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84、人比人气死人
    上档次的电梯轿厢里,通常也都带着装饰,茶色镜面玻璃让石涧仁无论朝哪边转头,都能看见映射出来的医生姑娘,充满警惕和防备态度的站在轿厢按键边,一瞬不眨的看着石涧仁,就好像真的在看个色狼,而且还是一言不合就会动手的状况,只是抱着的手臂除了说明她极强的防备心态,也让她的胸口特别抢眼。

    石涧仁只能悻悻的不吭声不乱看,自己断着胳膊都能跟流氓打个水落石出,今天居然被个姑娘放翻在地,到底应该怪喝酒还是那会儿被对方的火辣身材给晃花了眼?

    酒色是大坑,古人诚不欺我!

    从12楼开始的电梯很快抵达,石涧仁主动先出去,打开自己的房门,那女医生站在楼道出来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退回电梯走了,隔着十来米的距离,石涧仁摸摸额头给自己做个鬼脸,还是进去烧水煮鸡蛋吧。

    不过今天比较难得的打开了那台29寸电视机,切换到相应的频道,没过多一会儿就看见第三部的赤子之心开始播出,也就是看得唐建文表情严肃的这一部,一开始依旧是笑料百出的忙乱,饱受各种丧权条约影响的朝廷已经风雨飘摇了,根本没有精力来管束这个山高水长的江边小城,所以男主角留下了原来的县太爷当傀儡,按照自己的思路开始掌控小城,试图用他那一套简单朴实的厨子想法改善这座城的命运……

    笔记本丢在了帕萨特车上,石涧仁今天是不打算办公的,所以就不去网上看关于电视剧的评论了,又一个人坐到那飘窗台上呆。

    刚才被那位医生打了两下的事情他压根儿没放在心上,思路还是集中在唐建文那里,不知道这位自己迄今最看重的人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又要做什么才能真正的既有经济效益,还能为国为民呢?

    好像想起来比较遥远,但起码比起自己初出江湖,在码头流汗,有点懵懂进入影视娱乐圈已经清晰得多,起码已经看见了一个路口。

    最重要唐建文还是个男的,想起这个石涧仁就忍不住笑起来,男人多好啊,咱们可以简单的讨论工作,畅谈生活跟理想,不会像女人那样动不动就牵扯到爱情上面。

    其实只有45分钟的电视剧很快结束,片尾曲响起的时候,石涧仁转头过去看电视屏幕,和第二部最后完结都是倪星澜跳绳的慈善广告不同,这一回,刚刚还穿着清代古装的女主角现在彻底换成了京剧装扮,只是没有画浓妆,倪星澜反串成了武生,堂堂正正的来了个亮相,接着就在她身后淡入画面,好像她站在一片投影幕布的前面。

    之前用普通手法拍摄的那些小演员表演片段开始用黑白的形式出现,绝对比同龄人专业又富有吸引力的表演闪得很快,更快的是背景画外音:“我从四岁开始练舞蹈……”“我从六岁开始练芭蕾……”“我三岁半……”“我八岁接触架子鼓……”“我的钢琴已经练了七年……”后面还有足球的,颠着就不落地,城里孩子热衷的轮滑,专注在乒乓球上手法极为娴熟的孩子,都在这十多秒的时间里面快闪过,倪星澜无声的摆出唱念做打的动作,用展开的手臂引导目光集中在画面上,最后结束就是那个架子鼓的小姑娘站在一条长滑板上,极为飘逸潇洒的在广场上赏心悦目的飘过,那种不羁和帅气自然释放出来的长飞扬简直瞬间过了倪星澜的星味。

    黑白色还带点故意做旧的胶片划痕,似乎让每个人都能回忆起自己的青春年少,似乎也有爱好,也有追求。

    这时当红小花旦有独白:“上天给了每个人不同的天赋,但还有很多孩子苦苦挣扎在温饱线上,他们渴求最基本的教育,就像我们渴求你们的支持一样……”

    画面最后五秒快闪过的是谭思遥他们在几个山区取景点拍摄的孩子画面,彩色的,欢乐纯真的孩子们哪怕身上衣衫褴褛,依旧对镜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最能打动人的那种质朴笑容,任何一个人都能读出那些眼中的渴求,对外界的渴望,对美好的向往。

    这个片尾曲以淡蓝色的润丰影视网址收场,让接下来紧接着播放的商业广告显得是那么俗不可耐!

    就好像孩子们不同命运的反差那么明显。

    然后果然十分钟左右,石涧仁的移动电话就有一种被打爆的感觉!

    任姐是得意:“露脸了!露脸了,润丰这次露脸了!好多朋友都打电话来问这个广告片谁拍的,不少人愿意捐款啊,你可能还是抓紧时间来平京,趁热打铁的狂收善款,做慈善做到我们这种水平!爽啊,真是积德!”

    石涧仁当然不是为了积德,柳清在关注网上的信息:“好热闹!好多人都在谈论这个广告,还有很多关于第一集的评论,我已经吩咐平京的秘书组关注这些……”

    吴晓影完全就是在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网站已经接近瘫痪,集团搞这个网站已经两年半,登录者寥寥,这次全都是来登录查看我们放在页的慈善项目,我们的慈善账号已经开始有现金进入了!”

    石涧仁只冷静的吩咐:“那么你就该动起来,带着你的人把所有金额记录并公开,对得起哪怕一分钱的善心。”

    最后倪星澜打电话来彻底霸占了号码:“怎么一直占线!你在跟谁打电话……我特意从沪海赶回平京拍了最后的广告,你怎么就不等我?表演得好不好?表扬我!”

    石涧仁没有给自己第一号明星泼冷水,安静的听话筒里少女叽叽喳喳的兴奋,其实从倪星澜的角度来说,两条极为塑形的广告已经把她定位得非常高,也许就是石涧仁说过的她那种天生大气的态度,跳橡皮筋的时候天真无邪,展示各种年少天赋时候的平静优雅,非常充分的诠释出了这个女孩健康正面的形象,和那些差不多档次还在搔弄姿的拍各种艳俗产品的小花旦已经拉开一道鸿沟般的差距。

    所以石涧仁只能间或插嘴:“以后你就不能随意的做任何有损自己形象的事情,随时记得你所做的一举一动都会为孩子们带去……”

    倪星澜一如既往的霸气:“只要你一直陪着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那么我还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喏喏喏,本来好端端的说着工作上的事情,姑娘就能自带天生技能的拉扯到男女之间去,所以石涧仁只能无奈的夹着电话去捣鼓自己的鸡蛋来热敷一下额头,结果现小冰箱里显然是柳清已经给自己摆了一盒鸡蛋在里面,还有一盒汤圆跟饺子,而且明显是她妈自己做的。

    什么事儿就怕比较,柳清给自己的压力感就要小得多啊。

    真是个好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