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87、谁没点情怀呢
    赤子之心,所有人这时才反应过来,从同名电影开始的这个片名意味着什么。

    以报仇的执念到带着爱人跟兄弟们一起生存下去,主人公一直都用极为单纯的信念在执着追求。

    一个流浪儿勉力拿起刀,在无数个清晨和夜晚中磨练,没有炫目的刀法没有仙人指路的武功秘笈,就是靠有些笨拙的勤奋完成那个看起来似乎极为简单的报仇目的。

    一个面对枪响都会被吓住的土包子,找准了目标就持之以恒的去努力达成,当别人在笑料百出的时候,他眼中只有那个准确的靶心。

    赤子就是刚出生的孩子,古代大贤都说只有保持孩子那纯净单纯的心思,不患得患失的分散注意力,才能成为真正伟大的人。

    这个时候回过头看这系列电视剧,好像千篇一律的第一部复仇记,更像搞笑片的第二部,连同现在付出了所有都在抗争的第三部,其实贯穿始终的恰恰就是男主角那种不甘于命运的前进。

    他总是在用那不笑的眼光注视着远方,总是在挣扎着向目标前进,就好像他身边的兄弟甚至女人,都在满足于现状,企盼苟且偷生,希望小富即安,他却一直在持之以恒的坚持下去,当他付出了所有的艰辛和痛苦,汗水与血泪,每一次成功的时候再成为平庸者歌颂的目标,直到如今……

    网络是个开放的世界,给了任何人抒自己情感和言论的天地,大量涌现出来的影评甚至比石涧仁当初构建这个电视剧骨架的时候还深刻。

    可以说在越来越细分电视剧市场和目标群体的行业状况下,难得出现这么一部几乎全年龄段都能看出自己喜好的电视剧来。

    王驊那有点冷漠的不笑表情俨然成为现在最流行的帅气标准,网上到处都开始流传他的那些八卦,原来是影视公司高层的太子爷,不过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糜烂不堪的私生活,这种跟屏幕形象巨大的反差反过来又造成更多的话题!

    还有小道消息说他曾经被绑票,之后被背景深厚的父母雷霆万钧的救回来……

    比较出奇的是,剧组乃至出品方从头至尾都没有宣传过他,从没安排王驊上过通告,也没有对现在网上这么多几乎全都是负面的传言做出评价反击。

    于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富二代官二代,怎么可能演出了这么一部很有深意的电视剧?

    这种极具话题争议的结果也让收视率锦上添花!

    而且最让话题炒作到顶峰的就是这个时候官方媒体终于开始正面评价这部电视剧,评价这是一部具有深刻历史含义和社会意义的影视剧,还隐隐的指出这不光是在回顾过去,也是在提示现今,在现如今这个更加日新月异的年代,任何人其实都是家、国、天下的一份子,任何人都应该清楚自己是什么……

    所有人都在兴致勃勃的看结局。

    结局也一点都没有让人失望,如果男主角就此跪倒在江边哭泣,那还真是让这部电视剧品格降到了最低!

    那个不惜练刀练枪一路抗争的年轻人,在隆隆炮声的夜色中,跳进江水里……

    再出现,已经是戴着一顶黑色的清末学生帽,登上前往异国他乡的轮船,既然是来自国外的强大军力碾压了自己的一切,那么就到强大的地方去学习……

    到这一刻,这个赤子之心已经俨然化身为那个百年前的中国,不破不立的中国,输到连内裤都卖出去的中国,所有的磨难最后凝聚出来的就是这种一定要翻身的心。

    应该所有人心底都会冒出那句“师夷长技以制夷”吧。

    这时候再回想那部电影结局,原本只是一部普普通通讲述复仇的武打电影,多了一个好像一切都没生过的隐约场景,山里铃铛还在响起的年轻夫妇,一下就把整部电影的格调提高了。

    而这系列电视剧则在这个基础上来了个猛然的升华,如果说电影的结局充满了人文主义,电视剧则满含现实主义和警醒!

    别以为过去百年,这一切就是戏!

    为什么能一举打动唐建文,显然就是这种家国情怀。

    当然有人评价这部电视剧比较聪明的避开了国共之争,把时间轴应该是放在了同盟会成立前的年代,这个男主角究竟是暗示的谁也无从考究,这样既没有招惹和谐大神的光临,也不会变成那种常见的歌功颂德样板戏。

    编剧很鸡贼啊,但学生帽貌似是个穿帮吧……

    这是同行的评价,因为说这话的都有点酸溜溜,随着电视剧的完结,不光各种官方声音开始给予极高评价,今年几个重头影视奖项肯定会看得到收获,很多电视台都开始重新把三部电视剧联播,也就是每晚放四五集那种过瘾的做法,这让润丰集团又好好的卖了一笔!

    当然坏消息是据说市面上有盗版dvd光盘出现了,所以实力雄厚的润丰集团也赶紧推出自己的dvd礼盒装,话说这个最后的热潮是真没想到,所以这一步有点大意失荆州的味道,根据财务部评估起码丢失了上百万的销售额。

    说这话的时候,任姐把一张支票轻飘飘的给石涧仁推过来:“电影的时候跟你开个玩笑,明明所有人都赚钱的电影,让你只拿到股份没有一点现金,虽然以后这些股份会值很多钱,但我想很多人都会心里有疙瘩,但你只字未提,电视剧我就不说了,卖得极好,你作为制片人,哪怕这部戏已经属于公司的,你也该得这一份。”

    石涧仁笑着划拉过来一看,三百七十万!

    电视剧真赚钱,当老板真赚钱!

    看石涧仁小心认真的打开记事本把支票夹上,任姐嘿嘿笑:“听说你会把这些收益捐一半给慈善部?”

    石涧仁点点头:“第一个方案吴部长已经做出来了,我们会在偏远乡村给孩子们提供营养午餐,然后在所有参与这个项目的学校新建篮球场,这个项目用的是公益善款,但所有中间产生的工作费用由我承担,我已经请网络软件公司开始做有关这个善款使用的软件,这样每个捐款者都能查询到自己的款项去处,保证公益捐赠的每一分钱都直接用到项目中,免得有人质疑中间的费用,这个我们自查就行了。”

    任姐凝视石涧仁几秒钟:“你真不拿来改善自己的生活?”

    石涧仁点头:“改善啊,我在平京和江州都有买房子,有自己的家了。”

    任姐明显忍了忍才没说那叫什么房子的话:“那配得上你么?”

    石涧仁笑笑:“一个人住,要那么大干嘛?”

    任佳琳终于忍不住:“你真的不谈恋爱?你不觉得寂寞吗?”

    石涧仁还是那副表情摇头:“寂寞?比我寂寞的人多了,因为他们心里头没寄托,我充实得很。”

    任姐就拉长声音:“唉……你在暗示我么?现在我跟小驊都说不到一起去了,动不动就说我没追求,我现在都拉不住他要来上班了,要是他也跟着你不找女朋友,我可跟你急!”

    石涧仁无辜:“怪我咯?”

    任佳琳绷不住喜笑颜开:“不怪不怪!现在他这样,我简直求佛都求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