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85、不过是个平凡的早晨
    差不多到了电话没电,石涧仁才放下烫的话筒,接上充电线看见王驊、谭思遥、刘杰甚至唐建文都来祝贺短信。

    不过就是一集普普通通的电视剧和广告,搞得好像得了什么奖似的!

    但真是怪不得倪星澜那么兴奋,混迹娱乐圈十多年的少女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大红了!

    在电视剧后面植入一个慈善广告,是从第二部电视剧开始的,这次也一样,这条明确了慈善机构跟方向的慈善广告也从第二天一早开始在润丰院线的所有影院播放,并且有部分跟任姐关系比较铁的影院还挂出了大幅的慈善广告。

    其实公益广告比商业广告相对好做一点,因为只要能触动人性,就能激绝大多数人心底那点善念,得到共鸣就是成功,限制比商业广告小多了,可一条珍贵的广告位要卖多少钱,这就让公益广告很难出现在黄金时段了,就算润丰这样财大气粗,也得还是在推自己的花旦时候,才有这样的大手笔。

    所以石涧仁有点刻意的要求在这样的慈善广告里面把倪星澜当主角来塑造,特别是第二段里面让所有人认为这个童星有种豁然长大的感觉,准确的把握住她的气质以后,立刻带来一连串的品牌代言意向!

    三十多家企业通过不同的渠道联络上润丰经纪公司寻求合作,其中不乏国际顶级大牌!

    这在以前是倪星澜她们有点望尘莫及的,因为基本上在2ooo年前不成文的行规就是,国际顶级大牌寻求中国明星代言,必须是到欧美国家闯荡过,起码当过前一二号主角,走过奥斯卡的红地毯,所以能得到类似合同的影星不过就寥寥几位,其他都是频繁出现在顶级秀场的中国模特,还不一定是中国人审美喜欢的那种长相。

    这不光是说明这些顶级大牌认可了倪星澜的形象,更说明他们开始寻求真正在中国市场需要接受的代言人。

    因为中国内地消费市场也到了被国际大牌不得不重视的地步。

    任姐很兴奋的亲自出面来谈,这种培育成才的感觉很爽啊。

    而吴晓影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慈善账户变成了七位数,这还是零散的各种普通捐款,其他各种企业和老板捐款还在商议中。

    这也仅仅是二十四小时内生的事情。

    这就是媒体的力量。

    几乎所有润丰的职员都有点兴奋,好像以前给行外人说自己是润丰的别人也不知道有什么地位,现在只要说自己是那条慈善广告的公司,别人立刻就会惊叹。

    连带江州的润丰影视公司都跟屁股底下点了一盆火似的,整理出不少方案希望能趁热打铁的在江州也把公司宣传一番。

    只有石涧仁若无其事得好像什么都没生,很让假日酒店楼上助理秘书办公室的员工们有点不知所措,是恭喜他还是怕惹着他,都小心翼翼的问柳清。

    这位秘书也莫名其妙的看石涧仁额头那个隆起来的包,昨天的煮鸡蛋明显没有压住肿块的诞生,那位医生的膝盖还真是有杀伤力,石涧仁避而不谈这个问题:“我的意见是倪星澜不要去参演这部电影,著名导演,著名演员一大堆,全都是堆砌起来的,她现在的状况去了完全没有存在感,反而有损她的形象,就按这个批复,交给任姐定夺。”

    不光有代言广告的询问,还有各种影片和电视节目通告的邀约,后者就不用说了,几乎能沾上边的电视节目都来邀请,趁着她刚刚爆红起来通告费还不那么离谱,而且根据行业经验,很多年轻明星红起来以后,刚开始还比较谦逊,后面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就开始越来越大牌,不光是明星自己心态膨胀,连带周围的助理、经纪人、公司全都膨胀得不行,那时候就很难打交道了。

    平京公司特别转过来的就是这部据说国内数一数二大导演的鸿篇巨制,投资几个亿的大制作,也来了片约邀请,不过光是看看对方已经宣传出来的名单,那一串串炫目的大明星就肯定不会给倪星澜多少戏份,而且最重要的是,石涧仁问那边剧本之类的,都表示这是商业机密不可能这个阶段就外传,但经纪公司那边坐镇的刘杰笑说多半这种片子剧本还没出来,因为越是大制作,想在里面捞钱的人就越多,伸手的人多了,那事儿就多。

    所以最后石涧仁批准的反而是演唱会,规模比较大的一次明星演唱会也给倪星澜来邀请,倪星澜可以带着那七名公司培训的小演员去参加,至于品牌代言、节目通告什么的,就委托任姐和吴晓影来筛选,石涧仁任凭倪星澜撒娇火,就是不去平京,说自己这会儿要忙完这边的工作,接下来倪星澜该去什么剧组就按照之前的安排去。

    早就说过自己唱功很一般的倪星澜哭笑不得,她是很想去大制作的,但在电话里跟石涧仁念叨了两回,当然更像是撒娇以后,还是没什么意见的去剧组了。

    老实说,在这样猛然爆红以后,还能按捺下心思,重新回到辛苦的下组生活,倪星澜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石涧仁显然是要留在江州随时等待唐建文的消息。

    软件公司业务经理也没让他等多久,大概三天过后就回来了。

    一大早又是柳清来接石涧仁上班的,她家距离假日酒店稍微远点,石涧仁在江州的上班时间就没那么固定了,所以一般都避开了普通上班族的早高峰,他是不会让秘书等待的,早早下来在路边小摊吃早餐,其实相比之下他觉得江州这种极为生活化的随意状态更喜欢,比平京的密集感受好多了,结果刚把油条浸泡在甜豆浆中,舒坦的送进嘴里,就看见那位医生穿着高跟鞋可可可的也从公寓楼门出来,走到小食摊很惯熟的直接:“一碗油茶粥!打包带走。”

    接着跟石涧仁四目相对,额头上的肿块已经消失了,石涧仁点头笑笑,继续吃自己的,那女医生面无表情的接过店家递上的早餐转身,在路边等车。

    和前几天惊鸿一瞥的灰色紧身t恤跟弹性面料短裙不同,今天是标准的深咖色半截裙和淡绿色衬衫,外面还罩了件薄薄的风衣,以江州十点多就会开启烧烤模式的夏季气温,她这种穿法是很讲究风度的,说明这位职业医生很在乎自己的工作形象,工作环境也不会太热。

    石涧仁得出个那天她多半是去一站路外顺便办什么事,才穿得那么清凉的推测结论,对自己做个巨聪明的表扬,就把碗里剩下的一口全吞了,因为好死不死的这会儿正好柳清开着帕萨特滑过来停在路边,车头前面就是那位医生。

    如果可以选择,石涧仁肯定想避开这位心狠手辣的行家。

    这会儿几乎是绕着圈过去打开副驾驶车门,柳清却显然对那位姑娘多看了几眼,但不说话。

    车厢里有一会儿安静。

    石涧仁不知道就为什么觉得该解释一下:“住一栋楼的,其实就是治疗我这手臂拆封时候的医生。”

    柳清一脸的了然:“哦,怪不得。”从拍摄地坐水翼艇回来,到军医院是一位花白头老军医治疗的,柳清见过。

    石涧仁多嘴:“怪不得什么?”

    秘书笑笑:“你认识的可都是好看姑娘,眉毛挺特别的。”

    那可不,今天又画了方头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