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98、哪有那么多齐人之福
    王驊的确是兴奋,石涧仁的确帮他打开了新世界的一扇窗。

    如果稍微分析下王驊的性格特征,他有个太过成功的母亲,虽然任佳琳已经算是处理得很不错,回到家尽量贤妻良母,没有过于强势的管束吊儿郎当的丈夫和儿子,但这个女强人太强,或多或少的还是影响到了王驊,起码他父亲不会让他觉得有多少值得尊重和学习的。

    兄长一般的石涧仁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

    况且在石涧仁引导下一路走来,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的感触恐怕比前面十来年都多。

    所以等石涧仁介绍了胡蓉梅等人,告别上车以后,满脸笑意的跳上车:“仁哥!你说得太准了,进局子的都是你说行事鲁莽又贪杯的那几个,他们现在都还扣在韩国没法回来!”

    石涧仁讪笑:“贪杯是个成年人都能看出来吧,至于鲁莽的,谈吐之间几句话就明了了,这没什么出奇的,你去接待这么多人就得到点这个收获?”

    王驊连忙娓娓道来。

    其实认人记人,几乎就是古今中外成功学里面的基本功,好比每个人都有刚到小学、初中,进入一个新环境的体会,乌怏怏的几十号人突然就成了一个班的同学,得花多少时间才能把所有同学记住,再分别把名字跟样貌对上号?

    天资聪明的几天就行,专门训练过的一天也成,高手这么听闻介绍走一遭就全记住了。

    这也是成功的第一步,倒不是非要记住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而是训练一种随时都在下意识用心观察记忆的本能。

    石涧仁就是把这招教给了王驊,没告诉他识人观相有什么具体要诀,而是这一百多号人就好像模板似的,都给记清了这样子大概是什么性格,有什么优缺点,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就别管了,让王驊强行记忆,反复记忆以后再自己去接触。

    这就跟反复训练做题背公式,最后才让上试验台去操作一样,王驊自然是觉得兴奋不已。

    对石涧仁他也能如数家珍的挨个表述哪个电影院的哪位排片经理特别谄媚,哪个又格外倨傲,有人心思简单,又有人表面平静内心波动:“真的!你给我这么一说,现在我再看这些人,脑海里都感觉不一样了!好像他们脸上的肌肉稍微动动,我都能感觉到大概在想什么似的!”

    结果石涧仁不配合他的情绪:“那接下来我把你送到院线公司去做个二级主管,怎么样?”

    王驊就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啊?我要跟着你啊,去做什么二级主管?”

    石涧仁不为所动:“今天你的感受很深,也许过两天就忘了,这事儿也就成了个笑话以后啥用都没有,但你如果去院线公司做了主管,成天都跟他们打交道,这时候你就可以加深印象,我跟你说的那些东西里面也不一定就都准确,你还能慢慢修正,为什么我说错了,其中的原因在哪里,慢慢的分析,也许几个月,也许一年半载,你逐渐就把整个院线的排片经理熟悉到连他们家人是什么样,那时候你就是全国最好的院线排片管理经理了,你不想试试看?”

    王驊顿时又有些跃跃欲试:“可……你不能不管我,我还是要在你这边办公室!”

    石涧仁笑起来:“院线公司的办公区域在后面的楼,你一直在我的办公室,就永远都没法走进院线系统里。”

    王驊颓然的把自己扔进航空沙里叹气:“为什么就不能简简单单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呢?”

    石涧仁回应他:“你演那主角不也只想当个土皇帝,呆在一座小城里么,这世界可能么?”

    王驊身一口气睁大眼不吭声了,回到公司,石涧仁安排助理把太子爷的东西都搬走,亲信们顿时又有点表情诡秘,深怕副总裁和太子爷闹崩了。

    晚上任姐倒是给石涧仁打了个电话来:“怎么?你看出来我想对院线公司下手了?”

    石涧仁不承认不否认:“事情总得一步步来,坏人也不能都你来当,对不对?”

    任佳琳忍不住在话筒里嗯吧:“好弟弟啊!亲一个……那帮孙子自认为有功劳,阴奉阳违的跟下面影院联手捞好处,以为我不知道?不就是想等院线体系整理清楚了再动手么,没想到你帮我提前动手,还让小驊去做这个……我真不是舍不得啊,他能行不?”说到后面那种母亲的溺爱情绪又开始泛滥。

    石涧仁笑:“你不让他去尝试,他就永远不会,然后迟早跟王大哥似的,醉心在那些玩物空谈上,你想要哪个?”

    任姐一口欢笑的肯定:“肯定是你这样的!你还教了他什么?你没看见他回来都神叨叨的一直在看电脑,以前上学都没有这样用心!”

    石涧仁好平常的口吻:“对小驊来说,以前那些学业值得他用心么?他就算一个字都不认识也能衣食无忧,他根本就没有动力去学习努力,所以这时候我建议你别管他,甚至你准备对院线公司做什么都不用,让他自己做,好不好?”

    任佳琳赞不绝口的一叠声答应下来,石涧仁挂了电话收起来,坐在餐桌侧面的倪星澜终于可以说话:“以前黄晓薇就说过你成天在算计人,真的,有时候仔细想想都觉得蛮恐怖的,你是不是故意这样一步步把驊子给套在手里引导他,未来等他掌管公司了你就简直是掌握半壁江山”

    石涧仁无奈:“我现在也是掌握半壁江山,也只对任姐一个人负责,我只是定下一个大方向,希望能引导王驊这样一个本来对什么都无所谓的纨绔子弟走上正确的道路,如果他能理解我的思维,在赚钱的同时懂得抚慰底层,就跟你做明星的知道做慈善,那就够了。”

    倪星澜还对坐在对面的低头无声无息吃面条的柳清开口:“你觉得呢?他是不是虚伪?大老板的儿子就这么上心,这还不是绕着弯拍马屁!”

    柳清满脸无辜:“下班了,你们高层说话我不参与的。”

    倪星澜哈哈笑:“好!你这个表情比我还演得好!”

    柳清回她个半白眼,不说话,但把中间那盆意面再翻了翻,示意石涧仁要不要再添点。

    这当然是在家里了,倪星澜说自己学会了个什么花式意面,带着东西就过来要显摆,最后还是柳清帮她收尾的,三个人呈品字形坐在大桌的饭厅这头吃饭。

    如果把石涧仁换到倪星澜的座位上,就有点左边千娇百媚,右边清丽可人的齐人之福模样呢。

    可惜也就是个如果,这货坐在角上不但不接倪星澜的话茬,又开始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