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503、离灯塔太近,就有触礁的危险
    刘杰连忙从司机化身为保姆,和后面小演员车上的经理一起招呼孩子们坐到旁边学习感受氛围,也给倪星澜和石涧仁腾出二人空间来。

    其实也没私人空间,一群人就这么散坐在看台观众席上,和其他团队差不多,一直要等到倪星澜的这曲子时候才让小演员们上去模拟走走台。

    但这会儿显然就跟第一次来开碰头会的感觉不一样了,从现孩子们穿着润丰的t恤,再看看石涧仁拿着一瓶水坐在看台上,就不停的有各家经纪人还有演出团队的主管来打招呼,艺术总监更是带着几个策划过来坐在旁边给润丰副总裁详细的讲解了这次演唱会的规模由来,属于某个大型国有企业赞助,然后赶在五一劳动节之前进行,投资多少多少,自己这边的团队大概费用是多少,票房回报和广告赞助回报等等是多少。

    可能是从上一次的会议中就看出来这位副总裁对演出行业不算内行,但又比较感兴趣的模样,所以赶紧来推销,润丰在全国各地的院线都有市场基础,万一要是想搞点巡回演出,那就是大业务了,什么艺术总监,说到底还不是高级业务经理。

    石涧仁都专注的听了,不清楚的还问,然后别人就注意到他身边这女孩儿,哪怕戴着墨镜,翘着二郎腿的若无其事看着整个场面的气势也不是一般女孩能有的,再多看几眼自然认出来是倪星澜,也装着没看见。

    经纪人关系拉好了,明星都好说。

    不过这也从另一方面佐证了这位经纪人跟旗下头号女明星的关系是真好。

    倪星澜很明显是在享受任何跟石涧仁一起的时光,不一定非要两个人卿卿我我,她就这么闲逸的坐在旁边就觉得很舒适了,时不时转头看石涧仁跟别人谈话,偶尔撑了下巴,可能想起石涧仁说的这样会损伤皮肤,连忙又换动作,最后干脆双手展开懒散的靠在椅背上,基本不说话。

    直到她的那曲子在台上奏响以后,少女明星才跟着那音调轻声的哼。

    艺术总监可是好些年前的音乐学院高材生,又是国内第一拨儿搞乐队的高人,这会儿自然就跟石涧仁停止交流,也很陶醉的拿手慢慢随旋律走节拍,然后到一半的时候探头:“倪小姐对吧,一听就是!倪老爷子从小培养得好啊,有韵味!我小时候就是听倪老爷子的戏长大的,这个味儿真不缺……有兴趣出单曲搞专辑么?”

    倪星澜终于摘了墨镜笑:“都听他安排,他做主。”夫唱妇随的口吻很娴熟,跟她妈一个调调。

    石涧仁其实对倪星澜的唱腔真没什么奢望:“还得专家您拿主意。”

    艺术总监很热切:“其实这曲子,我有点建议,这次表演是不是可以这样调整……”

    倪星澜终于听得兴致勃勃,还下去实践了一下,石涧仁就跟对方讨论调整带来的价钱问题,这里一切都是谈钱的,艺术就是钱!

    这让一行人回公司的时候,刘杰满脸的兴奋:“石总!还是您有面儿,看看那些嘴脸,那天不是您,我可就丢脸丢大了!”

    石涧仁平淡:“是润丰的面儿,任姐的面儿,我算什么。”

    换到他旁边坐的倪星澜却好奇:“怎么丢脸?”

    不等石涧仁开口,刘杰连忙献宝的简单描述:“林芬的经纪人冷嘲热讽的不舒坦,结果被石总一番话打得哑口无言,这可不是仗着润丰的面儿,就是石总自己说得在理。”

    倪星澜认真的问了石涧仁当时怎么说的,刘杰不愧是搞配音的高手,学得惟妙惟肖,石涧仁只能说:“我都记不得这么说的,你确认你没添油加醋?”

    刘杰可能是真难得出了口气:“不是你,我们今天来有这么个待遇?换其他几位老总来也未见得这样吧?”

    倪星澜再回头看石涧仁的目光就眼波流动了,她的眼神本来是澄清而媚的特点,这会儿更浓郁了,没抬头的石涧仁却难得批评司机:“别背后说其他几位老总的事情!”

    刘杰做个鬼脸,倪星澜就不说话的一直看着。

    也许一贯笑谑男女关系的少女动了情就分外波动,倪星澜甚至都不想分开了,找着理由一起回到办公室,随便找了个剧本坐在沙上慢慢看,秘书助理们都能现她时不时偷偷看着石涧仁呆的模样,所以下班的时候倪星澜好自然的上了石涧仁跟柳清的车。

    贴身秘书就当这些没看见,让出前面的座位坐到最后一排收拾自己那好像永远收拾不完的文件,本来坐二排的倪星澜忍不住,迈到前面的副驾驶,脱了运动鞋蹲在上面,跟个孩子似的时不时看石涧仁,脸上表情温婉极了,绝对是以前除了演戏很少见的。

    没想到石涧仁却抽抽几下鼻子:“你是不是汗脚,怎么你脱了鞋,我就闻见有点味儿?”

    含情脉脉的少女简直羞愤异常,特别是听见最后面柳清使劲忍都忍不住的抽抽笑声,随手抓了副驾驶边的什么东西就去打司机:“你才有汗脚!你才有味儿!”终于觉得有点危害驾驶安全,才娇嗔着坐下,但把修长的腿给伸过去:“你闻闻!哪里有味儿……”

    石涧仁屏住呼吸,开窗开空调,倪星澜都没点生气的意思,就是想撒娇,索性把脚放在石涧仁腿上还挑逗:“晚上我们出去玩儿吧?”

    其实白生生的脚趾头看着跟玉雕粉琢似的,哪有什么汗脚的味道,估计也就是新运动鞋不穿袜子混杂的橡胶味,换个男人都想抓着把玩了,石涧仁却不低头:“你说你这几天都来蹭饭,是不是也该给点伙食费?”

    倪星澜声音都娇滴滴了:“把我给你好不好?”

    石涧仁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眼后视镜,柳清已经笑得埋下去,只看见肩膀在抽,他就有点纳闷了:“后面还坐着个人呢,你完全就不脸红心跳?”

    倪星澜习以为常:“演点恋爱戏面对面说情话的时候,周围几十个人和镜头看着呢,那有什么?”

    石涧仁只能甘拜下风:“演戏你专业,唱歌就是弱项,吃过饭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彩排一次,后天就要上台表演了。”

    倪星澜嗤之以鼻:“我五岁就上春……”忽然话音一顿,立刻就变成了忧心忡忡:“也对,我也觉得练习度不够,那晚上我们还是找个唱歌的地方好好练习一下,你也听一下有没有问题啊。”而且说完就转头拉同盟军:“柳姐,晚上一起去唱k嘛,我知道有个地儿,都是圈子人自己才去的,音响好,环境好,那里的冰淇淋非常好吃,对,还有点心和鸭脖子都不错!”

    柳清艰难忍住笑:“不……不用了,你们去,你们去。”

    倪星澜却翻到后面去嘀嘀咕咕劝服了秘书:“老板!麻烦你直接开车送我们过去,中山二路178号,两个漂亮女孩子晚上到那种环境复杂的地方,你理所当然的应该陪同我们保证安全,对吧?”

    真的,石涧仁一时之间真觉得无法反驳。

    只是柳清什么时候也能跟倪星澜这么熟络了。

    虽然医生再三叮嘱才术后4天,但今天为了出差回家,忍不住还是打开码字软件,忍不住测试,因为是左手锁骨粉碎性骨折,左手是能动的,这样也许能早日恢复更新,但其实上机才知道左手现在因为肩部还是歪的,加上整个左肩因为打了钢板和螺丝固定锁骨,固定成一块,一激动,连a都打成大写锁定键,再利用存稿休息几日吧,求见谅,我还是感觉自己跟女排一样坚强棒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