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82、摇摆跟迟疑,只会让机会消失
    唐建文这时很清晰的给石涧仁表述了自己的创业理念:“反竞争模式,这可能是我个人比较偏执的一个中心思想,也许正是你说我在江州可以避开这种刺刀见红的肉搏打动了我,因为没有差异化的竞争只能是价格战,那是最无趣的行为,我的创业将尽可能的避开竞争,然后在不违反法规的前提下接近垄断,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利益最大化,保证企业的成功……”

    喏,石涧仁在这方面跟唐建文比真的就是个菜鸟,这跟睿智与否没有关系,扎实的专业沉淀和丰富的市场实践,唐建文在商业方面的从容跟石涧仁面对单个人的时候差不多,他长期在北美的经历更让他对目前北美it浪潮感触很深。

    不过回到国内的唐建文还没有确切的创业方向,为各种集团企业定制软件更像是随手打工,通过这个过程熟悉国内产业结构,了解市场,当然也在寻觅可靠的合作伙伴,现在那家软件公司他占有12的股份,畅所欲言的唐建文也给石涧仁透了个底,自己从国外回来时大概携带了近四百万人民币的资金,这一年左右他再怎么节约,还是用掉了近一百万,主要就是投资这家公司跟各种应酬,因为这一年他在京沪粤地区参加了过五十次各种各样的互联网大会、展览、论坛和推介会:“我并不是很着急,我还在寻觅我需要聚焦的那个点,利用互联网创业不过是个手段,重点是核心竞争力,究竟做什么,所以我一直在看,沿海跟一线城市走得比较多,电子商务应该是我侧重的方向,但具体怎么做要慢慢积淀想好。”

    这也就是石涧仁看中唐建文的地方,压力人人都有,自身能力和市场实际状况的反差会放大这种压力,扎实肯干的人选择立刻风风火火的干起来,不惜一切手段都要成功,好高骛远的则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这就是好坏不同产生不同的结果,唐建文却更高于立刻干起来的那种人,基本生活踏踏实实的做着走,但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的才是他的重心,这就是典型的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路数。

    这会儿也没跟石涧仁有秉烛夜谈的废话,借了车钥匙就周游江州去了,还顺便会把此行明面上的工作,票务系统的安装培训完成:“这高级套房就不用再浪费了,我曾经一年三百天都在世界各地出差,所以能照顾好自己,容我先看看江州,确认一个落脚点,再看看你那些听起来很有趣的小产业,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

    反正柳清陪着石涧仁一起送走唐建文的时候,还是有点担心:“这辆qx4据说还是值七八十万,他会不会跑了?”

    石涧仁不在乎:“换个角度,如果他因为七八十万就跑了,那是不是我们就避开了未来几百万甚至更多的投资不见了,那这不是个很划算的事情?”

    好像这样一想,柳清就释然了:“嗯,对哦,这也是你说得要考察一个人,就是要把钱财放到他面前,对吧?”

    石涧仁笑:“这位不用考察。”

    既然唐建文这会儿没有资金需求,吴迪那边就大松一口气的连忙把修车厂给张罗起来,张明孝积极的跑前跑后,希冀能在修理厂当个副厂长什么的,好几回在石涧仁面前拍胸口说自己能到处去招揽客户,他那些爱车的朋友都可以介绍过来,石涧仁却给了他一个选择,如果真打算在修理厂这件事上全心全力的做,那就要把酒店安保部主管和车队队长的职辞了,不可能两头沾边。

    张明孝立刻就犹豫了,毕竟安保主管这个工作无过便是功,做起来旱涝保收舒舒服服还可能有些小油水小便宜又不累,修理厂那就好像从铁饭碗变成看天吃饭,哪怕是做个股东都意味着风险,说自己要好好想想。

    柳清这会儿就很清楚分别了:“好像黄晓薇黄小姐那样,当选择和改变的机会放在面前的时候,她选择了去尝试,但老张还是退缩了?”

    石涧仁真没想考验谁:“这也正常,黄晓薇才二十多岁,她以前其实一直有点苦闷,逮着机会肯定会豁出去释放自己,老张孩子都多大了,这样的情况肯定还是要掂量下的……你回家吃饭?”实在是两个人在平京生活习惯了,或者石涧仁习惯那种舒坦了,这会儿纯属下意识的问问。

    柳清还在自己的思维中:“你说得倒是轻松,你当然能把一切都看得这么透彻,我爸他们那一辈儿的,现在喝点酒喜欢骂当年那些厂长科长怎么借着机会起来,可我看他当个副厂长也没敢做出什么冒险举动来,他们这一辈就是习惯了铁饭碗不敢冒险,怎么?我妈卤了猪蹄儿,有没有兴趣去吃饭嘛。”

    石涧仁立刻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嘴上说不,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跟着柳清去了。

    江州其实是个老工业城市,前几年是改制的高峰,准确的说柳清的家庭跟林岳娜其实类似,都是老厂子的子弟,只不过林岳娜是大厂小职工的女儿,柳清是小厂副厂长的女儿,虽然其实都没多少钱,但起码柳清的父母给了柳清完整的学业机会以外,还给了她相对更完整的人生教育,不至于那么荒唐的走弯路,柳清一直都是个主意很正的姑娘。

    所以石涧仁来柳家吃饭不是第一回了,也是最轻松的,柳爸柳妈知道他是柳清的领导,而且还跟集团总裁有点处对象的关系,那么就根本没把他当准女婿看,只是当成个家不在江州,尽量帮女儿热络点招呼的领导,一见面就是叮嘱石涧仁帮柳清留意下合适的对象,石涧仁一概嗯嗯嗯的答应下来,柳清基本上都不会当着他在家换下职业装,所以就凭这个细节,柳爸柳妈也不怀疑女儿是那种不要脸的小蜜。

    何况石涧仁也长得太实诚了点,蛮讨他们喜欢的,比较传统正派的柳爸喜欢跟石涧仁喝两杯,而柳妈的卤菜真是一绝,挺适合下点小酒的。

    这样小酌两杯吃过饭,石涧仁就把帕萨特留在了柳清这里,自己坐公交车回那个临江公寓去,明天秘书再来接他上班就好。

    有家的感觉好像还是不一样,虽然只是一个人的家。

    好久没坐公交车,柳清给他详细的讲解了该坐几路,巨聪明的总裁觉得这是在嘲笑自己的智商,带点微醺的状态就走了。

    结果没想到是新款公交车,石涧仁坐在最后一排中间,生生的比前面高一截,车上人不多,双手搭在前面座椅的角上,忽然觉得自己怎么有种皇上的感觉,下面就是文武百官开早会。

    带着这种乐呵呵的心态到了市中心,眼见着还有一站路就要到终点站了,司机忽然就在这个站点来个急加然后加塞儿一样急停。

    哎哟喂,喝了点酒正在那傻乐的石涧仁差点没驾崩了!

    那惯性硬生生的把石涧仁从皇帝宝座上颠下来,带着一路小跑来到司机旁边,正要一手撑到那自助投币机上避免撞出挡风玻璃去,一个姑娘已经上车来伸手投币,然后猝不及防的石涧仁就把别人的给抱住了。

    还没看清人呢,对方就一个敏捷的抬腿,膝盖给石涧仁两腿间一顶!

    真的差点驾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