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89、不坑怎么能搞到手
    如果说当初对耿海燕看人识人的点拨是建立在那妮子对江湖险恶的自身认识基础上,给王驊这就算是填鸭式灌输了。

    实在是他绝对没有耿海燕对人分辨那么敏感,那都是日积月累求生存练出来的眼力,相比之下纪若棠对下属的区分辨识到最后也是行业性的,也没有耿海燕那样有点直指人心的就划分出这是好人坏人的眼力。

    所以对王驊石涧仁只能用成法,加上高科技录音摄像设备的成法,甚至不在乎这两盘带子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负面效应。

    能让这位早早的对人性有所认识了解,再增加相当的兴趣,石涧仁觉得就值了。

    而且他自己也收藏了最早拍摄的那几盘资料带,如果当年师父也有这样的东西来教导自己,真真是事半功倍了,因为关于面相中的各种解释大多都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得反复蹲在赶集的路边指点区分,而现在王驊只需要面对两盘录像带,就能比较全面的按照一百多号人的采集样本反复推敲琢磨,只能说唯一的缺陷就是这一百多号排片经理基本都是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学到几分,那就看自身的努力程度了。

    于是接下来王驊上班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几乎每天都带着一副审视人的目光打量员工,搞得很多女员工小鹿乱撞的面红耳热!

    然后他自己倒是神秘兮兮的到设备房把两盘带子转成了dvd光盘在自己的一台笔记本上每天戴着耳机反复看,坐在办公室角落聚精会神又绝对不允许其他人靠近围观的模样,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看那种成人动作片!

    反正连任姐喜滋滋的想靠近儿子观察他在干嘛都会被躲开!

    就在这时候倪星澜回来了。

    果真是得意洋洋的开着王驊那辆入门级保时捷来的,当然现在还是她母亲开车,一脸春风拂面的轻松,对所有人都笑颜可掬,还给柳清、刘杰、吴晓影这些稍微相熟一点的同事带了小礼物:“后天我过生日,一起来捧个场!”

    柳清连忙带她和傅涵君到石涧仁的办公室,王驊嘿嘿嘿的笑着和其他助理出来,倪星澜吃惊他的状态,都走过了才倒回来确认:“不错啊,驊子,怎么看着你跟在剧组的时候都不太一样了?”

    王驊居然淡淡的点头:“石总教得好。”一点太子爷的飞扬都没有,把傅涵君吓一跳,所以看见石涧仁的态度就更好了:“阿仁,手臂好一些没?”

    面对中年美妇热情的上手捏胳膊,稳重如水的石涧仁终于跳起来求饶:“傅姐!放过我!现在都还在靠练书法复健,这胳膊还有些日子才能恢复正常,您坐,坐,喝茶么?有新到的菊花茶,养颜的!”

    也许让倪星澜自己都有些吃惊,明明刚才还跟往日的自己一样,能娴熟的开玩笑调侃,踏进来看见石涧仁,少女的心忽然就安静下来,然后就带点轻笑就近找张椅子坐下,真的就好像奶奶说的那样,光是看着那个身影,就觉得开心,这会儿她完全能确认自己的心意是真的了,所以嘴角的笑容又加深几分,毫不掩饰。

    傅涵君没听见女儿的声音,回头一看,她这过来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真的是心头一叹,明明白白女儿是陷进去了,于是再看石涧仁,那就是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也柔和得很:“晚上下班了去看音乐会不,阿姨这里有两张票,蛮好的位子。”这时候连自己的辈分都自然上调了。

    石涧仁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样的变化,更何况倪星澜那笑到眸子深处的愉悦,情意绵绵的感受都要流淌出来,太明显了,这让石涧仁又想起唐建文,男人多好,这会儿又要花功夫来讨论这个男女问题,而且还不能惹翻了小姑奶奶影响工作:“来得正好,关于演唱会星澜要表演的节目,这边讨论出来一个方案,肯定也要跟你商量一下,过来坐。”

    倪星澜起身的时候,已经宛若大姑娘一般充满娴静的风格:“你说怎么都行,都是为我好的。”那种把自己彻底交给石涧仁的信任感可不全是对经纪人的感情。

    傅涵君还有看不出来的?立刻拿杯子:“哦,那你们自己谈,我出去泡杯咖啡……”说着就赶紧出去,还带上了门,这当妈的为了女儿谈恋爱真是不遗余力。

    少了以丈母娘自居的中年美妇,石涧仁也放松不少的坐下:“你母亲这……这部戏还好吧,听说你把助理又撤掉了?”

    倪星澜轻摇头:“这部戏还有两个月杀青,然后就是暑期档不停上通告,我要当大学生了,带什么助理,经纪人陪着不就好了?”态度要多文静有多文静。

    这股劲反而让石涧仁有点白毛汗,不低俗的倪星澜他反而不习惯了:“你这,态度怎么变化有点大,电话里都不这样的。”

    倪星澜的笑容真的跟往日不同:“不怎么,就是看见你心里忽然一下就高兴了,真的不是演戏,这下我终于知道戏里那种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了。”

    石涧仁只能保持这种平稳的谈话态势:“我们说了不涉及这种男女私情的。”

    没想到倪星澜比他还平静:“我知道,所以我才更高兴,因为我可以一直这样喜欢你,你一直都在那里,会一直陪着我,那就够了。”

    这话好像也没什么错,石涧仁总不能不要脸的说别喜欢我吧,只能酝酿一下决定翻篇:“那我们还是说说演唱会的事情。”

    倪星澜不疾不徐的嗯,隔着桌子凑近点,但显然任姐之前留下的那张老榆木大班台这样隔着非得两人站起来俯身才能看石涧仁展开的文件,于是倪星澜顺理成章的转过来站在石涧仁身侧,轻轻拨一下自己的头弯腰:“你说?”

    闻着那熟悉的香气,石涧仁真得控制住别深呼吸,定定神:“你以前就说过你不擅长唱歌,所以这次他们帮你选了曲子吟唱,就是从头到尾只需要嗯嗯嗯的……”

    倪星澜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石涧仁诧异这有什么好笑:“怎么?”

    倪星澜花枝乱颤:“没事!你继续。”

    石涧仁莫名其妙的解释:“因为演唱会我也没经历过,所以这次我会从头到尾参与,其中涉及到你的部分,我会一直跟你沟通,如果你没意见就到录音棚那边拿他们帮你挑选准备的曲子,这几天要加强熟悉,就算你只是所谓嘉宾出席……”

    倪星澜等他说完才开口:“这几天就是趁着空档回来过生日做这个嘉宾的,邀请不少人,你来帮我主导好不好?”

    石涧仁回想一下身份证:“哦,对,十八岁你就正式成年了,嗯,祝你生日快乐,过生日还需要什么主导?”他还从来没参加过这种派对之类的活动,也没什么好奇心。

    倪星澜不介绍方式规模:“你是我的经纪人,当然应该由你来主持了。”

    石涧仁有点迟疑的点点头同意了。

    他隐约觉得是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