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05、在声色中,不动声色
    鼓掌从门边走向倪星澜的中年女子,得到倪星澜放下话筒热情的跳过去拥抱,那女人无奈的退了两步才消减了年轻姑娘的冲力:“都成大姑娘了,还这么调皮!”

    倪星澜就差爬上对方的肩头,嬉笑的表情比跟自己母亲更随便,然后拉着转过身来对石涧仁,早有准备的石涧仁已经放下文件站起身听她介绍:“丁姨,不用我多说了吧,小时候我上春晚都丁姨牵着我的……”

    老实说,石涧仁没看过春晚,但从柳清一脸极度仰慕的表情就知道应该是老一代的大明星,自己怎么也不能拆台:“石涧仁,是倪小姐的经纪人,非常幸会。”

    丁暮雪穿着一身看不太清颜色的深色旗袍裙,五颜六色的房间反光都有在面料上体现出来,估计是缎面的,然后肩头很有气质的搭着一条方巾,头也是比较文雅的挽成髻的风格,和石涧仁的握手很斯文:“幸会,第一次见,但听说佳琳和涵君都很喜欢你,所以听着星澜的歌声,我就来看看了。”

    跟一位实在不了解过往的女士谈话,那才叫言多必失,所以石涧仁很技巧的把话题转回倪星澜身上:“我真没想到倪星澜唱歌这么好,她一直给我说不怎么样。”

    丁暮雪笑起来,但没说话,倪星澜学石涧仁的惯常动作翻个半白眼:“你不懂就别乱说话!小心被笑话!”

    但这毫不掩饰的亲昵口吻,一点都不是明星和经纪人之间该有的,更像小恋人的嗔怪,丁暮雪惊奇的看了看小姑娘,倪星澜有挤眉弄眼,所以再回头丁暮雪就有点认真打量石涧仁了:“石先生你可能不太清楚……唱歌到了一定的地步,是个专业到毫厘之间的事情,星澜从小接受的是唱戏,唱戏和唱歌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样的,只有些许的区别,但是对星澜这样从小接受训练的孩子来说,特别是她那个坏事儿的爷爷,让她从小就养成了一些改不掉的声习惯,气流一直在这里和这里,她的胸腔共鸣很重,这点后来再改学唱歌已经扭转不过来她这种习惯,唱歌的声乐理论非常系统和科学,星澜岔得有点深,偶尔唱着玩没事,但上台表演,她最适合的就是女唱男声……”

    石涧仁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倪星澜会挑选一很有男子汉气派的歌曲,哪怕他不知道那个男歌手有唱戏的经历,从画面上也能看见对方不少京剧扮相,原来倪星澜唱歌是这一脉。

    倪星澜笑着好像在说别人:“小时候丁姨也教我过唱歌,还请了老师辅导我,后来演戏成了主业就慢慢放弃了,你喜欢听么?”

    石涧仁点点头:“好听,很特别。”

    倪星澜就嘻嘻笑:“那以后就只唱给你听。”

    丁暮雪再多看倪星澜两眼,拉着她出去了,柳清才终于有机会过来汇报:“丁暮雪啊,国家级演唱家,前些年上春晚几乎就是每年都看见,原来这里是她开的……”

    没想到石涧仁居然哦一声,点点头又坐回去开始翻自己的文件。

    柳清站在那看了一两秒,想说什么没说出来,转头看看包房门外闪动的各种灯光,还有隐约听见的歌声,再看看这个坐在ktv沙里好像根本不属于这里的男人,最后环顾四周把目光停留在了自动播放的大屏幕上,石涧仁似乎察觉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面前一点,抬头看了看,现她没看自己,就彻底的沉浸到自己的思路中去了。

    而秘书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好像突然惊醒一样,拿起一支话筒,就坐在另一张沙上,开始继续自己的认真吟唱。

    石涧仁没抬头,但偶尔思考的时候手指或者笔头会按照音乐节奏来打拍子。

    直到柳清唱了四歌,倪星澜才端着个漂亮的蛋糕回来,有点吃惊包房里面两人相距起码三米以上的不交流场面,或者说她认为的不交流场面:“好了,丁姨说我生日的时候她在国外没来得及到,送了个蛋糕给我们,没吃晚饭的可以填肚子!”

    柳清连忙放了话筒过来动手,石涧仁抬头看看:“我不要奶油,直接吃蛋糕就行,谢谢。”

    倪星澜看柳清闻言照办就挑拨:“我记得他以前做事很勤快的。”

    柳清笑了笑:“现在我们基本有分工,他负责收拾残局。”

    石涧仁也回应:“不用在相互抢着做事或者推诿的客套中简单的各做各,才是效率最高的局面。”

    倪星澜再次鄙夷他:“出来玩就要有个玩的样子,别很有距离感的坐在看文件。”

    石涧仁居然说:“你二位都是比较了解我的,我才不用装着很感兴趣的样子,你们喜欢唱就唱,我当个好听众就行了。”

    倪星澜眼珠子转转:“外面大厅待会儿有歌舞表演,真正高水平的专业歌舞演员,都是丁姨选的,去看看不?”

    刚才还在欣赏歌舞的石涧仁摇头:“我不需要这样的文艺活动来娱乐自己,你们去看吧。”

    倪星澜终于有点绝望:“柳姐你每天都是这样跟他在家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

    柳清尽量若无其事:“习惯了就好,再说每个月我还有十天回江州住在爸妈家啊,那时候跟朋友出去玩玩唱歌打麻将都可以啊。”

    倪星澜一脸丧气的倒在沙上瘫软:“天,跟这个人生活好像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有趣。”

    柳清就笑着端过蛋糕来,石涧仁谢谢过后翘着二郎腿方便把文件放在腿上看。

    然后真的就是两位姑娘颇为无趣的交替唱了几歌,倪星澜忍不住跳起来走人,一打啤酒只开了两瓶,石涧仁还问这些剩下的吃食啤酒是不是可以打包带走。

    倪星澜终于有点嫌他丢人,连忙推着出去了。

    回到驾驶座上石涧仁才不看文件:“看来我担心你的唱功是白担心了,其实用那种单音节吟唱的方式你完全能胜任,那就祝你后天表演成功。”

    倪星澜没精打采的:“谢谢你的关心了,经纪人!”

    柳清上了车又坐在最后面遥远的打开座位上的阅读灯翻看石涧仁刚才的文件批示,事实证明石涧仁刚才真不是装样子。

    第二天一早,石涧仁就要求秘书收集类似胡同、大院、园林之类的各地特色建筑资料:“我有个思路,是从昨晚看见那一大片平京老式风格建筑搭配酒吧、ktv、餐厅的功能感觉出来的,因为我们的办公室也经常能俯瞰那片地,那里面有片水面,看能不能做成带点景观的影视城,谭导演他们经常说到的那种老式建筑拍摄影城,拍戏的时候可以用用,不拍戏的时候那些门脸该卖东西卖东西,该做酒吧当酒吧,这就能在文化产业的名义上变成商业化,然后这种建筑花费又不太高。”

    实在是影视集团副总裁的办公室里太多全国各地影视城来的照片资料,希望能到他们那里去拍戏,可以说从春秋战国到唐宋元明清,各种朝代的影视城都有,随便模仿一下搞个道具性质的古镇街道什么的,还能赚旅游的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