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88、孵出壳的小鸡看见谁,就是谁
    王驊真的第二天就急不可耐的来上班了,而且就因为这个,任姐还很难得的改动了石涧仁的工作计划:“韩国培训排片经理的事情,你就不用去了,我润丰的副总裁还要去给这些排片经理做培训?丢不起那人!”

    但石涧仁还是坚持去丢人,当然是选了个折中的方式。

    和第一次到办公室来上班,还有些东张西望不知道该干嘛不同,这次王驊明显沉稳很多,起码能应对自如的把自己身份放得很低,面对任何一名员工跟经理,都能面不改色的称呼前辈,然后接过石涧仁递来的厚厚一大叠资料,专注的翻看熟悉,这一看就是好几天。

    等到石涧仁吩咐他去器材那边借一台肩扛式摄像机并学习怎么使用,也一声不吭的立刻执行,只是眼里还是有跟年纪相对应的好奇和跃跃欲试。

    司机开车,石涧仁坐在商务车后面,拿着那叠资料翻给王驊抽查,确认他真的相当熟悉这一百二十七份整个院线排片经理的资料了,才给王驊面授机宜:“待会儿你要做的就是站在我身后,连同我的后背一直到前面的人,全都拍下来,清晰,稳定就是我的要求。”

    王驊仔细的看石涧仁比划后腰,一直要拍到皮带上方才认真的点头:“明白了。”

    这时候的他就不会多问石涧仁为什么要这样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一百多位全国各地的排片经理集中到平京,晚上就会乘航班前往韩国度假兼学习,不丢人的任姐根本不露面,石涧仁在院线公司总经理的陪伴下,以集团副总裁的身份在一家富丽堂皇的高级餐厅跟所有人见面,而且还很没架子的站在餐厅门口亲自迎接,挨个儿握手。

    柳清作为秘书站在石涧仁的左侧,院线总经理在餐厅里面招呼,所以石涧仁左手扶着右手手肘握手的动作非常恭敬。

    其他集团员工当然会负责维护秩序,从这些神态各异的排片经理下车进入餐厅就引导那边是我们副总裁亲自迎接,然后秘书会轻言细语的介绍:“这是润丰集团常务副总裁石涧仁石先生。”说完奉上一张石涧仁的名片,然后石涧仁就会说:“手有点伤,请包涵,您是鄂州环球影城的张经理,对吧,幸会幸会,非常感谢您对润丰院线的支持和努力……”

    基本流程都是这样的大同小异,但有些握握手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有些会惊喜的拉着多寒暄几句,一百多人呢,什么样都有,能注意到石涧仁居然把从未谋面的一百多号人都准确辨识出来的是极少数,大多数还是对这么个年轻副总裁有点不咋地,连唐建文那样通达的人刚开始不也对石涧仁有看法吗。

    更没谁注意到那个扛着摄像机一言不站在旁边的年轻人,王驊戴了副黑框眼镜,被取景器又遮住半张脸,没人能想到他就是太子爷,连同来的员工都不知道,那个院线总经理还过来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但影视公司最常见就是摄像机,也没说啥。

    等到吃饭的时候,石涧仁仅仅讲了个开场白,祝了一杯酒,随口吃点东西,就在柳清佯装过来通知有什么事情的配合下离席,两人绕到外面上楼,那名拍过第二条慈善广告的设备部门员工和王驊一起,各用一部摄像机躲在上面的包房窗口里面拍摄。

    这回就有重型三脚架了,石涧仁随口在桌上刨了一碗饭菜端着来到王驊的旁边,指点他重点拍哪些人,柳清就躲在饭桌上做鬼脸,她当然洞悉石涧仁在干嘛。

    这一拍就是三个多小时,第二天石涧仁叫上王驊在小放映厅差不多整整看了一天!

    石涧仁给王驊上了一整天的课。

    一台带有高灵敏毛绒绒拾音头的摄像机一直在石涧仁和王驊的座位之间伸着,不光能拍摄大型幕布上的画面,也能记录石涧仁的话:“注意我放在右手肘下的左手,对吧,你拍的时候就现我这个小手指一直在动,你把它理解为一个握力器就行了,对方握手的力度越大,我这根手指就越直。”

    王驊一脸的聚精会神,还拿出一个笔记本要记录,石涧仁制止了:“写没有用,今天这盘带子你如果以后能反复看,会有很大帮助的,来,我们从第一个人开始,平京建国电影院的排片经理……”手上的遥控器暂停画面,能坐几十个人的小放映厅里只有两人坐在正中的电影院座椅里,没有任何人旁听。

    接下来石涧仁的话立刻就让王驊震惊:“42岁,握手力量很大,对我有明显的轻视,这个人在为人处世上有些刚愎自用,但组织能力和领导才能肯定突出,未来很有可能往更高展……”

    王驊被惊吓得不轻,他很清楚石涧仁和自己看到的是一样资料,而且都是一起次见这些人:“为……为什么?”

    石涧仁嘿嘿一笑:“初次见面握手是个很泄露细节的事情,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会看面相,这个你母亲知道,当初你那绑架案,我也是通过之前看见那几个人判断出线索来的,我现在只是比较泛泛的给你一个粗略论断,一方面你可以参照这个未来跟这些人打交道,另一方面你也可以反复看这些脸,记住我说的这些细节,或许能帮你很早就学会辨认别人是什么样的。”

    王驊眼睛似铜铃:“面相?!这个人有什么面相?”

    石涧仁有点贱贱的还是笑:“家传秘方不外传,只给你说这一个,其他的你自己去揣摩,此人眉毛粗浓,精力旺盛,行事必然是个主动派,眉棱高但斜乱,眼睛凸出偏黄且圆大,加上他握手的特征,性格多半刚愎,这种人别人家可利用,但自己最好别聘用这种,也许平时干什么都好,他也春风得意,一旦误事那就肯定是大坑。”

    王驊跟楞头鸭一样不停把目光在石涧仁的脸上跟幕布间切换,生怕听漏了什么,刚要再问,石涧仁已经快进到下一个:“52岁,平京顺庆向阳电影院排片经理……握手非常轻,其实握手轻有好几种情况,有人是轻蔑,不屑于跟你握手,有人是内向羞涩,还有人是洒脱谦和,这位你看看表情,眼睛都没正视我,目光是向下的,你觉得是什么?”

    连王驊都能一眼辨识了:“内向!都老头了,看见您这样的副总裁,他有点怯场!对吧,好些小角色看我母亲就容易这样!”

    石涧仁孺子可教的点点头,只补充了一句就一带而过:“但千万别以为这种小角色就无足轻重,往往不起眼的家伙才会有意外之举,你注意看他的眼角瞟过好几次我的秘书,下一个……”他连让柳清站在那都是故意的。

    一百多位排片经理,真是足足评论了一天!

    不光是一见之下的握手印象,更有后来两台摄像机在高处俯拍全场的画面,酒桌上的模样,那才叫原形毕露。

    石涧仁都有点不忍评点:“这么做其实有点暗地里算计人,不是良策,但能够帮你迅的了解人这种个体,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但又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既不能随便对人一概而论,也不能单看一点一滴,内向羞涩的人既有阴暗的,也有面冷心热的,那些看起来热情积极的,可以说大部分背后却带着各种各样的算计,而真正温和敦厚,心地善良的人,也许做朋友是极好的,但不一定能保证做事就靠谱,一定要记住把人品和能力分开来确定。”

    除了中间上厕所,连吃午饭两人都坐在放映厅里,王驊出来的时候,看谁眼睛都是在冒精光的,显然石涧仁帮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石涧仁把那两盘24o分钟的贝塔带拿出来塞给他:“高科技还真是好东西,要是我师父也能被录下点什么,让我经常看看就好了。”说到这个竟然有点情绪低沉,如果说这世上真有什么很让石涧仁挂念的,老头子肯定是最重的那个。

    王驊这会儿都能看出他的情绪了:“师父!我叫你师父行不行?”

    这孩子真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