃一下:“你……还真是让我猝不及防呢,倪小姐好……”艺术界的名人和演艺界的还是有差距,洪巧云那样在全国都说得上著名的青年女画家,现在就算走向了世界,也比不上当红女明星那么耳熟能详,这下几乎桌边的所有人都站起来殷切的伸手跟倪星澜打招呼了。

    倪星澜看来对明星效应的体会还真是深刻,她的左手还轻轻的挂在石涧仁手臂上,这会儿轻抬柔夷,很有分寸感的带着迷人笑容挨个轻握一下,其中有两个大腹便便的家伙想双手使劲握住都没能得逞,被她娴熟的把手指游离出来,然后陪着石涧仁坐下去,然后所有人看石涧仁的目光都变了,这得是多有能量的年轻人才能得到这样的女明星垂青啊。

    比较好笑的是,连带唐建文的地位都提高很多,好几个也顺势找他握手,目光热切的等他介绍自己。

    还好唐建文也是在全球各地做过业务经理比较娴熟,不怯场的笑着一笔带过:“叫我罗伯特好了,阿仁的朋友。”然后很不着痕迹的把自己坐到石涧仁的侧后方,就淡出了中心区域,饶有兴致的观察桌边其他人的反应,其实石涧仁这时候也在做差不多的事情。

    詹浩思当仁不让的开始对双方做介绍:“阿仁,很有才华很有头脑的年轻人,内地女油画家洪巧云各位都知道吧,吴先生还收藏过她的作品,去年开始新的一系列作品在欧洲大获好评,就是阿仁协助的结果……”看来詹浩思的圈子的确都是艺术界人士,个个耳熟能详的点头,还有鼓掌的,石涧仁都微笑着回应了,起码这会儿的气氛比之前在演播厅经纪人之间一口一个哥哥之类肉麻当有趣好多了。

    倪星澜娴熟的向热情躬身在旁边的侍者点了咖啡热饮,又接过周围几张桌子递过来希望签名的册子龙飞凤舞,但拒绝了这会儿合影的请求,重新恢复到恬静轻笑的状态轻轻翘起二郎腿倚在石涧仁旁边倾听。

    原来这里基本都是台湾来的人士,除了两位开艺术画廊的,其他都是商界名流,对艺术品有一定鉴赏力和购买力的附庸风雅,有点同乡会意思大家没事儿就聚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也特别喜欢这种带点旧沪海气息的石库门风格,詹浩思说他最近半年多都长驻在沪海了,这里显然相比台北有更多的商业艺术机会。

    气氛还是蛮高雅的,正如詹浩思给石涧仁展现出来的那样,台湾的国学文化气息更浓厚一点,人文谈吐都比较有水准,除了其中最年轻的一位商界人士,从一开始就有点跃跃欲试的小公鸡要展现羽毛的架势,不止一次的提到自己的公司就在附近的金茂大厦,那可是目前中国最高的摩天大楼,也是租金最为昂贵的商业写字楼,能入驻里面的大多都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对方实力地位可见一斑。

    石涧仁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位雄性勃的荷尔蒙分泌,但也只是个炫耀彰显的阶段,加之看看对方的面容神情并不是什么桀骜阴郁之人就不怎么在意,可接下来这位姓许的年轻富商就开始接二连三的询问石涧仁的身份地位,有点挑衅的意思,石涧仁笑笑随便搪塞过去,倪星澜却不舒服了,当对方再一次提到自己的公司在金茂大厦的时候,一直轻轻托住下巴笑吟吟的她用标准京片子开口:“我们平京,太监还在紫禁城上班呢。”

    宽敞的铁艺咖啡桌边安静了一两秒,詹浩思忍不住第一个开始哈哈哈的笑起来,其他人也都笑起来,石涧仁想忍住,但没成功,只能尽量用自我批评来化解笑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星澜……”

    倪星澜那种平京人的傲气蔓延开来哪里是不好意思:“阿仁是个懂得包容的谦虚性子,这叫德性,懂么?别看你年纪比他还大点,没他成熟,也没他自信,起码阿仁不会成天把金茂大厦办公室挂在嘴边,你值得夸耀的也就这么点了对不对?这说明你心虚啊,就凭这个,你有什么资格问阿仁是干什么?说出来怕吓着您!”

    平京姑娘偏生就有这种能力,滔滔不绝的听起来充满调侃口吻,一点都不咄咄逼人更不刻薄,周围几个年纪大点的还频频点头,让那姓许的年轻富商涨红脸几次三番想开口,还真的提不起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