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472、真不是做个做副总裁的料
    优良的模式的确能提高生产效率。

    早上七点基本都是按时醒来的石涧仁带着很好的心情下楼锻炼身体顺便买早餐,小区里面有公共健身区,那个有点沉重的铁架子圆盘好像就是给他的右手肘运动量身定做的,最后拎着早点回到楼上,柳清已经聪明的把两个空的早餐盘子和两杯热牛奶放在桌面上,隔着门帘急促:“马上!化妆就几分钟!”

    的确,相比倪星澜堪称专家级的化妆,柳清是飞快的标准作业,石涧仁也正好冲个澡换了上班的衬衫西装,然后两人快速吃过早餐下楼上车,不用绕路接人也不用谁等谁,因为就隔着两条街,石涧仁都觉得可以步行上班了,但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这套公寓和倪星澜那个公司安排的公寓正好在相对的不同方向上。

    唐建文已经在前台接待区等着了,对总裁和秘书一起来上班没什么特别反应,微笑着迎上来:“昨天晚上我已经把整个方案做了新的调整,根据石总的思路,分拆成了五个不同的版本,分别取消了五个不同的功能。”

    石涧仁有点惊讶:“这么快?”既然之前说搞票务系统大家都是支持的,但实际运行却遮遮掩掩的抵制,以石涧仁对人性的看法来说,无非就是触及到了各家的利益,很可能还是灰色利益,因为院线体制全国都才推行两三个月,很多方面大家都是新接触,要么任姐用她的关系能力去找寻这个点,要么就是自己这边来试探底线,把票务系统里面的几个子版面挨个取掉看看,到底哪个才是被各家电影院抵制的关键,但当初这个软件做都做了一个月,现在一晚上就折腾出来,仔细看看,唐建文的眼球果然有不少血丝,熬夜以后的黑眼圈都还比较明显。

    黑眼圈却轻松:“对贵公司来说,拖延每一天都是损失,我们做这个的,架构好了改起来很简单。”

    石涧仁笑着拍拍对方肩膀,没再说什么,只是让柳清安排唐建文跟院线公司的经理接洽,另外准备五家不同的影院今天上门分别安装不同的票务系统看看结果。

    这些事情自然有下面的工作人员去做,石涧仁昨晚在家干的都不是个副总裁该做的事儿。

    他要做的当然是整个集团层面的,上午刚把一些日常事务处理了,一位秘书就过来汇报:“培训公司的小演员们已经到了,您有什么指示安排,韩方艺人大概一小时以后抵达参观我们的办公区域并陪您共进午餐。”

    石涧仁让技术部门找个现在就在公司的拍摄人员跟自己一起过去,就在办公楼后面那个健身房边,有个小排练厅和录音棚二合一的小厅,任姐在这方面从来不会丢面儿,虽然比不上专业录音棚的水准,但是内部试音之类是没问题的,装修也还精致整齐,七个孩子穿着统一的西式学生装过来,高高低低的,有个女孩儿在同龄人中特别高一米六出头,比有个倒霉的男生都高了快一个头,但当时韩国培训师说过十二三岁本来就是女孩子发育早一些,过了就不怎么长,男生的发育期又会再拖长一些,这些孩子都大概能到一米七左右,别人专家都有计算公式的。

    进了培训公司那就尽量模仿韩国的培训模式集中住宿不回家,但家长们今天也积极的来了,这会儿尽量不敢打搅的呆在食堂,总想看看孩子们有什么变化,又或者对传说中无比黑暗又污秽的娱乐圈培训充满担心。

    石涧仁也没少听说,进这个行当的孩子漂亮是基本要求,那么能不能被青睐,得到演出机会和更好的培训机会往往在培训老师和管理人员一句话,所以这中间产生的利益输送和身体交换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人性的卑劣在这种环节总会体现得淋漓尽致。

    改变整个行业规则那简直是痴心妄想,可以说大部分培训者自己就是既得利益者,为了挤掉别人甚至会主动寻求这种交易,改变何从谈起?所以石涧仁只是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尝试,一来人少点便于管理,二来垂直简单,培训导师经常换,学员们也能随时通过秘书跟自己投诉汇报,试试看,这就是他当初留下七个资质还不错的孩子原因。

    当然也有为倪星澜思考的一些准备,譬如今天。

    随便拿的摄像机也是专业级的,操作者有点忐忑:“我只是负责设备管理和公司一些事务性的记录,虽然熟悉设备,但从没有正式拍过……”面对副总裁开始招呼其他人准备音乐布置场景,他还是要把丑话说在前面,这种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几乎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石涧仁和刘杰并肩站在墙边点头笑笑:“没事没事,你就大概的拍,到时候每个孩子表演都拍拍。”

    真的蛮简单,录音棚里拉上黑色的大幕,本来用作消音的,现在孩子们各自换上不同的服装在前面表演,擅长芭蕾的、学过武术跆拳道的、民族舞蹈的,只有打架子鼓和弹钢琴的继续穿着之前的学生装,女孩儿是小西装格子裙,男生的西装衬衫还配了领带。

    随着刘杰一挥手,音控师把音乐放出来,各位小演员就挨个上场,每个人只有两分钟左右的表演时间,所以音控也不完全讲究他们最熟悉的音乐,反正大概对得上就行,古典的、爵士的,钢琴和架子鼓就自己表演一番,还有个唱歌的,刘杰客串了一把导演让那扛摄像机的多凑近拍点正面特写,自己拿了个掌中宝摄像机给孩子们简单的说戏。

    其实孩子们进入公司培训不过两个多月,原本的专业不会有什么质的飞跃,重点就在上场下场前后的态度上有些不同了,这时候他们已经不是纯粹的表演者,而是带点演员入戏的特征,从表演开始都或坐或站的围在钢琴周围,目光集中在表演的那个身上,一个完了另一个上。

    十多分钟的事情,全都走完,周围围观的家长虽然不知道主题是什么,但能看出来孩子身上的变化,热烈鼓掌,然后把热烈的目光集中在石涧仁身上,希望他说点什么。

    石涧仁对这些特长表演根本没看法,芭蕾钢琴更是一窍不通,但有自己的专业态度:“眼神表情!可以说你们的表情都很做作,这也许是你们从小有过登台表演的经历,都要求你们做出很夸张的表情,眼神更是……别瞪那么大,想想你们这些日子培训的时候相互看对方表演是什么样子,待会儿就这样尽量轻描淡写的围观,表演的那个表情也轻松点,就当是在做练习……”

    到这时候,所有的家长和小演员终于才有点明白不是个简简单单的月度汇报表演,有点兴奋的期待韩国艺人们的到来。

    可石涧仁哪里是为了在韩国人面前展示一群孩子的表演功底?

    如果真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上面,任姐都说他是不务正业了。