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11、云淡风轻变成烟消云散
    聪明不等于有能力,历史上因为小聪明坏事儿的案例简直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有时候笨拙点的人,萧规曹随的只照着稳妥的法子不思进取,反而在外部环境没有变化的时候起码能保持现状,往往很多时候就是有点小聪明的人,却没有看清大势的眼光跟能力,干出些冒进或者捅娄子的事来,造成满盘皆输。

    这里能说吴晓影这样主动站队效忠,还积极帮领导谋划如何拉拢其他主管的思路是坏心眼么?

    肯定不是,说起来还煞费苦心的去争取呢,但在这样一家完全取决于任佳琳深厚背景才能矗立起来的行内大集团,这样的做法不是近视是什么?

    这种集团里面搞什么小团体或者山头主义简直就是开玩笑。

    放到古时候,这种漂亮又小聪明的姑娘要是得了势,那就是活脱脱的后宫干政之类坏了天下的角色。

    石涧仁真是哭笑不得的把文件夹扔回去:“我给你说,演艺圈就没笨蛋,只要能红的智商都不低,你知道你问题出在哪里么,你脑子里面想太多了,无法专注到演艺本身来,没错……到处都有办公室政治,也有各种争斗,但一切的根本还是业绩,你怎么把戏演好,而不是关心谁谁谁的资产怎么样,多考虑怎么把润丰慈善的名声越做越大,你就会成为演艺圈里面独树一帜的人物,而不是关心我这个副总裁究竟坐得稳不稳,明白么?我既然签了你,前面花了那么多心思把倪星澜塑造出形象来,就是希望你也能意识到这点,除了演戏,戏外也是一场演出,引领国内演艺圈的慈善风潮,慈善晚会,表演一个把慈善当做事业的女人,甚至放弃演戏,又或者演戏都只是为了给慈善筹款的女人……你真的抓不住这个重点的话,我只能说太让我失望了!”

    不知道这些日子吴晓影是不是把脑子都用来琢磨副总裁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了,又或者她见识过各种巨有钱还有地位的男人,已经形成了一些定势思维,反正刚才的从容又有点消失,就跟第一次石涧仁当面指出她财运不好时候一样,有点慌乱的不自信。

    石涧仁不乘胜追击的要把别人打到谷底:“好好琢磨一下吧,如果你永远都在算计怎么得到好处,然后继续得到更多好处,你永远不会满足的,一直处在焦虑中,我好不容易帮你筹措出做善事这么个路子来修正心态,都调整不过来,那你可能还是会回到你以前的生活方式去,那我不会为难你,自己想想吧……”

    在小情小爱上驾轻就熟的吴晓影慌乱的站起来,再给石涧仁鞠个半躬,抱着文件夹跑了。

    这让后面进来的其他秘书助理小心翼翼,生怕是副总裁刁难潜规则了过气明星。

    其实作为一家影视集团的副总裁,就算院线公司、演艺公司、经纪公司都分出去很多工作,光是管理日常运作,数百号员工的各种事务,都可以让石涧仁忙得脚不沾地,要不是他处理事务果断快捷,估计加班也会是常事。

    主要是每天都有各种开不完的会,通常是一组影视剧投资讨论会开完,接着又来旗下演员的各种事儿,柳清手里的日程安排通常都是三五天以后了,当然明星们排得更满。

    结果唐建文的电话一来,石涧仁立刻就抛下手里的诸般杂务去沪海跟他见面,真好像热恋中的激情一般。

    当然最高兴的就是倪星澜了,鉴于石涧仁那么多事儿,他自己跑了,肯定就得把柳清留下来坐阵解决,于是前往沪海、江浙这一线的事情就可以假公济私的两个人在一起了。

    初尝恋爱滋味的少女,是最贪恋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这跟她是不是演员或者明星没关系,或者说以前的冷眼旁观,把这种情绪压得太厉害,现在反而有种变本加厉的释放感觉。

    当然吴晓影给她的劝说还是起到一点作用,其实倪星澜自己心里又未尝不明白那些道理呢,只是终于等爱情这种盲目的东西终于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什么分寸都没有了。

    坐在飞机上随时都保持笑容,哪怕石涧仁不是埋头看文件就是看书,她都能自得其乐的酝酿气氛,慢慢的把头靠在石涧仁的肩头,还安慰他:“没别的意思,那边舷窗硬,靠着让我打会儿盹。”

    石涧仁拿纪若棠的经验来对比:“你是不是因为你父亲不太负责,把这种情绪转移到我身上来了,我这里的确给了你一些安全感,要不我不这么周到?”

    倪星澜都轻笑:“没事儿,现在我都不恨他了,蛮好的,全世界都蛮好的,我算算啊,沪海有七个通告,我们拆成三天来做,然后你陪我去组里看看,考察了影视城我就放你回江州了,行不行?”

    石涧仁没说话,倪星澜自己叹口气:“我也知道我这样不好,你可能会越觉得谈恋爱有女朋友真麻烦,可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犯贱,能这样跟你在一起心里就蛮高兴了,我真做不到其他人那么理智的和你保持距离,不让你感到厌恶,有时候我都诧异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好了,让我靠一下,真希望能不烦你。”

    石涧仁更没说话了,只是打手势让空姐给送了一床小毯子过来帮戴着口罩的姑娘盖上,自己继续看书。

    在沪海出机场的时候,那辆白色的世纪之星保姆车已经提前拖过来等在外面,现在有了经验的石涧仁也戴上墨镜跟口罩,果然和倪星澜刚刚出港,就被记者捕捉到,闪光灯和被惊动的其他围观人员很快追随过来,还好两人都是随身小包的轻便,不需要拿行李耽搁时间,一路快步往外走,倪星澜在迫不得已被拦截的情况下,签了两个名,终于被司机接上登车,倪星澜还能在关门前摘了墨镜和口罩对外面已经堆积起的围观人群挥手微笑。

    关上门才长出一口气:“任姐……其实也有让我多看看你这回接触什么人的意思。”

    石涧仁指指前后隔离的驾驶室:“没什么可隐瞒的,司机也能看见。”

    倪星澜小心的提醒:“你……就好好的在润丰做,我也一定会好好的做慈善,肯定都会做得很好的,不用再去折腾什么了吧,毕竟干私活好像不太好。”

    石涧仁点点头:“我明白,既然当了润丰的副总裁那就应该全心全意的工作,任姐能容忍我这边还吊着在江州做事已经是看在交情上面了,但对我来说,眼前的状况不是目的,只是为了搭成目标的一点过程,我会注意的。”

    少女是敏感的:“我也只是你的一点过程?”

    唉,只要牵涉到感情,原本那个利落的倪星澜就不见了。

    这真是给了石涧仁不少警示。

    今天开始试着双更,五点还有一更,但不保证后面都能,我尽量开始恢复码字,肩膀好像多了个铠甲似的……很诡异的感觉,我想我下次会认真写断骨头的细节,多么深刻的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