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77、不介意输的人,才赢得了世界
    面相有很多种,不同的面相其实经常会同时出现一个人脸上,比如坚毅专注的洪巧云前些年也会有些急躁和自暴自弃的心态,善良的赵倩还夹杂了不少胆怯的情绪,耿海燕冲动而市井的性格里面蕴含着不甘和对美好的追求,哪怕是说一对儿双胞胎从生下来天然形成的面相因为近些年的实际情况交错,都会产生比较复杂的面相气色差异,这对观相的人来说就很容易造成误导,所以观相切忌咋一眼就确定是什么样,但看得多了,一眼先分个好坏还是没问题的,其实这点大多数情商较高的成年人都能做到。

    好的面相里面,富贵啦,豪杰啦,慈悲啦,重情重义都是比较常见,也是普通人都经常听说的,但通达之相就比较专业点了。

    这种人看上去四平八稳,性格也四平八稳,谁见了都不觉得讨厌,自然人生也亨通显达就是用来形容这种人的,这种面相也有高下之分,其中比较好的,少年通达早早就走上一条舒坦的宽阔大道,但这种过于顺畅可能就懈怠慢慢平庸下去,而其中一些一直在坚持的就逐渐变得通情达理,当真正明白了为人处世的道理以后,就叫做通晓洞达,这已经算是很高的境界了。

    所以面相在那了,最后能变成什么样,还是得靠自己努力,唐建文的履历表上很简单,华中地区一个普通家庭培养出来的大学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在九十年代就能出国留学必然有相当努力的过程,然后一直在努力,这种通达之相最后不达才怪了。

    用他来代替自己去管理润丰集团或者清塘集团那才叫大材小用,虽然石涧仁也相信唐建文一定能很快把润丰集团常务副总裁这个位置做得风生水起,但一来未见得唐建文愿意去做,二来他也舍不得这样浪费了这位的前景。

    没错,石涧仁是打算把这位的前景跟自己牢牢的拴在一起了,可关键是用什么来拴,金钱或者美色显然不是唐建文在意的。

    看看这片西南地区的土地吧,和平京没有半点可比性,就连伯乐都应该是在平京遍地都有,能为唐建文拿出更高平台和空间的人比比皆是,只要稍微冒头可以说被挖走的可能性永远存在。

    不是舍不得让唐建文在别处达,而是万一唐建文始终遇见的都是类似自己前些日子酒桌上的场面,在一切都是经济挂帅的年代,他那难得透露出来的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怀被慢慢掩藏和消磨掉了,那就太可惜了。

    石涧仁靠在飘窗台上,不知不觉的几个小时就过去,直到天色降临,视野中江面变成波光粼粼的夜景,周围一片灯火阑珊,他好像才被惊醒一样,艰难的从那个固定得有些腰酸背疼的动作中下来,一瘸一拐的挥舞着手臂走出来,却借着窗户余光看见外面吧台式的狭小餐桌上放了一套盒饭,伸手摸摸还是温的。

    肯定是秘书深谙他一定会傻坐到天黑,悄悄拿过来,什么时候开门关门都不知道。

    有这样一位秘书照顾自己,还真是幸运。

    打开灯坐下来,石涧仁开始慢吞吞的吃饭,老实说当思维在别处的时候是食之无味的。

    最后看见自己那片门钥匙在桌上,才拿起来决定出去走走。

    主要是坐了几个小时腰椎的确有点疼。

    电梯都不用下到底楼,一半的地方有天桥接到街面上,这就是依山而建的城市特征,然后一走出大楼建筑,整座江州市最为中心繁华的商业区只有一步之遥,路边已经堆满了各种小吃摊水果摊热火朝天,顺着略有上坡的人行道走了一两百米就站在人潮汹涌的市中心步行街了,当初和耿妹子第一次来到这一带,有点茫然不知所措,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的心态现在已经变成淡然,以前开出租车的时候,考察奶茶销售的时候都把这里作为重点,所以非常熟悉,但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安个家。

    华灯初上,走进步行街,两侧满满当当的商场购物中心灯火通明,摩肩接踵的市民在购物闲逛,穿行其间的石涧仁看起来无比平常,还顺手给自己买了个什么老字号的酱肉包,边吃边转悠。

    还没到五月,天气已经有点热乎,步行街交错中心的纪念碑下已经有好多市民在跳广场舞,孩子们嬉闹着利用纪念碑的台阶两侧坡道当滑梯,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让石涧仁有点傻乎乎的笑着,顺势学很多市民坐在旁边大型购物中心的门口台阶上。

    做棒棒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样的坐法可以借着后面商场的空调外溢,凉快着呢,这座充满江湖味儿的城市里,保安也很少会为了保持商场高档形象来驱赶,所以周围到处都是免费乘凉的市民。

    满眼毗邻耸立的崭新高楼大厦都掩盖不了这座城市的平民化,这样一点都不高大上城市能做什么样的互联网企业,能用什么样的说服力来把唐建文留下?

    难度还真不是一般大。

    谁都想不到这个穿着简单,坐在台阶上啃包子的年轻人还是个什么总裁,在苦恼这样的问题。

    深处内地的江州市在抗日战争时期曾经是临时都,所以抗战胜利以后修建了这座2o多米高的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碑,往昔那被日军飞机炸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的城市似乎就是这个国家当年的缩影,这座雄踞傲视的丰碑也默默了见证了六十年来的改变,直到现在这样被无数的高楼大厦围在中间好像个小弟弟。

    石涧仁正在胡思乱想的刚把最后一点包子塞到嘴里,一个疯跑的五六岁小弟弟可能就是从纪念碑基座下的台阶坡道冲过来刹不住车,眼疾手快的小布衣还没来得伸手,那孩子就在周围几个女性的叫声中一头扑到他面前,重重的摔了一跤扑在地上,然后毫不意外的放声大哭起来。

    很少有跟孩子打交道经验的石涧仁还是伸手抱起他,然后旁边窜出来一个女人却没好气:“哎呀!不管他,别把他抱起来!小王八蛋就是活该!”

    显然是孩子母亲的女人有江州女人常见的气势,叉着腰根本不管孩子的嚎啕大哭:“活该!自己摔了就自己起来,男儿家家的不摔几个跟斗,不留几个疤子哪里长得大哦!”

    石涧仁猛的一下心里就敞亮了,笑着放下孩子帮对方轻轻拍打了灰尘,转身出。

    小谋士已经有把握说服唐建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