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76、大人物,总是晚到
    按照以前的惯例,回到江州石涧仁都是第一时间立刻投入到这边的工作来,今天有点一反常态的选择先去自己那个家看看,虽然柳清早上出的时候是给他说从平京回去的家具已经安装好,庄成栋这边的工作铺地板刷墙漆以后顺便装装这点家具不过是举手之劳,但石涧仁什么时候这样先顾着那小家了?

    所以秘书想想开口:“对……这个唐经理很看重?”

    石涧仁摇头:“不是看重他,而是未来可能我有很大的精力都在于协助他,帮助他成功。  ”

    秘书惊讶得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协助他?帮助他成功?”石涧仁这种口气分明是把他自己放在了一个从属地位,自己都已经是两家集团的总裁高管了,居然选择要给一个几个人的小软件公司业务经理当部属?

    开什么国际玩笑!

    论月收入和社会地位,现在唐建文恐怕连柳清都不如吧?

    石涧仁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打:“嗯,我想好好思考一下,用什么样的说法才能劝他留下来,或者说别让他跑了。”

    柳清终于艰难的表达出点情绪:“还好我不是你太太或者女朋友,不然听了这个说法都要吃醋了,他有这么好?”

    石涧仁笑起来:“同样都是海归,同伴有点不耐或者不屑的时候,他保持谦逊,当工作出现问题的时候,连夜完成却不把这当成邀功的资本,这些工作的态度就已经注定他迟早会干出事业来,前提是找到一个适合他的平台……”说到这里石涧仁再细致点:“其实有才干的人很多,能做到这一步的也不少,但很多人在这个时候不是急于求成,想立刻看到结果,就是怀才不遇的愤愤不平,可你在他脸上看到过什么急躁或者愤慨的表情没?”

    柳清现在的确也能观察点人,认真的回忆一下:“始终都是笑呵呵的?”

    石涧仁点头:“不能光看表情笑容,有些人始终带笑却喜欢把眼睛眯起来,那多半是下意识的不想让你看见他心里在想什么,所以这种就是人们常说的笑面虎,但唐建文的笑容是豁达的,可能这跟他从事过不少业务经理工作有关,哪怕他实际上已经具备了一个高级管理经营者的能力和头脑,他却依旧不急不躁的干着最基础的业务经理工作,这份涵养就已经越很多人了。”

    柳清终于有点叹服:“那也是他足够幸运,遇见你这样的好伯乐。”

    石涧仁摇头:“很多有才干的人,遭遇挫折,怀才不遇就会郁郁寡欢,觉得世道不公平,没有给他们机会施展,最后变得碌碌无为是必然的,因为他们已经把大量的精力用到了怪罪周围环境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平息他们的情绪,但真正出类拔萃的家伙,是把这一切挫折都当成磨练,哪里不够好,那么就去补足哪里,这样的人是不会受到环境压迫改变自己意志的,一百次挫折里面只要有一次机会被他们抓住,迟早都能成功,而且是大成功,譬如唐建文这样的,他始终会遇见伯乐。”

    柳清深呼吸:“你打算请他来做润丰集团的副总裁?还是清塘集团的掌舵人?”

    石涧仁慢慢摇头:“做什么都不重要,重点是协助他,帮助他自己磨砺自己,成就一番事业,而不是让他跟随别人被埋没了,也不能让他在平京或者沪海……”说到这里,石涧仁居然嘿嘿嘿的自己笑起来。

    柳清多聪明的:“你怕他被别人现了?”

    石涧仁点头:“这就好像现在经常说的赌玉一样,我只有一双能够现人的眼睛,却不是个能雕琢他成为和氏璧的能工巧匠,平京这样的都大城市能人太多了,也许他回国后留在平京也有这个潜意识的目的,就是希望被人现,我是打算让他自己开自己的,怎么才能让他留在这个什么优势都没有的江州呢?”

    柳清专注的看着石涧仁那张有点苦恼的脸,好一会儿才开口:“啊,这下是真的有点嫉妒,人比人急死人哦?”

    石涧仁笑:“我们未来可能都会跟着他达,你还不高兴?”

    柳清连续深呼吸,才能回到那副清冷的秘书表情挤出个笑容:“很高兴!”一看就是演的,比倪星澜差远了。

    宽大的qx4开起来其实很轻松,只是钻进那座临江公寓楼地下车库的时候显得有点臃肿,柳清从自己的随身手包里找出一片钥匙递给石涧仁:“我这里还有一片,你不在江州的时候,每周会安排酒店的保洁工过来做清洁的。”

    石涧仁已经进入了思索模式,上楼打开房间都没多少惊讶,漫不经心的走进去,柳清叫他换鞋都没注意,秘书叹口气就不强求了,自己也可可可的穿着高跟鞋进来视察,卫生间马桶龙头之类安装好,试试热水器是没问题的,小厨房燃气灶和微波炉都是正常的,记下需要购买的调味品之类的简单生活用品,洗衣粉洗水之类也要买,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半个月的好处就是这些生活习惯上的东西秘书已经全部了然于胸。

    不过这边的客厅庄成栋自作主张的买了台电视,还有dvd机,然后卧室床上也是大红大绿的,估计是张季岚还是林岳娜的审美风格,柳清有点皱眉,记下回头要安排酒店人员来更换。

    而这时候,石涧仁已经坐靠在飘窗上了,好像买这个小公寓,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个凸出在墙面上,几乎全视野都是两江汇流天高云淡的台子,手肘放在收起来的膝盖上撑住下巴出神,目光早就毫无焦点的漂在远处那片滔滔江水之上。

    从柳清的角度看过去,有点思想者雕塑的气息,不过这是瘫卧版的,一动不动,秘书也有点出神,好几秒以后才使劲摇摇头收回目光在记事本上留言要安排人来定做一个飘窗垫,不然这样长期坐在石材台面上冰冷屁股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还得弄几个靠垫,然后她就无声的关门离开了。

    的确是需要给石涧仁一个独立安静的空间来思考这个问题。

    他没有给柳清表述的是,从面相上来说,唐建文也是标准的三停平等,四渎相齐,五官端正,六府相配,这是其他玄之又玄的相面术中都比较看重的好面相,结合以前小泽说有人给他算过奇门遁甲,王大哥说过平京圈子里有不少人喜欢易经八卦,还有麻衣神相的传承,外加自己都知道那砚台招来过的师门同行,无论哪门哪派,只要熟悉了解看透这位年轻人的话,都会惊叹这真是难得的通达之相。

    各家各派都说好的,那就真有科学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